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火烧新野-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一十九章 火烧新野

    这几天,曹仁的右眼皮跳得厉害。他征战多年,从来没有这么发慌过。上次败走樊城,这是他近年来屈指可数的败绩,因此,将近新野城,曹仁却有些莫名其妙的惶恐。

    在曹操军中,他的武艺不是最好的,但曹操曾说了一句话:“我不在时,曹仁可为帅。”这句话只说了一件事,那就是曹操觉得,曹仁是个帅才。

    大将虽多,但可为帅者寥寥。

    “哥哥,我看你心神不宁,可是心中有事?”曹洪看着身边的曹仁问道。

    傍晚时分,两人一同前去巡营,秋风瑟瑟,曹仁便有些流露出的忐忑,因此才有了曹洪此问。

    “子廉啊,这场仗本来是稳胜之局,但却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比赤壁之战时还要紧张,难道真的有变数?”

    曹洪笑道:“哥哥,你最近可能没睡好,有些心神不定。谅那段大虎和刘备能翻出多大的浪来?”

    “你对段大虎了解多少?”

    曹洪略一沉吟道:“说实话,段大虎此人颇有些神秘莫测,好似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但却能洞悉利害,又似乎尽知天下事。更重要的是,他为人极有义气,武功又深不可测,是难得的一个英雄。”

    曹仁点点头道:“这人来历不明,但在丞相麾下这几年,几乎无往不胜,是个英雄!此番和丞相作对,我总有种不详的预感,他有朝一日会成为丞相的大敌,甚至……甚至是与丞相共争天下。”

    “不会吧,他有这么厉害?”曹洪惊讶道。

    “天下九州,丞相独得其五,现在天下诸侯可以一争的,不外乎西凉马腾、荆州刘表和江东孙权,此次我等起兵五十万,丞相的态度很明确,就是先拿下荆州,再攻取江东,平了这两处,则天下大势尽在丞相掌握之中。但怕就怕此战失利,反而会对大局造成影响,因此,此战成败其实不亚于官渡之战。但我担心的是,丞相此战太过于志得意满,俗话说骄兵必败,虽然此时说这个不吉利,但我等作为阵前大将,却也须事事谨慎,方能不辜负丞相的重托啊!”

    曹洪抱拳道:“一切尽听大哥吩咐,此战一定拿下新野!”

    曹仁道:“新野小县,却连挫我大军锐气,于整个战局气势不利。明日,我率前部和许褚将军会合,在丞相大军未到之前,一鼓作气攻下新野!”

    “好!让我去会会段大虎。”曹洪摩拳擦掌。

    “一切小心!”曹仁拍拍曹洪的肩膀。

    ……

    ……

    当日晚,曹仁早早就睡下了,睡到三更,却听得一声炮响,外面喊杀声大作。曹仁不慌不忙穿上衣服,心中冷笑:“都说诸葛亮用兵如神,原来也不过是如此。”

    原来,下午时分他见旗杆无故从中折断,早已吩咐曹洪做好准备,防止段大虎率人前来劫营。此时,听得外面喊杀声四起,因此也并不慌乱。

    隔了半晌,才有一名士卒来报:“禀告将军,有新野兵前来劫营。”

    曹仁道:“嗯,杀了多少人?”

    士卒却面有难色,说道:“回禀将军,一个也不曾杀了。”

    “怎么会?”曹仁唰地站起。

    “有四路人马前来劫营,分别是段大虎、关羽、张飞和赵云,可他们只到寨子门口,摇旗呐喊一番,就再也不进来了。因此……曹洪将军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不知他们有何企图,因此按兵不动,特让小的来汇报将军。”

    曹仁仰天闭目思索半晌,突然睁开眼,道:“不好,他们跑了!”

    他拿起刀剑,命令道:“传我将领,大军连夜开拔,直杀新野!”

    天微亮,号角声响起,曹仁、曹洪率领十万大军急奔向新野,然而,大军行进缓慢,因此曹仁又让许褚的先锋部队径直前往新野一探究竟。东方的太阳刚刚升起,许褚的探马就回报:“段大虎等人已经弃城而走,新野已经是一座空城!”

    曹仁本来下定决心要和新野诸将一战,一雪日前樊城之耻!他料想过诸般可能,但唯独没料到,这帮人竟然弃城跑了。这让曹仁很生气,就像别人扇了你一耳光,你约起了一帮好汉气势汹汹要来找他报仇,最好是当众让他跪下自扇耳光之时,却发现已经找不见人了。

    “懦夫!”曹仁大骂道。

    他将长剑一挥,下命令道:“下令三军轻骑前进,中午之前一定要赶到新野!”

    下午时分,当“曹”字大旗插上新野城楼,夕阳将它的影子拉的细长,曹仁终于率军赶到了新野城。

    一众士兵赶的疲累,也无成就感,纷纷坐下歇息。曹仁吩咐道:“今日就在新野城休息吧,埋锅造饭,让大家吃顿饱的,明日再向襄阳进兵。”

    吃过晚饭,曹仁正在新野县衙中看书,忽然小兵来报:“将军,城中忽然起火了,众人乱成一团。”

    曹仁笑道:“莫不是下午没吃饱,一些士卒又在百姓家去造饭了?失了火扑灭就是,不必惊慌。”

    斥候下去了。

    可没过一会儿,又有斥候来报:“将军,大事不好了,城门口堆满了干柴,也是着火了。”

    接着,连着几路斥候来报,新野城西、南、北三门均着了火,城中也是民房均着起了火,趁着西风,满县尽是火光,天地之间通红一片。

    曹仁心惊,赶忙披挂上马,引着众将冒火寻路而走,直被熏的如庙里的菩萨,火烧火燎。沿路看见许多士卒衣服上都着了火,在地下翻滚不止,惨嚎声响彻了整个新野城。

    斜刺里,一名士卒被火烧的已经看不见面目,从一处民居中冲出来,拦在了道口,喉咙里格格有声,却说不出话来。曹仁马匹一惊,将他差点掀下马来,曹洪奔上前去,一枪将那着了火的士卒挑起,丢在了四丈开外。

    “哥哥,东门无火,我们向东门杀出。”曹洪急说道。

    “好,就去东门!”曹仁已经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见着了火光就心惊肉跳。

    刚到东门,却见一队人马衣甲鲜明,领头的白衣白甲白马的将军正是赵芸。赵芸匹马向前,冷冷道:“曹仁大将军,我已恭候多时了!”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