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第九把剑-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零五章 第九把剑

    在司马懿的“一念剑”下,再多的剑也是无用,纷纷坠地。而连由徐庶气机牵引的八把剑,此刻也在风中烟消云散。

    飞木滚石流沙扑面,徐庶轻轻踩了踩脚下仅存完整的青石板,深呼吸。却压抑不住喉咙翻涌的鲜血,吐在身前,很快消失不见。

    此时,连在一旁观战许久的曹操都看出了他想干什么,疾呼道:“先生,切勿如此啊……”

    徐庶一笑,轻声道:“娘,孩儿不孝,来侍奉你老人家了。”

    他最后看了一眼青布的鞋面,已经有些灰了。

    徐庶一脚点在地面之上,开始狂奔。

    原来,他的第九把剑并不是被漫天剑意召唤而来的千把长剑,而是他自己!

    最后一剑,亦是最后一次走江湖。

    徐庶大步如流星,人有无匹剑气。一线剑对撞司马懿一念剑。

    徐庶的衣衫肌肤如受刀绞,每一步好似被利刃割中,身体开始血肉模糊,脸上也布满了血痕。可这位剑道大宗师浑然不觉,笑声豪迈,一掠青虹。

    这才是剑仙一剑!

    以人为剑,声势浩大的千剑剑阵,又算如何?

    这一剑硬生生撕开了司马懿双掌合拢造就的一线天地,好似混沌中有了一丝亮芒,不屈亦不去。徐庶已经不见了,变成了青蛇一剑,剑气森森,剑意沛然,向前方数里蜿蜒而去。

    司马懿脸上金光闪现,脸上气息变了三变,即使是他,也并未料到剑阵之后还有这真正的第九剑。但此时,已经无法回避了。他只能将“一念剑”催生至最大的功力,和徐庶决一死战。

    两人还相距二十步,徐庶就已经气绝身死。

    可临死之气冲九天,剑气仍然在壮大磅礴。

    这一剑,司马懿即使接下了,不死也是重伤。他心中明白,可已经无路可退。

    实际上,他并不明白,为何徐庶要拼命?明明可以不用如此的。

    是因为自己阻挡了他杀曹操?

    还是,徐庶出了这一剑,杀的本来就是他?!

    司马懿闭上了眼睛。

    却忽见远处一个仙人骑鹤而来,手中竹杖一挥,横在了司马懿的面前。不论是一线剑,还是一念剑,都给我烟消云散!

    风停了。

    这仙人般的老人却也吐出了一口鲜血。

    司马懿猛然睁眼,叫了声:“师傅!”

    水镜先生却不理他,而是抱起了徐庶的尸体,说道:“老友,我来晚了。在这世间,我的朋友已经不多,你却又离我而去。”

    他喃喃说道:“我知道有处仙山,最适合养你安身,我二人这就过去瞧瞧。”他一挥衣袖,又自如流星般去了。

    远处,传来他对司马懿的一句话:“仲达,你好自为之。”

    一抹夕阳的余晖中,只听得水镜先生唱道:“天地反覆兮,火欲殂;大厦将崩兮,一木难扶。山谷有贤兮,欲投明主;明主求贤兮,却不知吾。”

    却是当日徐庶前来水镜山庄见着刘备时,所唱的歌曲。

    曹操琢磨着歌中的韵味,叹息道:“曹操不得先生,实是人生一大憾事!”忽然,他看到远处地上掉着明晃晃的一件物事,拾起来正是他当年给段大虎的那面玉佩。

    他将玉佩揣入怀中,给曹洪说道:“放了徐康。”

    ……

    ……

    荆州下雨了。

    刘备坐在屋檐下,看着檐上雨滴滴滴答答地流下,也在轻声哼唱着那首属于徐庶的歌谣。

    关羽忽然走了过来:“大哥,徐庶先生……先生他的气机消失了。”

    刘备点点头,流泪道:“人各有命,元直还是去了。”

    屋檐之下的梁上,段大虎正坐在其上,吃着黄瓜。刘备一看,有些无语:“贤弟啊,这都火烧眉毛了,你还有功夫吃黄瓜?眼看着曹操就要率军打来了,我们要没个像元直这样的军师,这次新野又要成当年的徐州了,倾巢之下岂有完卵啊!”

    段大虎一跃跳了下来,道:“大哥勿忧,我已经有合适的人选了。”

    刘备眼前一亮:“谁?说来听听。”

    “当日,水镜先生是不是曾对大哥说起,卧龙、凤雏得一人可得天下?”

    “对呀,我怎么把这茬子事给忘了。”刘备一拍额头,“可这两人到底在何方?”

    “凤雏我是不知道,但是卧龙就在襄阳之西的隆中山下。我过去和他有些交情,此人有经天纬地之才,是当世数一数二的智者,并且,他还是纵横家水镜先生的两个徒弟之一,有了他的辅佐,则大事可成。”

    “哎呀,你咋不早说!我们这就出发,去隆中请诸葛先生。”

    当下,众人收拾好行装,为表重视,刘备三兄弟和段大虎四人一起骑马赶赴隆中山。一路之上,关羽骑的赤兔马,跑得飞快,经常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张飞心下不服,一个劲的打马,那马撂起了挑子,却跑的越来越慢。

    最后,张飞一生气,直接下了马,施展轻功牵着马往前飞奔起来,犹自喃喃道:“我不不信六条腿的跑不过你四条腿!”

    他身体壮实,肌肉虬结,这一番用起了轻功也是声势巨大,并不像江湖上一般的轻功身轻如燕。只见他把布鞋重重往地上一踩,一步便奔出了三丈,再一踩,又是八丈,连踩了几下,竟然没见了踪影。

    那马哪能如他这般跑得飞快?倒感觉是被张飞拖着飞奔一般。

    “莽夫!”刘备跟在后面骂道,“你两小子,等等哥哥!”

    众人经过一番奔波,终于赶到了隆中山下。路人莫不知道诸葛亮,称他为“诸葛员外”。听路人说起,诸葛亮来了隆中山后,广置良田千亩,自己修了庄园,每日里组织村民耕作,一时间附近农夫都丰衣足食。他自己却在隆中山下的一处湿地之中,须得乘船才能过去。

    四人到了湖边,正在等待渡船,忽听得岛上的庄园之中,吹起了一阵唢呐之声,声音凄切。正不知发生了何事,却见一艘小船出得湖中,身穿白色缟素,漫天撒着纸钱。

    刘备疑惑道:“莫非是今日诸葛先生府中有人过世吗?”

    正逢几位附近的村民拿着鲜花等物,要划竹排过去祭奠。段大虎拉住一人问道:“请问大哥,不知诸葛先生府中是否今日有人过白事?”

    那汉子驻足,抹着眼泪道:“你们还不知道吗?死的不是别人,正是诸葛先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