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黑甲人-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一十六章 黑甲人

    先锋铁骑冲杀而来,段大虎收刀,矮身,双掌分别击在冲锋而来的两骑前胸身上。

    两匹马顿时马失前蹄,摔倒在地,两名士卒挺枪刺来,被段大虎一记“仙人抚顶”硬生生拍死在地。段大虎继续前方,冲入铁骑队伍之中,他伸手一拉,将黑衣黑甲的兵卒拉倒地上,被乱马踩死。

    先锋铁骑继续护卫夏侯惇,悍不畏死!

    段大虎拾起一长枪,随手一抖,却也有魔音铮鸣。长枪抛出,又刺透了五人。

    却在这时,十余名铁骑兵纷纷刺在了段大虎的身上,但他大金刚体魄,岂是一般士卒能破,他将长枪夹在双腋下,双腿千斤顶,就这般在原地旋转了起来,初时缓慢,慢慢转成了一个大圈,将十余名士卒托于地下,长枪在他内力激荡之下,遇者莫不口吐鲜血而亡。

    逼近夏侯惇二十步!

    先锋营中一将军是夏侯惇的死士,他挥舞大锤而来,大喝一声:“休伤夏侯将军!”

    他所骑黑马尤为熊健,风驰电掣而来,气势如奔雷。这员武将使一手链子锤,匹马朝着夏侯惇胸膛踩下功夫,他一铁锤狠狠砸下,千斤之力砸向段大虎头部。

    “找死!”段大虎冷哼一声,施展逍遥游身法,身如闪电,到了那人身侧,一把抓住了他的右手,链子锤神奇地到了段大虎的手上,他一运内力,就将链子锤抖得笔直,一锤砸在了马头上,那骏马都来不及哀鸣一声,便软瘫在地。

    那黑衣将军却也强横,wǔ qì既失,凭着自己天生蛮力,抓起马尾高举过头顶,将死马摔砸向段大虎。但他刚刚举起死马,段大虎就将一记流星锤嵌入了他的胸膛,只见那将军双眼凸起,死不瞑目。

    夏侯惇被刀气所伤,口中犹自吐血不止,他紧握半截刚烈枪,大喝道:“夏侯惇在此,今日死战!”

    半截长枪举起他的残余内力,脱手而出,如利箭突刺,飞向段大虎。这一枪融入了夏侯惇的全部精气神,一枪之威,犹如晴空霹雳!

    段大虎倒也是不敢小觑,运力于双掌之上,物质如爪,竟然要硬生生接住这截断枪。

    来枪未到,由白转红又转紫的白色银枪发出炙热的气流,穿透空气中发出“嗤嗤”的声响。

    段大虎终于抓住了枪身,却被那一往无前的罡气逼退,一步、二步、三步……二十五步!

    他伸掌下压,将断枪钉入地下,“轰隆”一声,地下泥土飞扬,竟被砸出了一个两丈宽的深坑。

    这时先锋铁骑早已将夏侯惇扶上马背,支起重重盾牌防止段大虎追击,护送夏侯惇向着黑暗中逃离而去。

    段大虎飞起,一刀“断瀑刀”向着盾墙猛砸而去,刀上的气机凌厉,一招便劈开了盾墙,将那坚固的盾牌劈开了一刀裂缝,刀气继续刺入,背后的死士也都胸膛被划开。

    一瞬间,又杀了十余人。

    段大虎还待再追,忽然一个全身黑铠的巨人伸长戟而至,一戟砸向段大虎右肩,段大虎一惊:“曹营之中还有如此高手!”

    只感觉长戟戟风呼啸,竟然颇有吕布方天画戟之威!

    段大虎不敢怠慢,猛然抽刀和他硬碰了一记,黑甲人身体只是抖了抖,段大虎却双臂一阵酸麻。那黑甲人却不换气,又是一戟兜头猛砸而下,段大虎也被激起了雄心,骂道:“狗日的就不信了!”

    运足了长生诀内力,又是一记兵刃相交。

    这一撞,段大虎屠龙刀差点落手,他死死抓住,但虎口已经被震裂。

    可那黑甲人,又是一戟砸下,中间竟无半点空隙。段大虎大骇,在地上一滚避开了此戟,那人却也不追击,慢吞吞隐身于黑暗之中。

    “喂,你是谁?”段大虎提起内力问道。

    黑暗中却无半点回音。

    这时只听得刘备长啸一声,运足内力喝道:“夏侯惇,回去告诉曹操,让他不要记挂荆州,免得有来无回!”

    ……

    ……

    博望坡一战而胜,众人皆是大喜。此一役,缴获了马匹和军粮无数。众人收拾战利品回到了新野城中,诸葛亮早已吩咐农夫准备好了好酒好肉,犒赏三军。

    张飞看到诸葛亮,抱拳道:“诸葛军师,此前是俺对不住你。你确实神机妙算,俺看你年轻还不信,此番是彻底心服了!”

    诸葛亮道:“但求将军不要再拿大粪泼我,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众人均是大笑,登时载歌载舞,大鱼大肉了起来。

    段大虎和诸葛亮商量道:“军师,我刚才差点生擒夏侯惇,却出来了一位黑甲人,也不知道是何来头,武功竟然好的出奇,却也不知道他的来历。”

    诸葛亮详细问起了那个黑甲人的样貌特征等,当下,段大虎就仔细给他说了一遍,问道:“军师,你可知道这是何人?”

    孔明面有忧色,却是沉默不语,隔了半晌才道:“昔年关羽大战颜良,颜良身上穿了一套红甲。这红甲颇为古怪,但颜良死后此甲便无踪迹。据我所知,这红衣符甲乃是秦时阴阳家之物,用上之后无坚不摧。但是此甲的负面作用却也是十分巨大,即用甲之人都会被符甲吞噬心智,变成一个shā rén机器。听你如此一说这个黑甲人,颇有当年阴阳家符甲人的特征。我并未亲见不能确定,但总之下次你要再见他,一定要格外小心。”

    段大虎点点头,此时想起那黑甲人犹自心有余悸。但他上次在与曹仁大战时,遇到的黑袍,与这次的黑甲人,总觉得有一些神秘的关联。

    在来到荆州之后,却忽然掉进了一个漩涡之中,让段大虎总有一些不安的预感。

    山雨欲来风满楼。

    刘备喝的满脸通红,却犹自举杯道:“诸葛先生,这一仗打的漂亮,你智谋无双,这次可是杀了曹操的锐气了!”

    诸葛亮笑道:“都是各位将军奋力向前,不然我一介书生,又能如何?”

    刘备又向段大虎道:“贤弟啊,你勇猛无敌,把夏侯惇打的夹着尾巴跑了,这次可给了他一个教训!”

    段大虎道:“这次没有能生擒夏侯惇,怕就怕,曹操自己马上就要来了……”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