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三顾茅庐-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零九章 三顾茅庐

    当日天色已晚,返回不便。诸葛均便留四人在庄中歇息,众人自也不推辞。如此住了一宿,清晨众人都关心新野军务,便辞别了诸葛均,约定春耕时再来。

    过了湖,上了岸,船夫躲在树下睡的正憨。众人也不打算叫醒他,便骑了马匹,回归新野城去了。

    时光荏苒,又早新春。这一日,刘备沐浴更衣,又斋戒了三日,才又喊着其余三人同去卧龙山庄。张飞老大不乐意,道:“大哥,这般沽名钓誉的鸟人,你还这么放在心上。他肯定并无才学,这才避而不见,我看你还是别去了,我一个人去将他绑回新野。”

    刘备怒道:“休得胡言乱语!你岂不闻周文王拜竭姜子牙之旧事?文王都能如此礼贤下士,安能让你放肆!卧龙先生当世大才,想成就一番事业,多跑几趟又怎么了?”

    张飞见了刘备动了真怒,也是不敢再说什么。

    这日,四人又骑着马往隆中而去,此时正是农忙时节,田野之中都灌满了明晃晃的水,直似镜子一般。有青牛在田中耕田,人人乐得开了花。段大虎心下暗付:如若平定了这乱世,百姓们都安居乐业,倒也是功德无量。

    这一次到了卧龙山庄门前,正欲待敲门,却见大门大开,上次那个小道童出来道:“先生早就知道你们来了,命我来开门。”

    众人大喜,可道童又道:“可先生有午睡的习惯,刚吩咐完我,便又睡去了。”

    这次别说张飞,就连关羽也不禁脸上变色。还是刘备涵养好,说道:“应该的,无妨无妨。”

    段大虎心中冷笑:“诸葛亮这个厮好大的排场,等会看我不揍他一顿,这会儿人多,倒也给他留个面子。”

    可这一等直过了一个时辰,诸葛亮尤未醒来,张飞坐立不安,起了放火的主意,一把火烧将起来,就不信诸葛亮还能睡的住?

    计议已定,便对刘备说道:“大哥,我尿急去屋后方便一下。”刘备说道:“去吧。”

    张飞绕到了屋后,捡了些枯枝,堆在了屋檐下,兀自骂道:“让你好大的架子!”

    正待引火,却遍寻不见了火折子,这下大是尴尬,寻思着去哪偷一把火来。却见身边站着个年轻人,白衣长身,面如玉冠,递过来一个火折子:“将军可是在寻此物?”

    张飞一看大喜,古人有云“雪中送炭”,这张飞火烧卧龙山庄却也有人送火种,真是大吉大利之像,当下连连道谢。张飞擦亮了火折子,眼睛中映出了火光,大喜过望,正待点燃枯枝。此时,却听得一道童大喊道:“来人啊,有人放火!”

    张飞一惊,刚想扑灭火折子,刘备已经冲了出来,脸色铁青。

    “大……大……大哥,我没放火。”张飞笑道。

    刘备问道:“那你手中拿的什么?”

    张飞赶忙吹灭火折子,藏在身后:“没什么,没什么,天冷我拿出来烤烤火。”

    刘备一跳三尺高,拿起墙角一个扫把来,边追边骂到:“你个杀猪的屠夫,尽给我惹事,你今番要真烧了卧龙山庄,我和你没完!”

    张飞跑得气喘吁吁,躲在了白衣书生的背后,眼看着刘备持扫帚打来,淡淡笑道:“刘使君,贵弟生性质朴又何须打骂啊?”

    刘备拄着扫帚也是气喘吁吁,道:“你是谁,让开,让我教训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段大虎在一旁溜了出来,大叫道:“诸葛村夫,你小子别来无恙啊!”

    刘备一听愣住了:莫非眼前这个书生便是大名鼎鼎的卧龙先生?

    诸葛亮笑道:“段兄,也是好久不见了,我可是十分挂念你呢。”

    当下两人来了一个拥抱。

    刘备偷偷扔掉扫帚,作揖道:“三弟顽劣,我这个做兄长的失了教养,倒叫先生见笑了。”

    诸葛亮道:“关羽、张飞均为万人敌,均可雄霸一方,刘皇叔客气了。”

    张飞笑道:“这是这个白脸书生知道俺的厉害。”刘备冷哼一声,张飞马上收起了笑脸。

    当下众人进了屋,段大虎见屋中详细标记着何处是庄园的田产,收成多少,竟然一目了然,道:“诸葛兄,你置办的好大家业啊!”

    诸葛亮道:“这家业我都是以段兄之名置办的,介时都要物归原主,何时成了我自己的了?”

    段大虎一惊:“你这话什么意思?”

    诸葛亮道:“先不忙说这个,你先说说,这次来找我要干什么?”

    段大虎还未说话,刘备清清嗓子,下拜说道:“我等兄弟早已仰慕先生大名,如雷贯耳。奈何两次拜见都与先生缘铿一面,此番前来,还请先生出山,帮助我等成就一番功业。”

    诸葛亮道:“我年幼才疏,却不敢有劳皇叔下问。”

    段大虎听他二人文绉绉的说个不停,大声叫道:“孔明,你一身学问,真的就想空老于这个山庄之中吗?”

    诸葛亮摇头道:“未得其时,也未得其主,还是终老于这山庄之中,闲云野鹤较为妥当。”

    段大虎激动道:“我本不想争霸,但现在我改主意了,就是要一统中原,伸大义于天下,让老百姓都过上好日子,这是我的使命。可我没读你那么多的书,打仗的兵法更是一窍不通,知道你在此所以几番前来求你,就是想和你一起打江山,我们兄弟一起出力,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可现在曹操虎视眈眈,江东孙权又觊觎荆州,刘表也是自顾不暇,我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可你,空有一身学问,却在此种田度日,做缩头乌龟,假如每个人都像你一样,那这个天下还不知道要乱到什么时候。你能帮帮我吗?”

    刘备觉得这话说的过了,一直在旁假装咳嗽,可段大虎视而不见。

    诸葛亮一愣,随即笑道:“无妨,段兄是个直爽人,你的心意我已经知道了。如此,我便向诸位将军说说这乱世之中的生存之道。自董卓谋逆以来,天下豪杰并起,曹操占天时一举而定北方,孙权三代经营江东,占据地利,此时江东势力已经根深蒂固,如此一来,两大诸侯都有了称霸天下的野心,荆州则为兵家必争之地。我夜观天象,刘表将不久于人世,届时荆州难免有一场风波。这荆州虽好,恐怕未必落于段兄和皇叔之手!”

    刘备一直以来以夺取荆州南下巴蜀为战略核心,此时听了这番话,顿时汗如雨下,问道:“那要怎么办?”

    “天道无常,惟有人谋了。”诸葛亮笑道,“上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