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张飞和张辽-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二十五章 张飞和张辽

    刘备最后看了一眼张飞,没有丝毫犹豫,向着未知的前方打马而去。他的眼中已经有了泪花,在他看来,这个被他经常挂在嘴边数落着,却从不还嘴的三弟,早已经是他的家人,比起老婆孩子,张飞都更重要!

    如果要拿自己的命去换,他也会毫不犹豫。

    而此时,张飞面对十万大军,显然是凶多吉少了。而他,还有任务没有完成,那就是要把这几万百姓送到安全的地方。也许,那就是襄阳。

    这都是荆州的子民,即使段大虎没有拿下襄阳,执掌荆州军务的蔡瑁,想来也不会将百姓拒之门外的吧。

    他可以逃,但百姓们已经走不动了。再走,遇上了曹操的铁骑,也一样是个死字。

    张飞面对着张辽,心中却想着的是刘备:“大哥能逃的了,我这条命也不算白白丢在了这里。”

    想到这里,张飞的心中生出一种无以名之,无人无我,无虑无忧,因‘自在’而来的狂喜。它并非是得失,也不因为一件具体的事,只是,他已近放下。

    有过牵挂,没了牵挂,所以此时方能于世间纵横。

    张飞已经入了纵横境。

    同样,这也是张辽所期待的一场对决。吕布在世之时,他便是唯一称霸武林的纵横境高手。现如今吕布死了,能遇到一个真正的高手已经不容易。

    对于江湖武夫而言,能死在江湖,便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张辽等待的一刻终于来临。

    马蹄扬起,他率先发起了冲锋。手持月牙戟,一如当年的吕布。

    蹄声传至。

    张飞没有穿铠甲,他并不喜欢穿那么厚实笨重的衣物,如果有人能杀得了他,又何必铠甲在身多此一举?因此,他身穿玄青色华服,身形雄伟,卓立路心,便若一座没有人能逾越的高山。

    他双目如电,像看透了人世间的一切,更看透了张辽这一戟的所有变化。

    除了吕布,这些年来他几乎没有找到一个配与他决战雌雄的对手。

    张辽一声长啸,两腿一夹马腰,座下“蹄云燕”昂首怒嘶,蓦地增速至极限,一道电光般向端坐于马背上的张飞冲去。

    秋光正好,红黄绿交杂的道旁林木,在张辽的视线余光中闪退,形成千万道的光影色线。

    月牙戟枪头颤震,发出嗤嗤尖啸,连急骤若奔雷的蹄声也不能掩盖分毫。整个战场上,也是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看着这两个绝世高手的厮杀。

    三丈、二丈……

    张飞提着丈八蛇矛,不知是受到了张辽飞马冲刺而来的气机影响,还是他自身就在不断膨胀着气机,全身袍服无风自动,披风向上卷起,挥出了一矛。

    这一矛,看上去极为缓慢,但在张辽看来,却是大巧若拙。

    “蹄云燕”已经到了张飞身前,张辽眼中精光暴现,月牙戟倏地爆开,变成满天枪影,也不知那一把才是真的。

    只是以他为中心,惊起了一圈气浪,似乎狂风大起,将两边的林木摇曳的如风浪中的浮木,树叶纷纷落下。

    可在如此巨大的气机牵引下,张辽的长枪忽然不见了,他猛地一回抽,就将长枪放到了自己的身后。

    一丈。

    张飞猛然一按马头,长矛冲天而起,一矛刺向张辽。

    他的动作慢到了极点,但张辽却知道这一矛的速度却实在不亚于他的漫天戟影。在一个极快和一个极慢的高手动手之时,旁边的士卒早已经支撑不住,时间上的矛盾,最让人胸闷和不可理喻。

    张飞看似简简单单的一矛,却在不停地变化,没有漫天的矛影,却只是一个点,一条直线,但却有着不同的枪花。

    二人都是蓄势蓄力而出手,因此生死胜败,决于刹那之间。

    明明只有一招,但却好似已经过了上百招。

    不,比上百招都要惊险。

    旁观的高手之中,张郃手心已经有汗。

    疾风盘旋,道旁粗如手臂的树木不堪重负,被一矛一戟的气劲所伤,嘎啦一声倒在了地上,张郃的身前也布起了一道气墙,防御着身后的士卒。张飞的背后,士卒们早已退开了五百米开外。

    一丈变为九尺!

    张辽藏起来的月牙戟,此时终于又回到了两人的面前,他用一戟迎上了张飞的一矛,戟点对准了矛尖,内中却有万千变化。

    在那一刹那间,天地似乎都抖了抖。

    嚯!

    天地平静了一秒钟,一股气流似乎巨龙刚刚被惊醒,从两件wǔ qì的触碰处,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嘶鸣声,接着一股滔天巨浪往周围喷泄而出,两旁树木被连根拔起,周围的马匹不安地骚动着,泥沙上浮空中,断枝卷舞天上,天地一阴沉,方才又恢复了本来的颜色。

    张辽狂啸一声,坐骑“蹄云燕”真的如它的名字一般,凌空飞起,跃过了张飞的头顶。再慢慢向着阵前跑去。

    张郃神情严肃,看着慢慢而回的一人一马。

    张辽大笑,声音却极低:“纵横境?你竟然已经快赶上了当年的吕布!”

    如果刘备此时看到张飞,会发现他有着自内而外的不同,再也不是那个鲁莽的有着小孩心性的男人,而是沉稳的有如一个大宗师!

    “大指玄境!可你刚才的一戟,确实已经到了纵横境的。”张飞亦淡淡回答道。

    “痛快,今日一战真是痛快!”张辽笑道,“你们走吧,这一路上我不会追你。”

    说完这句话,他打马回阵,那“蹄云燕”快速奔跑着,忽然马失前蹄,往前跪了下去,鲜血由它的眼耳口鼻直喷而出,马头强烈地在地上摩擦抽搐。

    当年,吕布有赤兔马,而张辽也有一匹好马,它的名字叫做“蹄云燕”。

    人中吕布,马中赤兔。人是张辽所仰慕的,而马一样是张辽心仪的对象。

    现如今,吕布死了,“蹄云燕”也已经跑完了它的最后一程。

    张辽嘴角已有血迹,他被马摔在了地上,却是一骨碌爬起,轻轻拍了拍马头,为它合上了双眼。

    “老兄弟,今日一战多亏了你,我送你一程。”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