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江南-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一十七章 江南

    夏侯惇一路躲躲藏藏,养好了伤势,才会到了许都城中。无颜去见曹操,只得赤着上身背负了荆条,去向曹操请罪。

    曹操早已得知了博望坡一战的情况,见着了夏侯惇登时大怒:“夏侯惇,你从小熟读兵书,怎么能不知道林木茂盛的狭窄之处要提防火攻?”

    夏侯惇独眼哭道:“大哥,都怪我小瞧了段大虎,中了他的诱敌之计啊!”

    “哼!你向来自负,见段大虎和我私交好,就心存嫉妒,以为我不知道?战阵之上,见着了段大虎,就是刀山火海你也要去闯一闯的吧!”曹操一脚踢在了夏侯惇的身上,将他踢到在地。

    “哥啊,我错了,你惩罚我吧,死了我也认。”

    “你确实该死!我这般看中你,赋予你都督重任,率领十万精兵去讨伐荆州,可你呢?连个襄阳城都没到,就被拦在了博望坡,十万人马全军覆没,你……你……就是十万头猪,也不会一夜之间就被杀没了!”

    夏侯惇抱着曹操的腿大哭。

    曹操怒气平息了一些,说道:“你还有脸哭?段大虎那小子你以为他傻?他比你不知道聪明多少倍?!关键时刻哪一次不是他力挽狂澜,有没有他没做成的事?你盲目嫉妒于他,却不知道他的优点所在,反而骄兵致败,真是丢尽了我的脸!你是我亲兄弟,我才给你说实话。”

    夏侯惇低头道:“大哥,你放心,我都知道了。”

    曹操命令道:“快把衣服穿上,一个大男人丢不丢人!传我号令,所有校尉以上的将军到大帐候命,我要亲自去讨伐荆州!”

    命令很简单:“起兵五十万,分五队,讨伐荆州!第一队是曹仁、曹洪、第二队张辽、张郃,第三队夏侯渊、夏侯惇,第四队于禁、李典,曹操自领第五队,每队各引兵十万。许褚为先锋,领兵三千,率先启程。”

    孔融自北海郡守任后,因为年迈又无心战事,迁往许都定居,任太中大夫。知道曹操要去讨伐段大虎和刘备等人,念及以往几人在北海的交情,找到了曹**谏:“刘备乃汉室宗亲,未有对不起朝廷之事,伐之为不仁;段大虎乃丞相结义兄弟,对大汉朝廷多有功劳,伐之为不义!孟德,你又为何要行此不仁不义之事?”

    曹操很生气,后果很严重,骂道:“你不过是个座谈客,知道什么国家大事,安敢妄议朝政?来人啊,将孔融给我乱棍打出!”

    孔融一看也是来了脾气,名士就得有名士的范儿,威武自不能屈!一路从曹操的丞相府骂到了自己家中。结果又被小人告到了曹操处,曹操大怒,派兵捉拿孔融。

    话说孔融之子孔亮字庆东,也是颇有骨气。知道父亲被捕,朋友们劝他快跑,孔亮悠哉道:“倾巢之下岂有完卵?”于是,和父亲慷慨赴死。

    这花花公子纨绔了一辈子,却也英勇了一回,终于圆了他的侠客梦。孔融生前人缘颇好,许多当世名士都前去为他凭吊,曹操吹胡子瞪眼,也无计可施,总不能一股脑全杀了。

    曹操虽然当了丞相,但总是纨绔子弟出身,整人自有一套。这次却叫了荀彧来,低声吩咐道:“你把意图造反的那些名士都给我记住了,等我出兵走后,一人给我暴打一顿,等伤好了再打。”

    荀彧面露难色,道:“丞相,这……妥当吗?”

    曹操道:“有啥不妥当的?给我打!”

    荀彧点点头。

    曹操挥一挥手然他下去了,叹息道:“没有段大虎那个小子在,干点阴人的缺德事还真是不趁手啊。”他喃喃道:“我这次发兵去攻荆州,也是为了拿下江东,为了一统天下也只能如此了。你小子可别就死了啊!”

    ……

    ……

    新野。

    段大虎正坐在案前看书,这本书讲的是秦王朝的兴衰史,里面除了大谈治国之道,更少不了一些民间的传说,他因此也算看的津津有味。

    忽然,后背一凉,连打了三生喷嚏。

    “也不知道是谁想我了?”段大虎喃喃道。

    自许千雪来到新野失踪后,一连几个月过去了,却是音讯全无,这让段大虎颇为恼怒,堂堂一个大měi nǚ却怎么就不见了?实际上,在他心中,却早已将这个喜欢穿黄杉的姑娘,当成了自己的娘子。

    她这一走,他一半是挂念,一半却是担心。偌大个江湖,也不知道她怎样了,会不会有危险呢?

    又想起了赵芸,也不知道她去了江夏,黄祖兵败之后她又如何了;呼延青青,去了鲜卑当了公主,又是鲜卑的巫女,不知她现在过得可好?

    那个亦正亦邪的魔头慕容碧呢?要不是她那日舍身相救,自己早就已经死了。可是,她又为何要救自己,于夫罗死后,她又独自去了何方?他摆脱呼厨泉为他寻找慕容碧的下落,却隔了这么久,始终渺无音讯。

    在这个乱世之中,段大虎下山以来从一个懵懂的小道士,结识了如此之多的红颜,可她们就如镜中花水中月一样,一会儿离自己很近,一会儿却又是那么遥远。

    人在江湖,总是要多很多的牵绊吗?

    忽然头脑之中想起了那首初见萧寒衣时,他吟诵的诗词:“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欢快的节奏之中,自己却又像那鱼儿一样,始终和自己想要的人儿天各一方。

    段大虎正自思虑间,忽然一阵清风吹过,烛光被轻风吹动,淡淡地闪烁。

    “谁?”段大虎警觉道。

    帐外进来一人,笑靥如花,正是赵芸。

    段大虎大喜,扶住她的胳膊道:“芸妹,你回来了?江夏失守,我还担心你去了哪里呢。”

    赵芸调皮笑道:“你才没有担心我,是在担心你的雪儿mèi mèi吧。”

    段大虎脸上一红,幸好脸黑掩饰得当:“雪儿mèi mèi这些日子不见,也是担心。但是,你我也担心呢。”

    赵芸俏皮一笑,问道:“真的?”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