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纵横之谋-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一十三章 纵横之谋

    春暖花开,曹操心情大好,计较着是时候南征了。曹操一直是一个记仇的人,他的名言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而现如今,荆州就在许都的“卧榻之侧”,曹操自然不能安睡。

    早在曹操当年和吕布一战时,刘表就联合北地枪王张绣,给了曹操一个很不能睡的理由:曹操本来抱着měi nǚ正要睡,这时候张绣竟然领着人在城内打杀起来,要不是他的贴身护卫典韦舍身拼一死救了曹操,现如今的曹操早已经是坟中枯骨。

    官渡之战时,曹操最怕的就是刘表偷袭许都,即使是对战袁绍最艰难的时候,他也让大将曹仁带了三万兵马,驻守在樊城,以防刘表。

    可惜,刘表为人性多疑忌,好于坐谈,立意自守,而无四方之志,后更宠溺后妻蔡氏,使妻族蔡瑁等得权,以至于荆州本身就没有多少攻击性。

    可是,曹操还是害怕,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焦虑。

    于是,他早已经做了决定,要一句踏平荆州。平了荆州,这天下就占了一大半了,一个个诸侯倒下去,等到一统天下之时,就可以睡个好觉了。

    这一日,曹操大聚文武官员,商讨讨伐荆州的南征事宜。

    夏侯惇自然知晓曹操心思,马上启奏道:“丞相,近闻荆州刘表已死,九郡群龙无首,现在正是南征荆州的好时机,迟了,恐怕就要被江东孙权小儿夺了。”

    曹仁早就有此议,也是双手赞成。曹操心中高兴,马上说道:“众将所言甚合我意,封夏侯惇为都督,于禁、李典、夏侯兰、韩浩为副将,起兵十万直抵博望城,以窥新野。”

    荀彧却有不同意见:“主公,虽然荆州刘表新丧,但新野城却有段大虎和刘备三兄弟驻守,今更兼诸葛亮为军师,不可不防啊。”

    夏侯惇傲然道:“刘备鼠辈而,我必将为丞相生擒。段大虎虽为丞相结义兄弟,但他与丞相为敌实在不智,我也早想和他一战,分个高下,好挫他的锐气。”

    司马懿虽然万般不情愿,但还是被曹操任命了一个“文字掾”的虚职,此时商议南征,曹操却也是专门叫上了他。曹操问道:“司马懿,你有何看法?”

    司马懿道:“我夜观天象,天下气运正在荆州,丞相夺取荆州自是上策。然而,新野城虎将如云,又有我的师弟‘卧龙’诸葛亮为军师,恐怕并不易相争。在下以为,荆州现在虽然立刘表幼子刘琮为荆州之主,但其中仍有不小变数,相逼太急难免让刘琮、蔡瑁之流或投靠江东孙权,或将荆州相让于刘备,届时更是难以击破。”

    曹操道:“那先生的意思是?”

    “丞相此次派夏侯将军南征,只能为先锋。而丞相还需厉兵秣马,自统大军一举手收付江东。而夏侯将军出征,却只说攻击新野,报樊城之仇,却不可说夺取荆州,逼得刘琮狗急跳墙。待夺取新野之后,进兵荆州之时,尚需与江东孙权立下盟约,互不侵犯,以免孙权为荆州之援。等丞相拿下了荆州之后,与江东平分长江天险,此时再发兵江东,则天下一战可定!”

    曹操大笑道:“妙啊,妙!仲达见微识巨,走一步可观百步,真乃天下第一智者!”

    司马懿拱手谢道:“丞相谬赞!”

    殿堂之上,贾诩、荀彧笑而不语。

    ……

    ……

    新野城中,段大虎正在校场亲自下场指挥将士练武,却在这时,一匹飞马急急来报:“将军,曹操大将夏侯惇,领着十万并马朝着新野城杀来了!”

    段大虎微惊,问道:“给军师说了吗?”

    军师,自然一个是刘备,一个是诸葛亮了。

    士卒答道:“还没有。”

    “速去通报两位军师,前往军中大帐。”段大虎命令道。

    众人到齐,段大虎说道:“众位兄长、军师,现下夏侯惇领兵十万来犯新野,不知可有何拒敌良策啊?”

    刘备道:“战阵兵法非我所长,还需孔明布局谋划。”

    诸葛亮道:“诸位莫慌,我已有拒敌之策。就只怕关羽和张飞二位将军,不愿意听我号令。”

    关羽和张飞互看一眼,默不作声。刘备摆手道:“不会不会,他二人既然军中听令,自然军法如山,谁不听令,我第一个饶不了他。”

    “那就好。”诸葛亮道,“那我便分配任务了。”

    当下诸葛亮便将新野周遭地形说与了众人得知,众人一看他来新野不过短短几日,却已经熟悉当地地形,倒也是佩服。

    诸葛亮的计谋其实不外乎两个字:“火攻!”

    他使关羽埋伏在夏侯惇大军的必经之路上,等待大军过去,却使烧他粮草;又使张飞等待关羽得手,便又去博望城烧了夏侯惇的存粮;又使关羽之子关平、刘备义子刘封二人领兵在博望坡埋伏,等看到夏侯惇兵马到了就放火。

    段大虎却另有一项艰巨的任务:自领前锋出战,见着夏侯惇后只许输不许赢,且战且退,将他大军引入包围圈中。

    “我说诸葛亮啊,你该不会是故意黑我吧?”段大虎抗议道:“我可是一个常胜将军,你让我只许赢不许输还差不多,这只许输不许赢可又是如何打法?”

    诸葛亮笑道:“我知夏侯惇和你熟识,他见是你出战,必然立功心切,想打赢了你,此时你如败退,他肯定不防有诈,就会进了我为他设计的埋伏圈中。除了你,我还真是想不到有谁能担此重任?”

    段大虎倒不似张飞那般一根筋,说道:“好,就按你说的办,我倒看看你这个‘卧龙’是否名副其实。”

    诸葛亮摇着折扇道:“明日战后便知。”

    刘备问道:“先生,他们都出去迎战了,那我干啥?”

    诸葛亮笑道:“皇叔,听说你做饭手艺不差,明日你便为我们大家做一顿宴席,就当做庆功宴吧。”

    “那你可算找对人了。”刘备一挽袖子。

    “我预定一只羊腿。”段大虎嘟囔道,“这几日军中饭菜太素,嘴里都能淡出个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