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糜夫人要生了-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二十七章 糜夫人要生了

    三人计较已定,领着士卒快马加鞭,向着江陵而去。这一去直到三更时分,才远远看见了刘备带领的百姓队伍,迤逦有十余里之长。

    沿途各个县郡也都害怕曹操,多有跟随百姓队伍逃难之人,这支队伍反而越来越大,但却也是行进的越来越慢了。刘备暗自心急,不断让士卒催促百姓前行,但一个个拖家带口,行进速度难免拖沓。

    路旁,几位百姓正在草地上啃着干粮,段大虎三人问明了刘备在何处,正待前去汇合,却听到远处兵马声大作,旗帜上写着大大的两个字“夏侯”,原来是夏侯渊和夏侯惇两兄弟到了。

    在曹操的五路兵马之中,曹仁、曹洪一路折损了大半,但其余诸路兵马却都是毫发无损。夏侯两兄弟却都在城外护卫襄阳,见着段大虎及刘备兵马,此时却领兵杀来。

    段大虎道:“张三哥,你前去护住刘大哥,他不能有失,我和赵云断后。”

    张飞答应一声去了。

    此番,夏侯两兄弟却是知道段大虎和赵芸单打独斗的厉害,因此并不斗将,而是莆一交锋便就以兵力的优势冲阵,新野的士卒本就在人数上不占优势,更被冲的七零八落。

    段大虎和赵芸忽看一眼,各抽出刀枪,快马率先杀入扑面而来的曹军。

    “兄弟们,你们在,新野就在!”段大虎大喊了这一声。

    众老卒齐声高呼:“杀退曹军,护我荆州!”各持刀枪冲上,顿时大杀了起来。

    赵芸枪法如神,一人一枪在曹军之中滚动,就如惊涛骇浪一般。段大虎也不甘示弱,用起了滚刀术,刀法连绵不绝,直杀的曹军众将纷纷后退。

    此时,段大虎看到前面冲出一人,正是荆州旧将文聘,大骂道:“卖主求荣之辈,也赶来与我一战?”文聘面上一红,竟然自行去了。

    赵芸和段大虎冲杀了一阵,见曹兵越来越多,漫山遍野而来,他们虽然武功高强,但战阵之上,武将被累死也不是没有可能,力疲之下,也便慢慢朝后退去。

    走得不远,一名老卒卧在地上正在装死,看到段大虎和赵芸二人,大叫道:“两位将军,快去救甘、糜两位夫人!”

    原来,他护送着刘备的两位夫人车驾跟在队伍之后,和刘备逐渐走失。大队曹军追来之时,两位夫人下了车驾躲在草丛之中,不料被眼尖的曹兵发觉了,数名士卒拼死冲杀,却被文聘杀了不少人,这名老卒也被文聘一枪刺中了大腿,故而在此假死,以逃得性命。此时见着了段大虎和赵芸,挂念两位夫人安危,便不计生死喊了出来。

    赵芸一惊:“皇叔的两位夫人在此,那我们可不能不救。”

    段大虎道:“好,我们一同去救了两位嫂嫂。糜夫人还有身孕,没有人护卫可是大大凶险!”

    两人嘱咐老卒继续装死保命,赵芸一枪挑了一个死卒盖在了他的身上,这才继续向前追去。

    百姓队伍本就很长,此时又被曹军一冲杀,零零散散,也不知人在何处,此时东方已经大亮,但天色阴沉,道路泥泞,又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来。

    两人衣衫渐湿,但却始终未能寻到两位夫人的踪迹。但却在此时,见前方一队人马衣架整齐,虽然在阵雨之中,阵型却丝毫不乱,铸成了一个包围圈,圈中有人虎吼连连,听声音正是张飞。

    段大虎暗叫一声“苦也”,看这个阵势,正是曹操军中精锐中的精锐虎豹骑。他放眼望去,远处一处土堆之上,曹军众将云集,拱着一个红袍将军,正是曹操。看来曹操带着虎豹骑来围剿新野军残部,却正遇上了刘备和张飞。

    赵芸和段大虎奋力杀入,两人如果利剑一般插入了虎豹骑的队形之中,他们武艺精湛,又出其不意硬生生将虎豹骑的铁桶之阵打开了一个缺口。

    “刘大哥,此处是长坂坡,你和三哥先走,我和赵云去寻你的夫人。”段大虎杀到刘备跟前,朝他喊道。

    刘备却是泪眼婆娑,道:“我那两位夫人不打紧,只是十几万百姓,却因为我们而死啊!”

    段大虎心道:“他说两位夫人不打紧,可哪能不打紧?还是要救的,只是不知道去了何处。至于百姓,此时也只好听天由命了。”

    但此时面对虎豹骑的围攻,也无法多说。张飞救出了刘备,率领着突围而出的士卒,护送刘备等人往东撤退,且战且走,奋力厮杀下,身边也只剩下了五百余骑。

    段大虎和赵芸厮杀一阵,也突出重围往原路上去寻找,料想两位夫人也走不了太远,但如果失在了乱军之中也是凶多吉少。

    曹操见着刘备和段大虎朝着不同方向突围,却也无暇顾及刘备,而是命令虎豹骑全力追击段大虎。

    段大虎和赵芸走得不远,见一个村庄中断壁残垣,似乎有女子的哭声。两人拍马走近,见正是甘、糜两位夫人。

    两人赶紧下马,甘夫人哭道:“方才与你们的哥哥失散,我们便混在百姓之中,走了几里路才走到这里。可是糜mèi mèi受了惊吓,这……这胎儿竟然要生了。”

    段大虎放眼望去,却见糜夫人满脸大汗,躺在一处土墙的干草之上,表情痛苦,下身却已经流出血来。他一个大男人,却也未经历过这种事情,也急得满头大汗,可不知该如何才好。

    赵芸略一思索,说道:“现在曹军正在四处搜寻我们,我们四人都留在此处也并无大益,反而容易让虎豹骑察觉。段哥哥,你先护送甘夫人去刘大哥处,不让甘夫人涉险,再反身回来接应我和糜夫人。”

    “可是,你一个人在此保护糜嫂嫂,行不行啊?”段大虎有些担心。

    “放心吧段哥哥,我们躲在墙后,我再布些柴草wěi zhuāng,量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被发觉。况且,真要被发现了,你还信不过我的武艺吗?”

    段大虎说道:“好,那我去去就回,你千万小心。”

    赵芸“嗯”了一声,便去看糜夫人的情况了,也不知她一时半会儿能不能生出来,但此时此刻,终归是凶多吉少。

    段大虎将甘夫人扶到马上,“咄”的一声,朝着东南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