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无上天道-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一十二章 无上天道

    青石板开裂,一道歪歪曲曲的裂纹从段大虎脚下蜿蜒而去。

    刀气在地底!

    刀势在脚下!

    这一刀,却是段大虎那日里学了关羽的雪夜破湖冰。

    一刀卷风雪,刀身上青龙隐现,砸向湖面坚冰。湖面平静如昔,湖底却是风云激荡!

    文聘大吃一惊,一枪插入地底。但他本是马上的武将,与江湖厮杀却并不擅长,虽然发觉了地底一刀,但已经晚了。

    凌厉无匹的刀气到了文聘身前,猛然变得刚烈起来,如地底青龙抬头而出,将文聘炸飞起来。文聘持枪噔噔噔退了十步,试图稳住身形,却徒劳无功。

    又退十步,一枪插在身后,方才止住后退。

    “好身手!”文聘赞道。

    此时,场面上却几乎胜负已分,蔡瑁手下士卒久经战阵,骁勇异常。刘琦兵马节节败退,损失惨重。

    刘琦眼见手下兵将被杀,面如死灰,大叫道:“皇叔你先走,我来断后!”

    但刘备向来以仁义著称,岂能临阵而逃?刘备叫道:“诸葛先生,你先走,不用管我。”

    却在此时,一士卒一枪刺中了刘琦腰间,将刘琦推着向前疾跑,刘琦长剑落地,形式凶险万分。段大虎心急如焚,此时却也顾不得文聘,奔去将那名士卒砍到在地,刘琦手扶长枪,口吐鲜血。

    段大虎护着几人向后退去,却是敌兵越来越多,举步维艰。段大虎暗付:难道今日真要死在此地不可?只是连累了诸葛亮。

    正在众人绝望之间,忽听得一阵快马马蹄骤响,一人声若洪钟气势如雷,大喝道:“燕人张翼德在此!”

    声到矛到。

    闻声时还在一里之外,声落时张飞猛然脱离马背,从空中飞奔而来。他这一矛蓄势已久,插入了荆州兵之中,如天上陨石砸落。

    地上顿时被砸出了一个大坑,一矛之力杀敌一百余人。

    众皆骇惧,蔡瑁大喊道:“都别怕,给我上啊!”

    众士卒一声喊又要冲上,张飞虎吼一声,将长矛横起,一掌打在矛上,那长矛飞起撞向众人,一矛之力却挡住了几百名士卒的冲杀,首当其冲者口吐鲜血,眼看是不能活了。

    但荆州兵哪见过如此猛的武将,嘴中喊的气势汹汹,但却都往后退去。张飞提矛还待再杀,刘备叫道:“三弟,别一味厮杀,快护送大公子和诸葛先生走!”

    张飞这才收起了矛,与段大虎一起断后,让刘备等人先走。门外士卒早就牵过了马来,众人上马,朝着新野城狂奔而去。

    段大虎上马,看向蔡瑁:“蔡瑁,来日我定当杀你雪恨!”

    文聘犹自挺直着腰杆,道:“来日再和你一战!”

    “你不配!”

    ……

    ……

    一行众人出了襄阳,路途之中,刘琦倒也是硬气,包扎了伤口止了血,说道:“皇叔,现下我父亲已死,荆州已经落入了蔡瑁之手。我速去江夏,寻找机会为父报仇,就此别过。”

    刘备道:“贤侄,你伤势如何,不若休养几天再行赶路?”

    刘琦道:“事不宜迟,如若被蔡瑁那厮先行夺了江夏,那我就无容身之地了。何谈为父报仇?”

    “既如此,贤侄珍重。”

    刘备拱手一礼,刘琦又向众人道别。诸葛亮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说道:“都言公子刘琦羸弱,观之也不尽然。乱世之中,真是处处都有英雄呐!”

    段大虎悄悄问道诸葛亮:“你真不会武功?”

    诸葛亮摇摇头:“约莫是不会的。”

    “可刚才那么多人杀你,你也不怕?”

    “怕有何用,他们就不杀我了?”

    “……”段大虎竟是无语。

    回到新野,诸葛亮也如徐庶初来时一般,视察军营。转了一圈,叹了一口气,沉默不语。

    刘备问道:“先生何故叹气?”

    “曹操不日南下,新野的士卒却难堪大任,故此叹息。”诸葛亮道,“新野士卒八千人,还需再招募更多士卒,方能抵御曹操来袭。”

    刘备马上张榜纳贤,得士卒三千人,诸葛亮日夜操练军马,演练阵法。

    关羽和张飞和刘备情同手足,可连日来刘备似乎心思都在诸葛亮身上,对二人不闻不问。两人本来也都见诸葛亮年轻,更不会武艺,此时更是心下不忿。关羽为人老成持重,倒也是无妨,张飞却是暗下心思,要整整诸葛亮。

    一日里诸葛亮视察周边地形,张飞陪同前去。到了山坡之上,张飞往没人处一指,故意惊道:“先生你看,那是什么?”

    “哪里?”诸葛亮站在坡边,极目往前看去。张飞伸手在他腰间一推,心中暗笑,这才还不摔你个狗吃屎。

    却见诸葛亮双手插入白袍袖口,立于山坡边缘,身形随风晃动,一摇一摆,幅度不大不小,正好风动我动,却不见倒下,竟然有些天人合一的玄妙意味。

    张飞呵呵一笑,道:“失礼啊,失礼!”

    “无妨,无妨。”其实诸葛亮岂能不知道张飞的那点小心思,只是他初来乍到,也不和张飞计较。

    张飞回去后,趁着喝酒把这个事说给了段大虎听,段大虎一听来了精神,定要试试诸葛亮是不是会武功。

    他苦思冥想,想起了那日里和曹操去tōu kuī貂蝉,反而被泼了一身大粪的事情,不由得心下暗笑,心道你诸葛亮精明似鬼,恐怕也难逃这件暗器的袭击。

    当日晚和张飞二人,一人手持一桶屎尿,暗暗伏在诸葛亮必经的一处巷口,只待他路过时便一起泼下,料想神仙也难防。却不料远远看到诸葛亮来了,却在临近他们之时,若有所思,竟自回头走了,两人闹了个老大无趣。

    如此这般,竟然埋伏了三日。到了第三日,诸葛亮终于经过了两人的埋伏之地,张飞一脸乐开了花,不由分说一桶浊物泼下,自己乐得哈哈大笑了起来。却不料只听得哗啦一声响,诸葛亮早已经在三丈之外,竟然是一点也没粘在他的身上。

    张飞和段大虎面面相觑,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诸葛亮笑道:“二位将军,你们可是在等我?”

    张飞惊诧道:“你知道我们伏在上面,要用屎尿颇你?”

    诸葛亮道:“你二位已经在此守了两日,今日如若不能让你们完成心愿,还不知要守到几时。”

    段大虎摸摸头,脸色阴沉:“那还说你不会武功?”

    诸葛亮咧嘴笑了笑,一脸没风范的羞赧,开口道:“确实并未曾学过武艺。倒是五岁跟着师傅,八岁学了点谶纬皮毛,就日日闭关,闭关时间长了,倒是悟出了些未卜先知的玄机。这时间事,都有些轨迹可寻,师傅说这是天道。”

    诸葛亮也懒得和他们废话,急匆匆去了。张飞瞠目结舌,有些不确定地说道:“这娃娃有些门道,好似修的真是无上天道。”

    段大虎一听到这道啊什么的狗屁就头疼,皱眉道:“玄而又玄空而又空的东西,也能练成绝世武功?”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