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鬼公公-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三十五章 鬼公公

    我招呼起黑子,也不去管那铁锤的大铁锤,便抱着他赶忙去往墨家住处,去寻那墨家医仙华佗先生,想来也只有他或能解此毒了。

    我原本就不认识路,也只能靠黑子引路,正行之间,却只见萧寒衣和许雪儿正在外面交谈,我大声叫道:“萧兄,快来帮我,出人命了。”萧寒衣闻言一惊,道:“啊,怎么回事?”

    “你先别问了,快带我去找华佗先生。晚了铁堂主性命不保。”

    萧寒衣也是惊慌,便领着我们一起往华佗的屋子中走去。刚拐过一个回廊,却只见一个邋遢老头正在匆匆行走,那不是萧泪血又是谁?

    “师傅,你回来了?”萧寒衣一惊,上前问道。

    “唔……”萧泪血显然心不在焉,把大手一挥,又径自走了。这老头子不可以常理猜测,我也习以为常,只是萧寒衣脸上却阴晴不定。

    进了屋,华佗也不问缘由,赶忙为铁锤银针渡劫,封闭住了他的经脉,然后又用力挤出他手掌上的脓血,果然腥臭无比。最后,才拿出解毒药敷在上面,又上了金疮药以布带包扎。

    “幸好你们来的及时,要再晚上半个时辰,铁锤这条性命可就难保了。”华佗道。

    我这时才向华佗先生讲起了种种事由,华佗也不知何时机关城内竟然潜入了此等高手,让我们赶紧去禀告钜子。我斜眼看向萧寒衣,却见他一直神色有异。许千雪冰雪聪明,也看出了不对,问道:“萧公子,你是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对吗?”

    萧寒衣这才道:“刚才在路上见到了我师傅,他这人虽说一向洒脱不羁,但遇到我的时候肯定会又打又骂,万万不会如此安静。可我见他神色匆匆,似乎有什么大事,我自幼跟着他,从来未曾见过他是这等模样。所以感觉奇怪。”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感觉不对劲起来。那老头子就是个话痨,哪能见了徒弟不说一句话的?

    “萧兄,我们这就找萧老前辈去问个清楚,看看能否帮上什么忙。”我安慰他道。

    “如此甚好,谢谢段兄了。”

    我便嘱咐黑子将今晚所见前去告知钜子,便和萧寒衣、许雪儿两人一起去找寻他师傅。按照萧泪血刚才走过的方向,寻到了他的住处,却只见烛光也未点燃,萧寒衣叫了几声,屋中并无人应答,萧寒衣推门进入,却还是一副萧泪血离开时的模样。

    我们又挨着寻找,刚好遇到一位执勤的墨家弟兄,告诉我们说萧老前辈往机关密室去了。我们便又赶往机关密室,只见门大开着,萧泪血正拿着一副白色卷轴,刚要出门而去。

    “师傅,您老人家在干什么?”萧寒衣截住了他,问道。

    “咳咳,为师有要事,你不必打扰。”那萧泪血低声回答道。

    “师傅,你拿的可是墨家机关城的图纸?”萧寒衣紧追不舍。

    “让开,你瞎操什么心!”萧泪血有些愤怒。

    那边却只听得“铮”的一声响,却是那萧寒衣抽出了腰中长剑,用长剑指着萧泪血道:“你到底是谁?”

    我一看愣了神:这是什么状况?正想你师徒虽然脑子都不太正常,但也不至于拔剑相向。正欲安慰几句,却只听得那“萧泪血”笑道:“乖徒儿,你难道想杀了师傅吗?”

    “哼!”萧寒衣挺剑就刺,招招都在要害。我越看越不对劲,问道:“萧兄,你这是怎么了呀?”

    “段兄快拦住门,别让这厮跑了,他不是我师傅!”

    我仔细看去,这明明是萧泪血无疑。可萧寒衣既然说了,我也只能拔刀守在门口。却只听得许千雪轻叱一声,舞起峨眉刺加入了战团,和萧寒衣两人夹攻起那老头子来。

    “住手!”门外传来一声轻喝,只听得一人骂道:“你个小兔崽子,你那一招有凤来仪要是往左半寸,早就在他身上刺了个窟窿还有这招一点寒梅,要是再向下沉一点,他的命根子还能在吗?真为为师丢脸啊!”

    说话之间,门口又出现了一个老头,我一看,这怎么又来了一个墨家大师萧泪血?我这边看看,那边看看,竟然分辨不出真假来。但听刚进门那人说话的口气,分明这个才是真的。

    老头子站定,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道:“鬼公公,我既然回来了,你就留下吧。”

    “嘿嘿,”那“萧泪血”伸手一摸,便是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男人,道:“萧大师果然名不虚传,一见就知道咱家是谁。”

    “我擅长抓鬼,什么急急如律令,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定!任他再凶的恶鬼,也得乖乖束手就擒。”老头子装腔作势,竟然学起了道士捉妖来。

    “既然萧大师让咱家留下,那咱家就留下好了。”鬼公公满脸笑容,却不料一股劲风扑面而来。原来我刚好就站在门口,要想出门得先过了我这一关,那鬼公公不去攻击真的萧泪血,却拿wǔ qì朝我身上招呼。

    也不知道他捣什么鬼,忽地从身上不知何处变出一根长枪来,枪花四溅,果然威猛绝伦!我赶忙抽出大刀来迎战,但被他抢了先机,自然也是处处掣肘。

    “霸王枪?”那边厢,萧泪血却仍在不紧不慢地过着嘴瘾,“江湖上独一无二的一杆枪,长一丈三尺七寸三分,重七十三斤七两三钱,枪尖是纯钢,枪杆也是纯钢。它的尖若是刺在人身上,那人固然必死无疑,就算被枪杆扫中,也得呕血五升。”

    我本来就处劣势,被他这么一说这枪竟然这么厉害,吓得我顿时乱了心神,这是练武大忌。眼见他一枪刺来,我刚想用“灰狗钻裆”躲避,却只见一柄像极了我原来使的那件虎头大刀,架住了长枪。

    “不中用啊,金刚境了还这么不中用?你给我瞧好了!”我脸上一红,也不敢争辩,退到一旁。那边许雪儿本来很是着急,见我无事,也只是淡淡看了我一眼,便向战场看去。

    萧泪血一刀在手,和我的使法完全不同,他刀刀都劈在空处,这却让我纳闷。难道刀法的最高境界不是kǎn rén吗?

    “小子,瞧清楚了。用刀之道,在于气势夺人,有进无退。高手相拼你,所使上乘刀法,在于以气驭刀,刀走而劲不卸,断人气机,方是取胜之道。”萧泪血一边胡砍一边念念有词。

    这些道理我却是不懂的,只得默默记下,以后有时间再细细揣摩。我正在死记硬背只见,却见场上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那鬼公公看似柔弱,一杆霸王枪却使的威猛绝伦,枪枪都气势夺人。但他使着使着,很明显枪法也停滞了起来,远不如刚开始的婉转灵活。

    突然,刀枪猛地相撞,萧泪血伸出手来一掌印在了鬼公公的胸上,那鬼公公向后栽倒,吐出一口血来。

    “你走吧,替我告诉张让,要想攻下墨家机关城,让他自己来。”萧泪血道。

    “嘿嘿,我一定把话带到。”鬼公公一瘸一拐地走出门去。

    “慢着,把图纸留下。”

    “好。今日之仇,他日我一定要报。”

    “就凭你?还是省省吧,这辈子希望不大了。”萧泪血挥挥手道。

    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鬼公公,就这样离开了我们的视线。

    “师傅,你是不是老糊涂了,那图纸他肯定看过,你怎么能放他走呢?”

    “兵不厌诈,你以为我这么放心他?实话告诉你小子,这张机关图是假的!”

    “啊?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别说萧寒衣,就连我也佩服的五体投地。

    我正自佩服,却听得许千雪跑过来拉着我的手道:“段哥哥,你一定累了吧,我亲自下厨,去给你做几样小菜可好?”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