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曹操进了襄阳城-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二十一章 曹操进了襄阳城

    古道快马,雷霆阵阵般掠出,段大虎率领三千铁骑突袭襄阳!

    火烧新野,赵芸奉命堵住东门,关羽、张飞各自埋伏,挡住曹操大军的第一波攻势,而让段大虎出其不意,拿下襄阳城,这便是诸葛亮之谋。

    刘备宅心仁厚,不忍抛弃新野百姓,携带百姓连夜朝着襄阳城而去。

    诸葛亮自己去了江夏,联络刘琦出兵共守襄阳。

    段大虎飞奔着,脑海中浮现出诸葛亮临别时的话语:“主公,曹操携五十万大军前来征伐荆州,此战对荆州志在必得。而荆州能不能守得住,看谁在襄阳。现如今幼子刘琮为襄阳之主,而蔡瑁、蒯良、蒯越之辈,皆为贪生怕死之徒,见曹兵势大,必然举荆州不战而降曹操,如此,则荆州不保。一旦如此,则江东亦危矣!天下三分大计,将化为乌有,今后,天下姓曹不姓刘。”

    然而,面对着曹操的来势汹汹,东吴的孙权却并没有任何举动,而是选择了坐山观虎斗。

    此一战,胜败在襄阳!

    飞骑急奔,晌午时分便已经到了襄阳城下,只见城门紧闭。城楼上也是一片寂静,连守卒也不见半个。

    段大虎横刀立马,大喝一声道:“蔡瑁何在?快出城来和我一决雌雄!”

    他此时已经内力深厚,这一声却是震得城楼之上乌鸦昏飞,一片萧瑟之情景。但终究是无人应答。

    段大虎大怒,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声命令道:“众位将士,随我攻门!”

    此时,却听得一声炮响,城楼上战旗林立,上面却写了一个大大的“曹”字。一人身穿红衣红甲,大声笑道:“贤弟,你来的晚了,襄阳城已经被我夺了!”

    段大虎一惊,抬头看去,城墙上所站之人正是曹操。

    “曹兄,你怎地能赶在我前面?”段大虎愕然问道。只是这话就像是拉家常,却不像是阵前交涉了。

    曹操极是得意,大笑道:“我派许褚好曹仁走大道,正面袭击新野。而我其实早在三天前就已经抄小道来到了襄阳城下,刘琮早已给我递了降书,可惜神机妙算如诸葛孔明,也一样被蒙在鼓里。我早已料定了你要偷袭襄阳,此番却是中了我的算计!”

    段大虎大骂道:“刘琮你个小儿,白白将你父一生基业拱手于人,岂不知刘表当年也曾单骑入荆州?”

    曹操叫道:“贤弟,你也别浪费力气了,今日之事当如何啊?不如投降于我,你要是答应一句,我便分半边江山给你,让你永镇荆州!”

    段大虎大喝道:“拿箭来!”

    身后士卒赶忙递上强弓,段大虎拉满弓一箭向着城楼而去,一众士卒只听得长剑锐啸,去势如流星,擦过曹操的脸颊,将一面曹字大旗射断在地。

    这一箭,竟然射了有十丈之遥!

    曹操大惊:“你要干什么?”

    段大虎道:“大哥,借此箭向你说明,我永不可能再回你军中了。这天下便是插满了你曹字大旗,我也要一箭折断,和你共争天下!”

    曹操毕竟当世枭雄,不怒反喜道:“好,有志气!这才是我认识的段大虎!”

    他接着问道:“诸将,谁愿出阵,为我迎战反贼段大虎?”

    ……

    ……

    新野。

    东门。

    赵芸左手握剑,剑出如龙,一剑就在许褚毛茸茸的胸膛上刻下了一个闪电,许褚抗住了这一剑,不退反进,一把将赵芸甩了出去。

    赵芸背靠上了一颗大树,大树从中折断。但她仅是用长剑一点地下,便立即跃起,身法快如闪电,穿过曹仁兵卒前时,剑光四起,瞬间又杀了四人。下一瞬间,她已经站到了东门口。

    挺直脊梁,阳光冰冷。

    “许褚将军,领教了。”赵芸冷冷道。她翻身上马,命令道:“撤!”

    五百士卒早已目瞪口呆,此时没有半分犹豫,跟在赵芸身后撤退而去。

    曹洪大怒:“众将,跟我追上去,杀了这个小白脸!”

    曹仁伸手一拦他道:“别追了,还追什么追?没看她和许将军一场血战,犹有余力!”

    曹营一众将士出了东门,聚拢士卒。被烧死在新野城中的士卒十之有三,曹仁虽觉沮丧,但依然安慰众人道:“虽然此番中了贼人的奸计,但主力仍存,我等休息一场,整顿士卒,定去杀了刘备等人!”

    此时已经是四更时分,曹军众人自相踩踏,又被糜芳等人率军追赶,早已经人困马乏,焦头烂额,此时到了新野城边的白河边上,一众人疯狂扑上,喝水的喝水,喂马的喂马,个个逃得厄运,也都纷纷大笑了起来。

    忽然,大地一阵震动,似乎遥远处山崩地裂一般,却又似万骑奔腾,声势煞是骇人。众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顿时都是呆立在地。

    一人突然指着前方的一线白色大叫道:“曹将军,你看!”

    曹仁顺着士兵的食指看去,白河上游有一线潮,似乎惊起了惊天巨浪,正朝着众人落脚处奔流而来。

    曹仁脸色大变,顿时面如死灰,喃喃道:“完了,全完了……”

    大浪瞬息而至,水势滔天,无形的巨力将一众士卒扑倒,吹向了更黑暗的远方。中间还夹杂着几句惨叫:“救命啊,我不会游泳!”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北方的士卒,大多都是不会游泳的。

    曹仁骑在马上,引领着士卒往水缓处而逃,只跑的马都大口喘气,方才停歇。

    原来,诸葛亮吩咐众人夜间虚张声势劫营,只是为了给曹仁假象,新野城兵马已退。因此,曹仁才率兵奋力追赶,直至新野城中。却又暗自吩咐心腹士卒藏于普通百姓家,就在夜间放起火来,他们退出之时,新野城中已经遍布了干柴个火油,更遇到夜间西风猛烈,顿时便将新野烧了个一干二净,自然也就烧死曹兵无数。

    又故意留了东门给曹仁等人逃走,让赵芸lán jié个一时三刻,好让关羽赶去上游决了白河堤坝,趁着一众士兵刚逃出大火口干舌燥之时,却放水又淹死了许多曹兵。

    这样一来,曹仁所带一路的十万兵马,十去其七,也个个哭爹喊娘,早已没有了半分斗志。

    然而却在此时,一个杀猪的领兵拦在路中,气势汹汹大叫道:“燕人张翼德在此,曹贼快来纳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