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新隆中对-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一十章 新隆中对

    小道童端上了茶,清明节后的新茶,用冬天里头场雪藏的雪水泡开,顿时满屋飘香。

    杯中雾气缭缭,刘备端起又放下,说道:“目前曹操占据北方,挟天子以令诸侯,此诚不可以争锋;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又有长江之险、民心归附,也是不可图之。偌大的中原,现在唯有荆州可为最后的安身立命之地。可荆州四通八达,曹操和孙权也志在必夺,备才疏学浅,时常为此而困惑,还请先生教我。”

    诸葛亮轻摇羽扇,道:“兵法之要,首先在于用兵之势。荆州北临近汉、沔二水,南可以直达沿海,东和吴郡、会郡相连,西边和巴、蜀二郡相通,此乃用兵之地。但荆州之主刘表却守不住荆州,且无争霸之野心。曹操不日将南下,如荆州归于曹操,则天下尽属曹操所有!这也是近日来,为何孙权要急于攻打夏口的原因,名为为父报仇,实则趁曹操还未南下之时,要一举夺取荆州!”

    “那我等又当如何自处?”段大虎忍不住问道。

    “现在春暖花开,正是用兵之时,曹操旬日必将带兵来袭荆州。孙权一时之间,却也无法攻取荆州。曹操到时,刘表若还在,必将效仿古时禅让之例,将荆州拱手相让于将军。如若刘表新丧,则他的两个儿子定要抢夺荆州之主,此时也只能由将军出手,趁乱夺其地了!”

    段大虎点点头,“夺了荆州然后呢?”

    “荆州四通八达,易攻难守,现下却是守不住的。唯有四字真诀可保它无恙,便是‘联吴抗曹’。荆州若失于曹操,则东吴危矣!”

    “再然后呢?”

    诸葛亮笑道:“如若段兄能在荆州站稳脚跟,那就是南下进取巴蜀之地了。益州刘璋暗弱,取了益州指日可待。那时,便是皇叔为你谋划的天下三分,段大虎有其一了。”

    段大虎此时心中却浮现的是三国历史中的关羽败走麦城的故事,但却也不方便在此时说出。便试探道:“即使多了益州,可益州离荆州有千里之遥,两者并不能互为依托,形成攻守之势,那又有何用?”

    “段兄举一反三,真乃当世奇才!此正是天下三分你虽有其一,但又难称其一的弊端所在。”诸葛亮大笑,命小童取出一卷画轴来挂在中堂,道:“诸位将军请看此图,益州地处偏僻,民生凋敝,况且蜀道艰难,非用武之地,因此,益州只能引为荆州之援,而不可与荆州地位本末倒置。荆州仍是三分天下的战略核心所在,而要保住荆州,别无他法,唯有以攻代守!”

    刘备作揖道:“先生高才,今听先生之言,真令我茅塞顿开,有拨云见雾之感,多谢先生!然而这攻守之间,说来容易,其实却难。愿先生不弃我等鄙贱,出山相助!”

    诸葛亮沉吟道:“亮所修为天道,讲求顺势而为。然而,今日若答应将军出山,则将逆天势而谋人术,此乃不智。今后,恐难以善终。”

    刘备一听,马上泪流满面,正要使那苦情计。段大虎一挥手,对诸葛亮道:“诸葛兄,我有一言,借一步说话。”

    诸葛亮点点头,和他走进了内室。

    “你老实说,是不是阿丑不让你出山?”段大虎开门见山。

    诸葛亮一尴尬,默默点了点头,道:“呕心沥血不说,还恐难以成功。”

    “你和司马懿都是纵横家这一代的传人,纵横家的弟子哪一代没有自己的使命?出了山,你就名垂青史,千年万年后,都是青史第一智者。不出山,你一辈子碌碌无为不说,你的师兄司马懿可就真的天下纵横了,那你到时怎么向你师傅,向天下人交代?再说了,你师傅都说我不是三国书中之人,我都来了,你还怕逆了天道?”

    “段兄言之有理,既然如此,我就陪你去走一遭。”诸葛亮说道。

    “现在就走?”

    “现在就走!”

    ……

    ……

    长亭外,古道边。

    阿丑席地而坐,弹着古琴,琴声瑟瑟,听不出是喜是悲。

    一曲既了,阿丑道:“夫君,其余事情我都不担心,唯有,你小心你的师兄司马懿。”

    诸葛亮道:“娘子放心,等我稳定下来,再来接你。”

    阿丑一笑,从怀中抽出一把扇子,给了诸葛亮:“你那把旧了,用我给你的。”

    诸葛亮接过,看到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几人上马,诸葛亮对诸葛均吩咐道:“好生照看田地,等我回来。”

    “知道了,”诸葛均一揖到底。

    得了诸葛亮,刘备如获至宝,一路上不停地问东问西,嘘寒问暖。这几个月了,段大虎可没见他这么高兴过。

    刚回到新野,却有斥候来报,刘表请刘备前往襄阳议事。段大虎来了多日,也未曾拜访过刘表,因此两人同去,诸葛亮自然跟随前往。又担心蔡瑁陷害,故令张飞领了二百人马随身护卫。

    到了襄阳,马上便被刘表传去相见。到了府上,但见刘表病势沉重,已然卧床不起。见到了众人前来,刘表挣扎着坐了起来。

    “玄德,你可终于来了。前次你来襄阳被蔡瑁追杀,我已经知晓,本想斩了他的头献于贤弟,奈何众人苦苦求告,所以才暂且寄在他的脑袋上。”刘表也不客气,直接说了刘备遇追兵之事。

    刘备道:“明公,此事和蔡将军无关,恐怕是下人所为。”当下,又向刘表介绍了段大虎、诸葛亮,两人都过来拜见过了。

    刘表以手抚额头,道:“贤弟可能还不知道吧,江东孙权派兵攻打黄祖,前日我接到斥候快报,江夏已然失手,黄祖将军业已遇害。又听闻曹操日夜操练水军,不日也将南下攻击于我。如此,则荆州危矣!”

    “兄长,为今之计,不知应如何应对啊?”刘备大惊问道。

    “我本无意于乱世称雄,奈何大汉社稷将倾,你我同为汉室宗亲,却不能不为朝廷效力,等待来日中兴汉室。因此,这个荆州我不是不能给曹操和孙权,而是为了朝廷和天子,不能不坚守城池。”刘表咳了几声,继续说道:“我有二子,但都非能守荆州基业之人,如我将荆州交予了他们,反而是害了他们。”

    “虎父无犬子,兄长多想了。”刘备安慰道。

    刘表摆了摆手,有气无力道:“你也不用安慰我,人贵有自知之明,此事我还是心中有数的。我思付良久,决定将荆州托付于贤弟,弟可为荆州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