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千古文人治国梦-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二十八章 千古文人治国梦

    阴云惨淡,早晨犹如黄昏,荆州上下一片苍茫。

    落叶萧萧而下,刘备和张飞已经退到了一片灌木丛林之中,大纛旗上的“刘”字尚依稀可见,但却被踩在了泥泞里,渐渐地失去了本来的面目。

    战场上黑蒙蒙一片,黑色旗甲的兵团整肃的排列在“曹”字大纛旗下严阵以待,愤怒的新野士卒已经撑到了现在,但却难以面对虎豹骑数量占优下的攻势。

    “喝!”曹军列队,对新野的士卒进行最后的斩杀。

    树林中,刘备早已泣不成声,这些年,他自从“桃园三结义”起兵以来,除了在北海呆过短暂的一段安宁日子,其它时间都是急急如丧家之犬。

    刘备已经累了,累的有些心灰意冷。

    这次一败,天下虽大,却再也没有了立锥之地。百姓信任他,可最终还是免不了曹军铁骑的践踏,未来在哪里,如同这天气,让人无从猜透。

    他突然有些想念诸葛亮了,不知道军师怎样了?

    而此时,诸葛亮却在和刘琦阐明着利弊:“大公子,荆州虽然被刘琮等人献于曹操,但段大虎将军和刘皇叔仍在,新野还有一万兵马。况且蔡瑁等人虽然贪生怕死,降了曹操,但荆州忠义之士何其之多,荆襄九郡又怎会轻易臣服曹操?”

    刘琦裹着毯子,脸色苍白。上次受伤未愈,加上最近事情颇多,竟然一病不起。

    在刘表的心目中,这是一个懦弱的儿子,身为一个武将,却在打猎的时候连只小鹿都不敢射杀,这让刘表很生气。在荆州诸将的眼中,刘琦不过是个喜欢看书的公子,没有野心,更没有行动。但没有几个人知道,在他瘦弱的身板之下,藏着的却是比父亲更大的抱负。

    儒家学说出来的读书人,都有一个治国的梦想。

    刘琦不软弱,只是“藏拙”。

    但此时,他的确很犹豫。战争仍在继续,一方如猛虎,虎视眈眈,另外一方一直都是一只丧家之犬。如果江夏的三万兵力贸然参与这场对抗曹操的战争,那意味着随时都可能惹火烧身,弄不好就是一败涂地。

    曹操统一北方后,太强大了。刘琦不禁有些埋怨自己的父亲,当时官渡之战时,刘表不愿出兵去攻许昌,如若当时那么做了,此时也不会陷荆州于如此危境。

    “咳,”刘琦终于发话了,“孔明军师,你真的以为荆州还有救吗?”

    诸葛亮并不急着回答问题,而是轻摇折扇,也同样在思付着。他本是经天纬地之才,但不料初出茅庐,便遭遇了如此重大的挫折:新野城不出意外地失守,荆州轻易被曹操占据,这让以荆州为根据地,夺取蜀地以为后援的计划落空。

    而此时,大战来临,兵败如山倒。出了茅庐,还不如不出茅庐。阿丑总是比他看得更透彻些,那时他其实早已想和段大虎来打拼江山,但阿丑拦着他,说道:“你虽得其主不得其时,一生呕心沥血但终究要客死他乡。”

    诸葛亮不信。实际上,早在第一次见段大虎之时,他就知道了这个少年是“龙皇血脉”,是天下共主。更因为,每代纵横家都有两名弟子,而他的师兄司马懿已经出了山,选择了曹操;这天下,于他要难的多,可他还是决定搏一搏。

    荆州刘表,出身“名家”,是道家的一个分支,讲求空谈,没有称霸天下的使命;江东孙权,历三代而弥坚,从来都不缺文臣武将,即使他去了,也难以让孙权言听计从。益州刘璋,暗弱无能,并非明主;西凉马腾,只可为诸侯不可为主公……

    正在此时,他看到了段大虎。

    段大虎出身黄巾军,曾为天下两百万黄巾军首领,后又统领青、并、豫等州,险些站在了天下共主的权力巅峰,虽然他起始并无争霸之心,也没有做好争霸的准备,但这番历练,却使得这个“龙皇血脉”已经变得沉稳和霸气起来,终有一天,他体内的血脉会苏醒。他和曹操是义结金兰,此时却和他共争天下,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就如司马懿和诸葛亮。

    想起了司马懿,诸葛亮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他一直猜不透这个同门师兄,不知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可是,他知道这个师兄并无意于屈居人下,那么,他和曹操是怎样的关系?

    诸葛亮摇摇头,使命决定命运,大抵就是如此了吧。

    这一切,在诸葛亮的脑中盘旋一遍,说来话长,却也不过是转瞬之间。诸葛亮借羽扇的摇动,将情绪掩饰的很好:“大公子,荆州是否有救,不在于我而在于你啊!此时,你弟刘琮束手,如你登高一呼,则荆州义士必将蜂拥来投,则荆州无忧矣。反之,如若大公子无心起兵夺回荆州,那不妨投靠曹操,可保下半生衣食无忧。”

    刘琦怒气勃发,一拍椅子,道:“先生,荆州是我父亲基业,断不能让它落于曹操之手。我定当尽起江夏之兵,助你破曹!”

    诸葛亮笑道:“好,有公子这句话,则大事可济!”

    刘琦一怒,却是牵动了伤口,巨大的疼痛让他冷汗直流。他强忍疼痛问道:“可是,曹操有五十万精兵,我们又如何能是对手?”

    诸葛亮道:“公子无忧,现如今我们当然不是曹军的对手,但援兵不久将至。”

    “何处来的援兵?”刘琦问道。

    话音刚落,忽然有小校来报:“大公子,江东军师鲁肃听闻主公病亡,特过江前来吊丧!”

    诸葛亮道:“这便是援兵了。江东借吊丧之名,其实是来探我军与曹军虚实,荆州如失,长江天堑曹操便与孙权共有,他能守得住江东?”

    刘琦愕然。

    诸葛亮忽然一躬道:“大公子,事不宜迟,请马上让关羽领兵走水路前去接应新野败兵,目下他们应该正在去江陵的路上,再晚就来不及了!”

    刘琦毫不犹豫,马上高声道:“关云长听令,令你带兵一万,前往夏口接应新野诸将军,务必将他们带回来!”

    “得令!”关羽表情严肃,青龙刀上青气隐现。

    “主公,皇叔,你们可要挺住啊……”诸葛亮看着天,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