第二百零二章 剑气纵横许都城-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零二章 剑气纵横许都城

    许都洞香春,这座从东都洛阳搬来的百年老店,本就已经很有名。可现在更加有名了,因为它有了一个女主人,是赫赫有名的才女“蔡文姬”。有多少文人雅士,来到洞香春不仅为了喝洞香春的美酒“神仙醉”,更为了品鉴这位才名和艳名均是当世一流的女子。酒喝到嘴里才会让人醉,而有些女人,看一眼就足够让人醉了。半栋洞香春斜斜滑坠,一些瓦片碎木都在洛阳身外数丈弹开。曹洪护着曹操,站到了安全的地带。这时,一道雕刻精美的横梁砸下,落到了青年男子的身边,他一动未动,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这徐庶第一剑,问礼之意多过厮杀。虽然是江湖人,但也是文化人,自然要先礼后兵。而这第二剑,已经用上了他的七成力。徐庶入了洞玄境,对剑气的掌控早已今非昔比,而后又修了读书人的圣人之道,自然激荡天人情怀,境界再大进。这一剑,却是试楼上年轻人的境界深浅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第三剑,可就剑心通明,要动真格的了。可出了第二剑,街上人终于就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刚开始还有一帮人看热闹的,到了现在,街上早就跑的一干二净。乱世之中,哪天不shā rén,哪天不糊里糊涂的有人就死了。虽然每个人都有好奇之心,但性命攸关,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时间人心惶惶,不知晓发生了什么祸事,一个个心想难不成许都都又要打仗了?那些个经历过战事的老人,风声鹤唳,更是怆然泪下,跟祖辈同行的妇孺也是哭泣不止。街上人军鸟兽散了,身后背着九把剑的青衫徐庶就更加惹眼。如果此时段大虎在场,就会发现这和戏台之之上的大花脸不是一样的吗?徐庶抬头,终于看见了那个无所遮掩的年轻男子。“是你?”徐庶道。楼上男子苦笑:“是我。”曹操眯着眼看着两人,他二人竟然认识。可江湖就这么大,有名的人就这么多,谁和谁不认识?徐庶道:“司马世侄,今日你一定要拦我杀曹操?”原来,年轻的男子正是水镜先生的另一位徒弟司马懿。他本出身于士族之家,少年之时却跟着水镜先生去学纵横之术,几年前才下山回家。但是这几年却一直蛰伏不出,却也让人有些看不懂。曹操在来到许都之时,就知道了有司马懿这个人物,可他却不想在曹操手下,便借口自己有风痹病,身体不能起居。曹操不信,派人夜间去刺探消息,司马懿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像真染上风痹一般,曹操无奈只能放弃。可现如今,终于还是纸里包不住火,司马懿又一次站在了曹操的面前。他既然是水镜先生的徒弟,而水镜先生和徐庶又是朋友,那徐庶自然叫他一声“世侄”了。只是,徐庶也显然并未想到是他在此,故而有些惊讶。司马懿作揖道:“师叔,曹丞相杀不得,这关乎天下世运,万万不可鲁莽行事啊。”徐庶怒道:“我管什么天下世运?他杀了我娘,此仇不能不报!再说了,这天下没他曹操,也有其他的平定乱世之人,又何须你操心?!”司马懿不卑不亢:“师叔说的莫非是龙皇血脉?”徐庶一愣,道:“你也知道此人?”司马懿摇摇头道:“可惜啊师叔,今日我已经做了决定,投靠曹丞相。这条路,也是不得不走的,料想我师傅知道了,也不会怪我。”徐庶双眼如墨:“你真的决定如此?”司马懿点点头。徐庶不再说话,而是一跃而起,抽出了第三剑。此剑名曰“长相思”。长相思,山一程,水一程。他的长剑挥向了司马懿,其中剑气剑意却指向了远处的曹操。世间谁人不相思,只是有些时候,相思的人却未必是爱的人,也有可能是敌人。就算千山万水,也要杀了的人。恨比爱更长久更深刻!司马懿突然五指猛然一握,抓住了第三剑的剑鞘,这剑出了,他可未必有把握能挡得住杀向曹操的剑气。他这一握,徐庶的第三剑便只是出了一半,长剑在鞘中哀鸣,圆满的剑意尽碎了,只是,徐庶身上却多了些不平之意。剑出不了,无所谓。只要用剑的人还有剑意!都说练武不过是出世,入世,再到出世,方能练成绝世武功。但何谓入世?所有的入世不外乎都是找到了剑中的不平之意。剑有不平,所以铮鸣;人有不平,所以出剑!因此,徐庶又出了一剑,第四剑。剑与剑气好像画师以大写意泼墨洒下。司马懿这时才有些如临大敌,他将脚在地下一点,踏碎了几块木板。自己则向上一鹤冲天而起,起得快下降的更快,如苍鹰捕食,一指头弹在徐庶的长剑之上。一弹而起,再弹再起,徐庶出了四剑,他就弹了四指。第三指弹下,徐庶的长剑已逐渐弯曲,第四指弹下之时,长剑已经弯到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角度。徐庶左手按住右手手腕,长剑一点一点强硬转为崩剑式,剑尖高不过头,他的那双崭新的青布白底布鞋在地上轻轻一旋转,轻喝一声,一剑撩向司马懿。司马懿化指为拳,一拳朝着长剑砸下。拳头和剑尖相碰,铿锵作响,如同一记骤然响起的寺庙晨钟,悠扬洪亮。下一刻,徐庶的第四剑化为尘埃。但是,徐庶长剑虽然碎了,剑鞘还在。第四剑的剑鞘如受激荡,撞上了司马懿的腰间。司马懿疾退三尺,嘴角却有了血丝。这一剑,乃是徐庶当年做游侠之时,受到官府追杀,不得已躲避在一个半山之上的寺庙之中,日出之时,每日里观僧人撞钟所得。第一记木头撞下去,僧人虽然力大,但钟虽然鼓荡,但终究不能声闻数里。而第二记撞了下去,那钟声便要悠扬的多。和尚每日里总要撞十下,而徐庶却只悟出了一剑。剑势虽猛,但伤不了强敌。而剑鞘离身,才是那砰然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