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明月刀(求订阅)-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二十四章 明月刀(求订阅)

    追击途中。

    张飞看到了刘备,愕然勒马,问道:“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谁知道不问还好,这一问刘备更是火冒三丈:“三弟啊,不是我说你,这么大人了玩心还这么重,和曹仁玩什么赛马的游戏?你追他他能不跑吗?可你要追就追,喊什么喊,生怕他不知道你在追他?那你喊那一嗓子,到底是提醒让他跑呢,还是不让他跑呢?……”

    一顿骂下来,张飞憋红了脸,问了一句:“那……那还追不追?”

    “还追个屁啊!”刘备吐了口吐沫,“当务之急是护送老百姓前往襄阳,也不知道大虎把襄阳拿下了没有,如果刘琮抵抗,我们也好去助他一臂之力。”

    张飞点点头,笑道:“都听大哥的。”

    “不是要听我的,谁说的有道理就听谁的,你要说的有道理,你也可以说啊,我很尊重你们的意见的。”刘备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气。

    张飞干脆来个闷不做声。刘备自己也说的无聊,道:“速速整饬军马,往襄阳进发,曹军势大,追兵就要来了!”

    二人往襄阳进发,说起了关羽。原来按照诸葛亮的事先约定,关羽在水淹心也之后,便独自前往前往江夏。江夏无大将,万一曹操分兵一路前去攻击刘琦,有关羽在也可以挡上一挡。

    江夏是最后的防线,如若江夏失守,那众人将成孤魂野鬼,真正死无葬身之地了。

    众人才行之间,张飞忽然侧耳凝听,脸色大变。刘备发觉有异,问道:“怎么了?”

    张飞道:“大哥,你先带着百姓走,我去挡他们一挡。”

    刘备神色肃然,说道:“好。”他知道,这一定是一场硬仗,要不是来了张飞自觉没有丝毫把握的敌人,张飞不会如此说话。

    他在别rén miàn前,一直是一个很狂傲的人。他已近乎天下无敌,又有何惧怕?

    但张飞既然说了,刘备也只说了一句:“三弟,你小心。”便催促百姓急行,留给张飞的也只有三千兵马。

    张飞摆开鱼鳞之阵,拦在道中。不一会儿,只见曹兵漫山遍野,烟尘滚滚,向着自己而来。为首两员大将,均是灰色铠甲,手持长枪,威风凛凛。

    见着了张飞,一人伸手止住了兵马,骑马慢步到了阵前。

    “来人可是张飞张翼德?”马上将领问道。

    张飞本想脱口而出:“正是你张飞爷爷。”却听得声音熟悉,一看原来是吕布的旧将,张辽张文远。当年吕布携手下诸将投靠段大虎,张飞和诸将也都常在一起喝酒,这张辽却也是熟人了。

    “文远,你也来追我大哥吗?”张飞马蹄骚动,打了个响鼻。

    “翼德,现如今我是曹丞相军中大将,你我二人各事其主,此番相见已经是敌非友了。”张辽说道。

    “哈哈,”张飞大笑道:“就算千军万马,俺今日也一矛挡之,过界者杀无赦。”

    张辽道:“我带了十万兵马,但今日只比将不比兵。你如要能胜过我手中长枪,那我便不追击刘备”

    “早听说你武艺超群,今日正好让俺见识见识。”张飞一提长矛,在空中一抖。

    张辽手持长戟,缓缓而出。站在他旁边的,是有“河北四庭柱”之称的大将张郃。

    ……

    ……

    襄阳城外。

    段大虎一拳打在了于禁的坐骑之上,一股无边无际的庞然巨力,如山洪暴发般,从马背传向于禁,这无可抗拒的力量,撞得于禁直向後方倒飞而去。

    “轰!”的一声,是于禁的坐骑倒在地上骨骼碎裂的声音。

    于禁飞出十丈外,飘然落地。

    段大虎本来打算乘胜追击,结束这场战斗,可是于禁向后疾退的同时,却布下了一丛丛的气锋,在空气中纵横交错,形成了一道威力绝伦的气墙,久久不去。

    屠龙刀在空中撞击着枪锋,却欲进不能,只得坐失良机。

    大雨滂沱而下,雷电交加之中,段大虎就像从天而降的恶魔。此时,他受到于禁退却时枪锋的激荡,体内的大梦春秋布满全身,大雨来到他头上五尺处,便向四周激溅,一滴水也不能沾到他的身上。

    时不待我,段大虎虽然内心波澜不惊,但其实早已心急如焚。这一场仗,还没打现在已经输了,剩下的就是逃了。

    他能逃,可刘备等人怎么逃,往哪逃?

    因此,无论在气势上和内力的运行上,都已攀上他所能臻达的颠峰。

    这一战,已经到了不得不胜负立决的阶段。

    “杀!”段大虎直冲上七丈高的天空,大刀高举过头,配合背後交加的雷电光闪,彷若雷神降世一般,一掠向前,杀向于禁。

    大刀在空中和于禁布下的枪锋猛烈碰撞,天空中发出金属撞击的锐响。

    可是他这样凌空扑下,却相当于将自己的身体彻底暴露在了于禁的攻击范围之内,这种行为无疑是自杀。

    于禁冷笑,身子微微前倾,三尖两刃刀急速旋转,就如陀螺一般,夹带着强大的气柱,飞速而起,向着半空中的段大虎击去。

    这亦是于禁的毕生功力所聚,即使当世最强的高手亲临,也要暂避其峰。

    同时,一道炫目的电光撕裂长空,打在了段大虎屠龙刀宽厚的刀背之上,屠龙刀在乌云密布的天空之下,马上通体发亮起来,犹如一轮明月。万道光芒,绕刃身疾走上高压的电流,在刀身上吱吱乱响。

    段大虎已经到了于禁的三丈之内,他厉啸一声,宝刀携带着天空而来的闪电,向着于禁劈下。

    电闪雷鸣之下,平地之中亮起了一个光雷,于禁被这从天借力的一刀劈得倒飞十丈开外,跌落在泥泞的土地之上。

    而战场的重心则裂开了一道长两丈深约半尺,令人怵目惊心呈长形的浅坑。

    但与此同时,于禁的三尖两刃刀也刺入了段大虎的身体,虽然他有大梦春秋护体,更有佛门大金刚不坏之身,但仍然被于禁的巅峰一刀刺入了腹部。

    腹部,是人体最柔软的所在。

    入肉三寸。

    可段大虎已经感受不到剧痛。

    他看了看于禁,没有斩尽杀绝的意思。

    城门楼上,传来曹操的一声清朗的叫声:“段贤弟,我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逃跑,一个时辰之后,我亲自带虎豹骑来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