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荆州之乱(月票加更)-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一十一章 荆州之乱(月票加更)

    刘备日思夜想的荆州,在今日终于咫尺之间。果然如诸葛亮所料,一旦曹操和孙权要对荆州动手,刘表则定会相让荆州。

    儿子不行,不如求一世安稳。

    刘备正待谦恭几句,却忽然窗外呼啸声大作,却是万箭齐发,穿入了厅堂之中。段大虎率先发觉,在箭矢穿破窗格的那一瞬间,扑倒了刘备,又踢起了桌子,挡在了诸葛亮面前。

    一时间,整个厅堂之中千疮百孔。刘备扭头一看,只见刘表身中数箭,正呆呆的看着自己,死不瞑目。

    刘备连滚带爬到了刘表榻前,哀声叫道:“兄长,景升!”

    刘表用尽最后的力气抓了抓刘备之手,这一抓内有荆州之重,他的手臂终于还是重重垂了下去。此时第二波箭矢又到,段大虎抓起棉被,挥舞起来,又挡住了这一波。

    只听得屋外有人大声叫道:“大胆刘备,竟然刺杀了刘景升将军!众将士,随我杀了这几个反贼!”

    诸葛亮急道:“这必是蔡瑁人马,我们先杀出重围,再做打算。”刘备含泪,不得已松开了刘表之手。

    屋外呐喊声震天,箭矢一波接着一波,密密麻麻而来。段大虎奋力挡住,诸葛亮却依然神色平静,拉起了刘备之手,道:“皇叔,快走!”

    正在此时,忽然外面鼓噪声大作,又听得一人高声叫道:“刘皇叔,段将军,你们可在屋中?”

    进入荆州牧府邸之时,张飞因带了兵马,因此约定了地点接应,却不料在这府邸之中也能大杀起来。此时,蔡瑁带兵来杀众人,却不知道从哪来的援兵。

    趁外面杀将起来,弓箭手来不及放箭,段大虎掩护二人一脚踢开了房门,朝外面杀去。

    原来,刘表颇为宠信蔡夫人,上次便是刘表和刘备在屋中谈话,被蔡夫人偷听了去,方才有刘备被追杀之祸。今日下人们见刘备进府,便一早禀告了蔡夫人,蔡夫人便又在一旁偷听。听得刘表竟然要将荆州拱手想让于刘备,蔡夫人一不做二不休,马上派人通知了蔡瑁,要他带兵前来,全都杀了。

    果然最毒妇人心。

    蔡瑁当时任荆州大都督,荆襄九郡兵马全在他掌握之中,因此调动兵马并不需要经过刘表,此时却在短时间内,便调集了三千兵马,层层围住了刘表府邸。

    刘备随着段大虎杀出了中堂,只见一个年轻人正在指挥将领和蔡瑁军队厮杀,刘备大喜,高声叫道:“刘琦贤侄,可是你来了?”

    来人正是刘表的大公子刘琦。黄祖新亡之后,刘琦向刘表讨要了个差事,要去驻守江夏,刘表一直觉得这个儿子羸弱,不想却有此志气去据守孙权兵马,当下十分高兴,便下了委任状。其实刘琦早知父亲病重,一旦刘表身死,那蔡瑁等人必不会放过自己,因此才故意请令据守江夏,不至于被贼人所害。

    这日刘琦正在准备行装,打算去江夏赴任,却听到心腹来报,说道刘备等人进了府和父亲密谈,而蔡瑁却又带人围住了府邸。刘琦一听之下顿觉不妙,当时调动了五百府兵,以及他安插在襄阳的心腹将领,共一千人前来相救刘备。

    事实上,刘琦和刘备也不过一面之缘,但一次交谈,便知刘备此人仁厚,可依托为外援。而此时刘备有难,父亲又不知是何情况,略一思索便杀将而来,狐死兔悲这个道理刘琦是十分清楚的。

    段大虎擎开大刀,三人和刘琦汇合在一处,但毕竟刘琦只有一千兵马,况且还有一半是府兵,却无法和蔡瑁兵马相抗衡。不一会儿,便死伤惨重。

    段大虎见蔡瑁正挥舞长剑杀了一名兵卒,擒贼先擒王,便率先向蔡瑁杀去。蔡瑁正杀的兴起,忽见人群之中一高大威猛之人朝自己杀来,不及细想,便急急后退。但段大虎岂是易于之辈,刀滚龙壁,一往无前!

    一阵罡风在人群中卷起,两侧护卫蔡瑁的士卒纷纷后退,一个来不及便被罡风卷动,非死即伤。

    眼见大刀已经到了蔡瑁面门,蔡瑁大惊失色,眼看就要被一刀刺中。此时,斜刺里却伸出一把白蜡枪来,一枪刺中了屠龙刀刀背,屠龙刀角度一偏,蔡瑁趁机逃得了性命。

    段大虎一惊,方见到了这位手持白蜡枪之人,只见他满身披挂,浓眉大眼,脸色蜡黄,头戴牛角盔,一副刚毅之色。

    “来将何人?”段大虎问道。

    “哼,告诉你也无妨,在下大将文聘。”那黄脸汉子道。

    段大虎摇摇头道:“无名之辈也敢猖狂?”

    说话间,体内长生诀催动,猛然跃起一刀夹杂着罡风,劈向文聘。那文聘也是颇为了得,将白蜡枪在空中挥舞一圈,挡住了屠龙刀,文聘脚下青石板皆碎。段大虎一碰即收,变招极快,又一刀横斩而去,文聘持枪又挡住,竟也是应变迅速。

    此时众军围攻之中,段大虎只想速战速决,于是刀刀紧逼,全是大开大阖的招数,一刀刀硬砸在了文聘的白蜡枪上,初时文聘还能招架,但十刀过后,文聘逐渐不支。他猛地长啸一声,枪法一变,极为轻灵飘忽,刺向段大虎面门。

    这战阵千军之中斗将,却与那江湖之上的厮杀不同。

    武功再好,其实也并无万人敌。张角当年在曲阳城外破甲一千六,却也累得身受重伤而死。况且那种天人一剑,也要讲求天时地利人和,更要看高手武夫的心境。

    在战阵之上厮杀,却更是不可能一刀破甲千人。高手出招时讲求的是体内气机的循环,而在战场之上,士卒众多,每杀一人便是一次气机的调整,所以说高手通常也会在与小卒的对阵中被杀。而往往不是被杀的,是被累死的。

    于是,段大虎既无刀意,也无气机。虽然文聘武艺并不如他,但此刻却也只能一招一式中去分胜负。

    段大虎找着个空挡,猛吸一口气,一刀没有砍向文聘,而是猛砍向地下青石板上!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