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长生诀-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三十三章 长生诀

    许千雪终于康复了,她嘴角浅浅的酒窝说明了一切。据说,钜子答应为她医治只有一个条件:此生此世,不得离开墨家半步。

    换我躺在了病床是那个,她总是对我殷勤备至,大大小小的养神汤倒是喝了不少,我也品不出什么滋味。她依旧一袭淡huáng sè的衣装,在我的面前晃来晃去,我只是神色沮丧没心情欣赏měi nǚ,但萧寒衣却每天看着许雪儿就像丢了魂,酸文疯语自是不少。

    什么“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我自是懒得搭理他。看他智计百出,却拿一个姑娘没办法。

    这一日,萧寒衣来找我,说道钜子要找我,我也正好想感谢人家的救命之恩,毕竟,这样的大人物并不是时时能见。

    走过了几条巷,转过了几道弯,推开一扇门,一位老人正在房子里烹茶,这便是墨家大名鼎鼎的钜子了。他满头白发,脸上的笑容却和蔼极了,他首先是端详了我一番,我一身淡青色粗布衣衫,蓬头垢面,自是没什么好看,他却看得极为出神。我环顾四周,只见周遭挂着几个大字:“天下皆白,唯我独黑。非攻墨门,兼爱平生。”

    钜子邀请我坐下,为我沏了一杯茶。我喝在嘴里,唇齿留香,却是我终南山上师傅的苦茶所不能比的。

    “段少侠,身体可还无恙?”钜子双目精光闪闪。

    “经过华佗先生医治,已经全好了。”我答道。

    “甚好。我观少侠精神气魄,好似并无内力,不知少侠师从何派何人?”

    “我是长安全真教第四十三代传人,家师在江湖中并无什么名气,知道的人很少。”

    “嗯,想来尊师是道家不出世的高人,无缘得见,实在遗憾的很。”钜子客气道,“看少侠身背大刀,自然是用刀的高手。我近日偶得一份武功秘籍,百思不得其解,还请少侠共同参详。”

    我见他客气,恐怕也不是真的找我参详,但古人云“开卷有益”,看看也是无妨。于是,我便道:“还请前辈多多指教。”

    钜子便拿出一个用金色锦帕层层包裹的书籍,我顺着他的动作看去,里面放着一个泛黄的古本,扉页上写着长生诀三个字。

    “段少侠,这本书是道家功夫,修行之后对于强身健体有莫大的好处,但与我武功不和,所以也未曾修习,少侠可在这家静室中仔细参详,如有不解之处,我们可共同研讨。”

    “谢谢前辈厚赠,我自当好好研习。”虽然我并不知道这本书有何古怪,但看他谨慎,也就先答应下来再说。

    我翻看此书,只见上面写道:道德经为天下道法总纲,长生诀寓意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

    看到里面果然提到道家,我登时便来了兴趣。一页一页仔细翻阅,长生诀是直接修练先天真气,这与各家各派要先练后天真气,再由后天返先天,练成先天真气完全不同。我废寝忘食,看得竟然入迷了起来。遇到生僻不解之处,自然便向钜子请教,而他也不厌其烦地向我讲解其中奥义。

    我似乎神游天国,遇到大山拦路,我便刀劈大山而去遇海洋风浪翻滚,我便驾驭孤舟搏击风浪……天涯海角,就好似任我畅游一般。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忽然腹中一股浊气宣泄欲出,于是便清啸一声,顿时满屋芳菲,就像突然晴空打了个霹雳闪电一般。我豁然起身,四肢百骸觉得有使不完的力气,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钜子哪里是要和我参详,分明是要传我武功。我向钜子鞠躬谢道:“多谢前辈传我神功!”

    “哈哈,段少侠果然是练武奇才,这门长生诀功法,普通人三年方能入门,三十年或许方有小成。而少侠仅用了三天,就已经初窥门径,实在是可喜可贺。”

    “前辈,这门长生诀到底有何妙处?”

    “人之丹田,就如一眼古井无波的湖水。风不动,它亦不动。波澜不惊虽然好,但岂能孕育世间生物,让它们生生不息?武学一途亦然,人力终究有限,可天地之力哪能是凡夫俗子所能窥见?因此,才有了这门长生诀。周始往复,方是长生。少侠检视体内,是否丹田仍是一汪死水否?”

    我暗运真气,发掘丹田之内,竟然多了一株幼苗,看那模样好似荷花,天地之间奥妙果然非常。“前辈,我的体内似乎多了一株荷花。”我如实答道。

    “很不错,日后还得勤加练习,待得荷花长大,便是你大成之时。”

    “前辈,最高境界却是如何呢?”

    他慢慢端起了一杯茶,细细品酌,良久才道:“似这种玄奥内功犹如太上玉液炼形,先成丹婴,游五脏,再贯通四肢,可红血化白乳,容貌如少年,寒暑不侵,谓之初入长生境。长生诀练到最高境界,池塘内便会有十三朵荷花相互辉映。”

    我初入江湖,怎知道这许多?谅来师傅也是并不知道的。因此抓住机会,想好好向钜子请教一番。因此,又问道:“天下武功,是不是以那中常侍张让最为厉害?”自我下山以来,他的武功确实让我有些胆战心惊,惊为天人。

    “算不得,算不得!世间高手如云,那张让只是入了世,站在了人前罢了。不过,江湖有言神仙之下张无敌,便是说的他了。他的武功,应该在指玄境的巅峰境界。”

    “前辈,您说的境界又当何解?”

    “哈哈,江湖武林侠士甚众,但武艺高低也分为一品。俗话有云,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那边是武功的境界了。通俗来说,江湖上有一品四重的说法,分别是金刚、洞玄与纵横,顶峰便是圣人境界了,可终究是虚拟之说。金刚境才算是在武道上登堂入室,一身根骨金刚不朽,向来为道家和佛家神通洞玄境便妙不可言了,方寸之间便shā rén五步之内,像墨家大师萧先生纵横境实在是少见,这些年中倒没听说过。这些境界之中,又有强弱之分,但大概而言,品相越高,自然是武艺越高了。当然不乏例外,精通一境的巅峰,很有可能杀死高一境的高手,洞玄也可能杀死纵横,因此才有了张让神仙之下张无敌的说法。”

    他说的这些极为玄妙,像我一般练刀便是练刀,哪有这么多的说法?

    “前辈,那么现如今,我又是何等境界?”

    “少侠练习了长生诀后,初成之时,有闪电异像,应该是初入金刚境。”

    我目瞪口呆,竟然不自觉间,迈入了一品高手的境界。我倒头拜倒道:“前辈传我神功,我无以为谢,只愿拜前辈为师。但家师待我恩重,待他日禀告了师傅之后,便来长伴前辈座下。”

    “少侠客气了。你虽然学会了长生诀,但此武功并非我所创,我也没有传功之恩。”他顿了顿道,“再说,老朽已无意再收徒弟,这墨家老夫守了三十年,也已经守的累了。”

    我无话可说,只能一个劲的磕头。

    这时只听得墨家钜子声色厉茬道:“段少侠,我虽然并非你的师傅,但是一句话可是要告诉你。当今天下混沌,群魔乱舞。我辈修行中人,当执三尺青锋力荡妖邪横扫宇内,还他一个浩浩天地朗朗乾坤。少侠当秉承侠义道,以天下苍生为重,方不辜负这长生二字。”

    “晚辈谨记前辈教诲。”这些话我都牢牢记在心里,又磕了一个响头。

    “你可知我为何要传授你长生诀?”

    我摇摇头表示不知。

    “昔年,我有一个弟子,他学师未成而私自离开了墨家,一手策划发起了黄巾起义,致天下大乱,数百万百姓死于战乱流离之中,皆是我之过也。我本欲亲自下山清理门户,但半途之中,却改变了主意。汉室衰微,横征暴敛,百姓一样是苦不堪言。黄巾军起义动摇国本,百姓流离失所,但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皆是自然规律。现如今事已至此,又能奈何?但愿上天体恤,早日结束这场动乱,便是我墨家最终的心愿了。当然,此事在乎于天,更在人为。少侠已经是农家新的首领了,手握两百万重兵,但愿能好好利用,助力天下太平,便是善莫大焉。”

    “前辈的徒弟姓甚名谁?”

    “这人你是认识的,他就是许犯。”墨家钜子猛喝了一口茶,如饮烈酒。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