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夏侯惇的枪法-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一十五章 夏侯惇的枪法

    夏侯惇有狼性,见真的八面埋伏,不进反退,大喝道:“众将士,随我杀出重围,直奔新野!”

    挥手间,挺枪又杀了十余名新野士卒。

    却在这时,看到前方一人,手持大刀,正冷冷地看着他。

    正是终南山小道士段大虎。

    夏侯惇只听过段大虎的传说,却并没有亲眼见过他的武功。因此,他觉着这个少年,杀的斗不过是无名小卒。乱世之中,欺世盗名的武将太多了,到头来上了战场,不过都是一个死!

    遇到了他夏侯惇的,也只能怪命不好。

    此时,夏侯惇已经在叹息段大虎的命不好,他峻伟的容颜冷如冰雪。他将白缨素杆三棱瓦面枪枪插在身旁,负手而立,精电般的眼神望进仍是少年的段大虎的眼内,淡然道:“我这shǒu qiāng法叫‘烈火枪法’,讲求一往无前,全力以赴,你真要和我打?”

    “说不得,也只能试试了。”段大虎吐出口中的芦苇草。

    火光中,夏侯惇长空飞刺段大虎,一出手就是烈火枪法中的绝招“烈火燎原”!

    烈火枪法是夏侯惇赖以成名的绝技,其枪法分为三十二势,每一势都针对不同的对手和招式,但终归只有一点相同,就是出招一往无前!

    夏侯惇手中的刚烈枪在他的内力催动下,逐渐转为红色,虽然周边大火燎原,但他的枪依然灿若红日。

    一股炙热如火的杀气立即笼罩了段大虎。他见过不少使枪的高手,有使方天画戟的天下第一猛将吕布、也有使矛的纵横无匹的张飞,也有匈奴黑榜中排名第一的魔头于夫罗,但都没有如此凌厉的杀气。

    这种杀气,是shā rén无数的煞气,是一股冷凝如冰似雪的萧瑟冰凉之气,远处的新野士卒感受到了他这一枪,便已经生出了心胆俱寒的可怕感觉。

    仅凭这一枪,段大虎就知道夏侯惇是个高手。有些高手,不与他对敌之时,感受不到他的凌厉气机和杀机,但一旦站在了他的对面,这种高手之间的压迫感才如影随形。

    刀枪一碰,二十丈之内气机以二人为中心,荡开了一个圆圈,周边的士卒赶紧推开,烈火亦为之一滞。

    夏侯惇的枪法确已臻达凡人体能的极限,任何一个动作,动作与动作之间,都是完美无瑕,不露任何弱点破绽。段大虎心中暗付:夏侯惇的枪法重在一往无前的枪势,要想击败他,就得杀了他,这种霸王之枪便是一把双刃剑。

    记得师傅曾评论天下枪法,有一种枪便是夏侯惇的枪,枪法“刚烈”,使枪者因为枪法而滋生自信,即使面对再强大的对手,一枪在手便必须有必胜的决心和气势,方能发挥出枪法中的最佳威力。

    此战,最有可能的是段大虎反而伤在夏侯惇的抢下。一念至此,豪气顿生,夏侯惇能拼命,段大虎又何尝不拼命?

    一击而退,两人位置互换。此时他和夏侯惇离有百多步的距离,两人以同一速度冲刺迈进,宛如预先约好似的。整个战场之上的厮杀似乎都鸦雀无声了起来,出了火烧芦苇的猎猎作响,和夹杂在吹过草原长风中的马嘶骡鸣,天地一片肃杀。

    还有十步!

    段大虎一刀卷龙壁,大刀翻滚直刺而出,刀势成一线,奔向夏侯惇的咽喉。这一刀,段大虎的长生诀已经运转至顶峰,神识一片清明,夏侯惇的枪法好似也慢了起来。

    “嗤嗤嗤嗤!”

    夏侯惇的刚烈枪弹上天空,化作无数枪影,形象姿态威猛至极点,尽显当世名将不可一世的气概,令人见之心寒瞻丧。

    此时,战场上的形势已经接近尾声,在诸葛亮的火攻之计下,夏侯惇虽然有十万精兵,但从一开始就陷入重围,被大火一烧乱了阵脚,大部分兵马死的死、逃的逃,只有少部分曹兵还在负隅顽抗。

    夏侯惇的先锋铁骑也伤亡大半,但夏侯惇不退,他们也不退!

    段大虎遇勇愈勇,他擎起大刀踏入战圈,漫天的枪影消去,刚烈枪真身现形。夏侯惇身体微蹲,以右手握着枪尾,直指星空。

    段大虎也不管他要使出什么招式,将断瀑刀运用到了斜撩之中,一刀饱含气机的霸气一刀应手而出。

    蓦地刚烈枪从高处落下,到枪锋遥对屠龙宝刀刀锋的刹那,夏侯惇改变单手擎枪的握枪法,变为双手持枪,人枪合一,夏侯惇如如离弦之矢,以惊人的高速向段大虎标刺而去。彷似草原星空、天和地,全被此能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枪牵引,这在真气积蓄至顶峰发出的一枪,实有无可抗御的威势。

    刚烈枪有枪势三十二,一去不回最**!

    长枪本就占据优势,可夏侯惇将长兵器和重兵器的优点发挥致尽,只要抢得一线的上风,可乘势追击,直至对手落败身亡。

    段大虎嘿嘿一笑,他等的就是夏侯惇的这一枪,长枪一去无回的这一势,便能让长兵器的攻击进入到了内圈之中,段大虎横刀大喊一声:“挡!”将夏侯惇的长枪挡在了刀背上,退二十步!

    但他退的时候起了一脚,重重蹬在了夏侯惇的胸前。夏侯惇一击不得手,疾退五百步,但段大虎此时蓄势一刀已出,从下往上以一个充满了某种无法形容玄理的弧线,疾挑夏侯惇手中刚烈枪。

    红透了的刚烈枪慢慢变成了白色,段大虎一记大喝,当头朝着夏侯惇劈下,此时近兵相接,夏侯惇一招“举火燎原”挡住大刀,却被这一刀劈断了他的成名wǔ qì刚烈枪!

    夏侯惇急忙一侧身,刀气不止,划破了他的铠甲,在他的脸上划出了一道刀疤来!

    段大虎一掌打在了夏侯惇的额头,夏侯惇如断线风筝直往己方抛掷,落地后直滚往地上,翻翻滚滚十多步,始跳将起来,手上仍握着刚烈枪,但只剩下枪柄,枪锋两尺多长的另一截,消失得无影无踪。

    “都督!”夏侯惇的贴身死骑如雷奔腾,在了他的身前。

    夏侯惇喉头一甜,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来!

    “好刀法!”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