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守渔阳-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十六章 守渔阳

    当下孔融又大是谦逊了一番,言道小时让梨是一时心血来潮,原算不得什么,只是竟让江湖朋友得知,真是贻笑大方了。

    席间又闲聊了一会儿,孔融还要回房看书,就向我们告辞了。我又托他给我去找了几本侠客笔记小说,放在床头以供消遣。

    俺在路上看了不少笔记小说,于这一文体大有兴趣,孔融府中藏书所讲故事与寻常文章绝然不同,有讲芈八子与义渠王两人缱锩缠绵,后又被秦王看中一见钟情,少不得又有了敦伦之事,直看的我面红耳赤,也有讲嬴政与与其师傅项少龙长相厮守的,无非是将两个男子两两配对,再于龙阳断袖之上加以发挥。再看其他几篇,内容也大同小异,里面竟然多有孔亮的注解,这位公子哥真是口味不俗。

    尴尬的是,赵云也是闲的无聊,让我读这些笔记小说给她听,我读的磕磕绊绊,遇到尴尬之事只能含混带过,她竟也听的津津有味。作为回报,在我练刀时她也会给我指点,据她而言,我的刀法中大有剑意。

    她言道,如我这般练刀,刀法的极致便是速度的极致,天地间至威至快的一刀,胜的是信心,也就是敢死的勇气。这番讲解甚是高明,可我愚钝,终是不能领悟。

    这一住竟就是半个月,孔融过得两日就便来嘘寒问暖一番,照顾的十分体贴入微。只是那孔亮,却是再也没见过,想是还在抄写那论语。

    这一日,孔府请来了当地最高明的郎中,为赵云的双眼揭开纱布,她缓缓睁开眼,我正趴在他的眼前凝视。

    “这是几?”我伸出了两根指头。

    “二!”赵云没好气的说道。

    她眼伤痊愈,我自然高兴,这样一来,我便不用终日跟着她,还要为她读那些没法读的书籍了。孔融也是十分高兴,当日准备了喜宴,庆祝赵云双目愈合。

    席间,赵云起身抱拳道:“孔大人,我兄妹二人叨扰多日,不知大人所托之事为何?我二人自当全力以赴。”

    孔融道:“如此先多谢了,且容我慢慢道来。”他站起身来转了几圈,又请我们去书房喝茶,看来此事非同小可。

    沏好上好的茶叶,孔融这才道:“两位想必都知道黄巾逆贼作乱,朝廷大为震怒。”

    我们都点点头。孔融又道:“这黄巾贼首张角、张宝等兄弟虽然伏诛,但余党仍旧猖獗,动摇朝廷根基。前几日,我接到了都亭侯公孙瓒的求援信,言道黄巾贼势甚众,竟有三十万大军之多。而北地辽西乌丸大人丘力居又联合了张纯等人造反,一时青、冀诸州危矣,公孙瓒将军屡败屡战,但无奈粮草军械等跟不上,不免贻误战机。”

    “孔大人可是要等押解粮草前往北平?”赵云询问道。

    “正是。”孔融道,“连日来我筹措粮草,现已准备妥善。可北海崇尚文治,却无甚武艺高强的将军。这一路去路途遥远,恐路上遭遇黄巾军劫粮,如这批粮草丢失,则幽州将不复于我手。前日里刚好看到两位少侠武艺卓绝,实乃当时高手,又强闻博识,所以才冒昧相请,还请万勿推辞。”

    “孔大人不必烦心,我的家乡常山就在冀州,为国奔波原是我等武林中人应尽的责任,此事就交由我兄妹二人好了。”

    孔融大喜,道:“两位少侠答允护粮,那就太好了!且让我再修书一封,如果可以的话,就请明日出发。”

    “是,宜早不宜迟。”赵云道,“前去战场厮杀,我身着女装多有不便,请大人为我准备一套男装,白衣最好另外我喜好白马银枪,如大人方便,也请一起为我备齐。”

    孔融笑道:“如此甚好。不瞒二位少侠,融擅识人,初见赵女侠举止风度颇像偏偏美少年,偏偏气度沉稳,举止间隐有大将风范,未来实在贵不可言。”

    第二天一早,我们便告别孔融出发了,孔融乘车送我们十里。粮草队伍护送官兵千人,由赵云任押粮官,她一身白袍白铠,手持亮银枪,身下是高头白马,在人群中颇为引人瞩目。我依旧是身背大刀,骑着我的黄骠劣马。

    一路无事。这一日,粮队到达渔阳地界,当地百姓饱受战乱之苦,特拿来鸡蛋、牛肉等物品犒赏三军。渔阳县县令赵穆亲自出城迎接,当日晚,我们就驻扎在了渔阳。赵穆知道赵云乃是常山人士,十分高兴,他也是祖居常山,两人因此很是亲密,饮酒至深夜。

    第二日清晨,却接到斥候来报,黄巾军得知了北海的粮草途径渔阳,率领大批部队特来截杀,约有万余人,目测将于午时到达渔阳城外。赵穆武将出身,却也颇有血性,马上召集人马,就要迎战黄巾。

    “赵县令,敌军势大,我们不用奇谋难以取胜。”赵云道,“在下有一计,不知道可不可行?”

    “贤弟请说。”赵穆道。

    “渔阳城小,且连年遭遇战火久未修葺,恐怕难挡黄巾军攻城。而一旦城破,则百姓危矣。云建议,由我率领一千军马陈兵在城外,待敌军到时不给他们喘息之机,正面与反贼作战。而由县令大人和我的兄弟段大虎各领一军,伏于渔阳城外两侧,听我xìn hào,一起发起攻击,贼兵不知我军底细,则一战而溃。”

    “贤弟啊,向来只闻得敌众我寡,要坚守城池,待援兵前来救援。你这奇谋却是闻所未闻,会不会有风险啊?”

    “用兵之道,在于变幻莫测,岂可墨守成规?”赵云道,“大人放心,有赵云在,必教渔阳固若金汤。”

    “好!有贤弟这句话在,我也就放心了,那就这么办吧!”赵穆一挥手,叫来城中将官,吩咐如此如此。

    日上三竿,士兵们饱食一顿,各自引兵去了。我却没有什么领兵经验,虽只有五百人马,也只得给副官殷勤嘱托:“都给我趴低点,千万不可让黄巾军发现了,听我一声大喝,我们一起冲出。”

    副官却比我还紧张,握着刀的手愣是抖个不停,最后众人齐抖,好似地震一般。

    “抖什么?”我向身边一位士卒大怒道。

    “大人,我抽筋,还总想撒尿……”

    “……”我似乎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再一看,我大惊失声道:“怎么是你?”

    原来这位士卒不是别人,正是孔融的儿子孔亮。这孔亮早就仰慕江湖大侠,一心想出来闯荡一番,见我二人后心痒难耐,又觉呆在家无聊,竟然假扮士卒,混进粮草队伍跑了出来。我一看这拖油瓶来了,正欲好生责骂,只听得这厮跟我掉书袋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我本就身在江湖,何谈是跟着你们出来闯荡江湖?”

    中午时分,我面前杂草的影子又缩短了几分,忽然远处鼓声大作,看来是黄巾军到了。我和赵云约定击鼓为号,当下更不迟疑,大喝一声就冲了出去,一看身后竟然连一个人也没有。

    “今日不去冲杀,家中老幼可就死定了!”我大骂道。

    士兵们才呼喝一声,随我冲到阵前。未到两军战场,只见人群中白浪滚滚,一个白马将军左冲右突,矫若惊龙,所到之处黄巾军纷纷退让,却不是赵云又是谁?我只道她剑法通玄,却不料这枪法也是鬼神莫测。我们左右两路夹击大军实际上也就各五百人到了,黄巾军更是慌乱,以为中了埋伏,直乱成了一锅粥。

    我抡起大刀,左劈右斩,但一想到自己是太平道传人,却也不欲伤了自己人性命,只杀的黄巾军纷纷夺路而逃也就罢了。这一战,直杀了三个时辰,赵云香汗淋漓,却依然勇不可当。我暗自乍舌,早就听说赵云勇冠三军,今日一见其上阵杀敌,果然名不虚传。

    可是,她在我心中,不是那个冷面又长的很好看的姑娘吗?

    黄巾军领着残兵败将退去了,我们清点军械马匹,却也杀了两千人头,战马二百匹。赵穆自是十分高兴,挽着赵云手激动万分,左一声贤弟,又一声将军,十分殷勤。

    我暗付,这赵大人要知道赵云是位女子,不知道又要作何打算了。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