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青龙破湖冰-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零七章 青龙破湖冰

    四人看着诸葛亮下了葬,辞别了黄月英等人,垂头丧气地回到了新野。去时意气风发,回来时却都是沉默不语。

    刘备竟然一病不起。

    “现下曹操稳定了北方,不仅手下猛将如云,又有荀彧、贾诩、程昱等人的辅佐,依然已经成为天下第一的诸侯。下来孙权,以长江为天然屏障,坐拥江东,招贤纳士雄心勃勃,我们想要以荆州为安身之本,他又何尝不觊觎荆州?”刘备头上盖着湿毛巾,依然蒸汽腾腾。

    他咳嗽了一阵,继续说道:“荆州是我们最后的机会,可是,如果没有天下有才智之士的辅佐,我们别说拿不了荆州,就算是有了荆州,却也难以防守。诸葛先生一死,真是彻底让人断了念想,天亡我也!”

    段大虎抱刀而立,说道:“这几日来我左思右想,发现事有蹊跷。当时我见诸葛亮时,他身体健朗,现在只不过过了两年时间,没有人故意想害,就病重而死了?况且,他所修为‘天道’,武功深不可测,这样的人怎么会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死了呢?”

    “贤弟啊,我知道你不信,可我们亲眼看到了他的棺椁下葬,难道这还有假?”刘备有气无力。

    段大虎仍然坚持:“诸葛亮的师傅可是地仙之境,如若要假死掩人耳目,却也不是不可能。当年姜子牙出山之时,不也是在街头救了武吉一命吗?当时连周文王都觉得武吉已经死了,没料到又在街头撞上了他。”

    刘备眼前一亮:“那贤弟的意思是,诸葛亮故意做了这场假死的把戏?”

    “很可能是如此。”

    “可他演这场戏,又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呢?”

    段大虎沉吟道:“诸葛亮有他的使命,要帮助蜀汉中兴。然而这条道路坎坷异常,还未必有好的结果。想来,是不愿意出山吧。不论是我们也好,曹操、孙权也罢,他都无意辅佐一方诸侯,让天下一统吧。”

    “对啊!贤弟说的有理。”刘备扔掉毛巾,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快叫二弟三弟,我们这就再去诸葛庄!”

    他病的十分沉重,哪能是说好就好。兴奋过后,却是一下在栽倒在地,段大虎道:“大哥先安心养病,这事不用着急,还得看机缘。”

    刘备shēn yín一声:“好,等我病好,咱再一同前去。”

    ……

    ……

    三日之后,刘备便急急地拉着段大虎等人,又要前去拜访诸葛亮。这次他下了决心,是死是活,这尊神要是请不回来自己也不回来了。

    正当初冬,一路上北风凌冽。走着走着,竟然下去了雪来,路面湿滑。好在四人也无甚事情,便缓缓而行。从新野出发,到了隆中山已经是下午时分。

    四人正忙着赶路,却听到一人唱道:“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长空雪乱飘,改尽江山旧;仰面观太虚,疑是玉龙斗,纷纷鳞甲飞,顷刻遍宇宙。骑驴过小桥,独叹梅花瘦。”

    刘备听着此中诗词玄妙,大喜道:“这一定就是卧龙先生了。”

    风雪太大,四人牵着马努力向前走去,只见小桥之西有一人暖帽遮头、狐裘蔽体,倒骑着毛驴,手中还拿着一个酒葫芦。

    等到了跟前,刘备却高兴起来,拱手道:“原来是长者冒寒来了,我等在此等候多时了!”来人正是诸葛亮的岳父黄承彦。

    黄承彦下了毛驴,问道:“不知使君又是为何而来啊?”

    刘备道:“上次虽未见着诸葛先生,但仰慕长者风骨,特意又来拜访。”

    黄承彦大笑,道:“使君这还是不死心呐!我女婿已死,你们可去坟前祭拜,但进山庄多有不便,还是不要去了。”说完,竟也是不理众人,独自又上驴走了。

    见他走远,张飞大怒道:“这老儿好生无礼!既然我们都已经走到了这里,夜晚寒冷,岂能不邀请我们喝几杯热酒?”

    听他这么一说,段大虎酒虫顿时上来了,说道:“他走他的,我走我们的,我可是诸葛亮和黄月英结婚的媒人,还能当真把我们赶出来?”

    “正是如此。”关羽点头道。

    刘备巴不得现在就进卧龙山庄,也无异议。众人到了河边,见河面上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冰,也不见了黄承彦,不知道它是如何过了河。

    岸堤之上倒是有一顶乌篷船,船内灯光晦暗,看来船老大还未睡。张飞扯着嗓子喊道:“喂,船家,我们要去卧龙山庄,你送我们一程。”

    隔了半晌,船身上的衰草门帘揭开,走出了一个中年渔夫,打着哈欠道:“客官,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了,我这船都已经困在这里三天了,湖里都是冰,如何乘船过去啊?”

    刘备道:“船家可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过去?”

    船老大嘲讽道:“法子倒是有,除非让这一湖的冰现在给我化了。”说着不理他四人,又进船舱去了。

    关羽喝道:“谁说这一湖水现在就不能化了?你且看我的手段!”

    船老大又钻了出来,冷笑齐声,那表情段大虎看得分明,是笑话关羽痴人说梦。

    关羽也不多解释,从赤兔马上卸下了自己的兵刃“青龙偃月刀”,脱下了身上的浅绿色长袍。双指并拢,沿着刀身从下向上摩擦了一番,如抚qíng rén。他猛然跳入湖水冰面之上,手拖长刀向前狂奔而去!

    那长刀拖在地下,发出了一阵金属撞击的鸣响,关羽绿衫前行,卷起了湖中十丈风雪,那风雪顺着他的刀势亦向前飞去。

    如大风起兮云飞扬!

    关羽疾奔到了湖心,猛然向天空之中跃起,长刀上青龙盘旋狰狞,一刀朝着湖面劈下!

    湖中似有巨龙翻腾而起,偌大个冰面上支离破碎。

    张飞大笑道:“二哥好手段,痛快!我也来凑个热闹!”

    他摘下丈八蛇矛,踩着浮冰到了关羽身侧,拿着长矛向着湖中搅动。初时搅动范围不过五尺,后来慢慢变大,直搅起了一个大大的漩涡。

    又如哪吒闹海!

    湖面上的冰块互相撞击,在天空中飞的粉碎,不少的鱼从冰下浮起,以为是要鲤鱼跳龙门,奋力随着圆形的波浪朝前游去。

    漩涡之中,两人哈哈大笑,直似天神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