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提灯照胆看江山-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零三章 提灯照胆看江山

    这几日,刘备的右眼皮狂跳不止。自徐庶离开后,刘备每日里唉声叹气,这世间少了知音,总难免有些无趣。襄阳那边传来了消息:刘表病了,被江东的孙权气病的。原因是江东之主孙权,子承父业,关娜咸菜,得了周瑜、吕蒙、徐盛、丁奉等人的辅助,江东气运大胜。而当年孙坚自和刘表因为抢夺玉玺发生了争执之后,后来回到江东却是召集了兵马,前往攻击荆州。两度打败了刘表,一度围了襄阳城,却不料在追杀荆州大将黄祖的途中,被黄祖部将藏在树林之中,将孙坚射死。而此次,孙权祭了天地,为报父仇,又复领兵来讨伐黄祖,与黄祖战于大江之上。黄祖不敌,孙权的部将凌操轻舟杀入夏口,却被黄祖的部将甘宁射死。凌操之子凌统,年方十五岁,却奋力夺回了父亲的尸体。江东无功而返,本来刘表也没有什么忧虑的。只是过了不多时日,夏口的甘宁却因为和黄祖不和,领兵去投降了孙权。这一来,孙权又是大喜,拜了周瑜为大都督,领大小战船七千余只,又来讨伐黄祖。这一来,黄祖是屡战屡败,刘表每日里关心战况心神不宁,他本不是一方诸侯的性子,此时却也是忧心成疾,怕孙权不要像当年孙坚一样,又围住了襄阳城。荆州无大将,刘表借调了赵芸去夏口支援黄祖。赵芸为万人敌,又颇懂韬略,正是军中的一把好手。刘表忙着打理荆州,刘备忙着觊觎荆州。眼看着刘表病得一日不如一日,可这夺取荆州的百年大计,此时竟然没有半点眉目。因此日夜里转出转进,性格怪异,关羽和张飞自然少不了挨他的骂。却说段大虎并不理会这些红尘俗事,却是逍遥如神仙。除了喝酒,最近又喜欢上了赌钱。每日里夜幕降临,便风风火火地和几位军中将领玩了起来,美其名曰和将士们打成一片。可这小子虽为三军统帅,却不少赢手下士卒的银子,而自己又很抠门,舍不得流出一枚铜板,因此,这个新乐趣却是很符合他的性格。因此赵芸走后,段大虎没了约束,每日里只干三件事:找张飞喝酒,和关羽练刀,与一帮兄弟赌钱。这一日,原本手气很好的段大虎,却连输了十几把,直输的脸色铁青,裤腰带差点都没能提得起来。他为人不拘小节,下面士卒自然也不看他的眼色。众人正在赌的高兴,却听到轰隆隆一声巨响,新野城中年久失修的一截城墙轰然坍塌。刘备站在塌方的城墙前,喃喃道:“元直,你可一定要回来啊,还欠我一座荆州呢……”…………司马懿震碎了徐庶的长剑,却被剑鞘打中了胸腹之间,好在他武功高强,运行了三转气息发现并无大碍。“师叔好俊的剑法!”司马懿苦笑道。“今日我们不叙叔侄之谊,只分敌我。我知你并未用全力,你也不必留后手。”徐庶正色道。司马懿道:“师叔吩咐,敢不从命?”徐庶说完,须发皆张,青衫大袖剧烈飘荡,双脚陷入地面一尺。他双手捏起剑诀,手印不停交织变幻,却是驭剑出鞘。三柄长剑受他内力牵引,从后背上依次弹出,并成一行,飞向司马懿。此时,他已经知道司马懿今日对曹操是拼死相护了,不打败了司马懿,定然无法杀了曹操。因此,全力只针对司马懿,却是不再理会曹操了。司马懿落在当街之中,神情肃然。见到徐庶出剑,他却是伸出左脚猛踩在了青石板上,碎石激扬,接着他双手左右转动,如控制雨滴一般,将碎石围绕在他的身体周围。徐庶的三把剑围绕着司马懿冲杀起来,三剑均是急速飞舞,直如千百把剑一样。只是,每逢长剑刺来,总有一颗小碎石及时的碰在了剑上,将长剑弹射偏移。两人身距三十步,三剑与碎石碰撞不下百次,但都是无功而返。剑尖早已经崩断,可气势仍未改。司马懿离徐庶距离缩短到十步。司马懿忽然伸手,抓住了一柄不屈的长剑。剩余的两柄剑同时刺向司马懿,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司马懿一剑在手,剑芒暴涨,剑气非但不由止歇,反而如雨后春笋一般,他一剑斩向另外两剑。三柄长剑同时坠地,俱都从中断裂开来。这三剑,却是都破了。徐庶眯起了眼,看着司马懿,说道:“我今日照胆看江山,接下来的一剑是照胆一剑,你可要小心了。”司马懿说道:“多谢师叔提醒!”他并非只是嘴上客气,而确实是将周身布满了罡气,神色也逐渐凝重了起来。剑名“照胆”,去看那花花绿绿的江山。剑身清亮如明镜。当年,徐庶还尚是碌碌无为,辞别了母亲独自去行江湖,连连碰壁,却英雄志短。偶然间,得了这把剑,大丈夫光明磊落,岂能无胆?因此,这把剑也是跟的他够久了。徐庶用长剑未照江山,先照自己,照胆在手,豪气横生,剑心愈发清澈。先前三剑,分别命名为“天时”、“地利”、“人和”,可谓吸纳天地灵气,取当前之气机,方能遇强则强,愈挫愈勇。此时“照胆”剑出,却是一拍光明磊落,人间正气之象。杀曹操,又有何不正气?只是,人间正道是沧桑。徐庶喃喃自语道:“老兄弟,走在你前面的七剑不算冤。前面这人,是个高手。”徐庶出了第八剑。他只是轻轻挥出了一剑,却变成了两剑,两剑又成了四剑,四剑变八剑……终于,成就了千百把剑。江山有多大?我用一剑照之!武夫一怒,谁说不能灭国?徐庶已经不见了。他的身形太多,又极其散乱,因此外人已经看不到他的所在,而司马懿的满眼,也只有剑。浩然正大的剑意,配合着恢宏无匹的剑罡,将方圆几里之地都劈的支离破碎。好一把shā rén的剑!司马懿也动了,动的极快。他变换着不同的身法,往东南西北各劈出一掌,看似很笨重,却又大巧若拙。每一次长剑袭来,他都巧妙地躲过,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虽然长剑无迹可寻,但司马懿始终双脚落地生根,只是不停地移动上半身,身体柔韧至极。一时间,两人四周剑气纵横,像是霞蔚云蒸,让人目不暇接。司马懿轻声道:“师叔,我已经让了你七剑,这第八剑不能再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