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来自阴阳家的阻击(一更求订阅)-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二十九章 来自阴阳家的阻击(一更求订阅)

    细雨。

    快马。

    控制缰绳的是这个身背大刀,神情坚毅的少年,他的背后正是刘备之妻甘夫人。

    沿途之上,曹军正在屠杀百姓,杀了所有的男人和孩子,享用有姿色的妇人。这对于曹军而言,从来都是一个传统:它是对士卒的奖励。

    shā rén是一种狂欢,他意味着可以夺取别人的财物,和霸占别人的女人。为所欲为,这当然是一种奖励。很多的时候,人对破坏的兴趣要远远大于建设。

    一名士卒正在马路边欺凌一个年轻的女子,女子拼命反抗,士卒抽出刀来一刀砍断了她的手腕,年轻的女子马上不动了,眼神中充满了绝望。士卒狞笑着,撕开了她的衣裤……

    段大虎抽刀,斜掠,“砰”地一颗人头上了天,血水喷洒在了女子的脸上。他没有一秒钟的停留,继续打马向前飞驰,然而,女子那种绝望的眼神却刺痛了他的心。在这个乱世的逃亡路上,没有了手腕也是无法生存的吧。

    路边的树木如流云般向后退去,马匹也已经拼上了所有的脚力。段大虎牵挂着赵云,还有那个颤抖着躲在墙根下的糜夫人。

    前方有一队曹军,见了段大虎来,纷纷挺起刀枪,要拦下他。两丈开外,段大虎一刀罡气发出,劈开了一条血路,马匹不停,继续向前奔去。眼看要脱离曹军,却被一支冷箭射中了手臂,段大虎痛彻心扉,一声低吼,几乎跌落马下。

    这支箭,显然并非寻常武将所射,箭头竟然进入有三寸有余,臂膀已经渗出了一圈黑晕。

    这是一支狼毒箭!

    段大虎挥刀,将箭露在外面的部分斩断,继续打马向前,丝毫没有停留。远处树林中,正是刘备等人。他对刘备和张飞的气机太熟悉了,纵使相隔十里开外,也能知道他们隐藏在这里。

    段大虎翻身下马,将甘夫人扶了下来,张飞扯开嗓子大喊道:“大哥,段兄弟送你媳妇来了。”

    刘备从林中跑出,惊道:“你就为了她连自己命都不要了吗?”

    段大虎笑笑,道:“你的小夫人马上要生了,赵云在一旁守护,我还得赶回去。”

    刘备一把拉住他道:“别去了,大丈夫岂能为女人所累?先让我来看看你的箭伤。”

    段大虎坐下,刘备掏出一把bǐ shǒu来,说道:“这箭不能拔,只能在肉中将它挑出来。你忍住!”

    刘备这才切开了伤口,拔出了箭镞,等待黑血流尽,这才撕下衣襟为他包扎上。

    张飞忽然大喝一声:“是谁?滚出来!”

    黑暗中忽然走出了一个黑甲人,段大虎似曾相识,正是那日救了夏侯惇之人。他站在阴暗中,面目也隐藏在外袍的兜帽之下。

    虽然站在黑暗之中,但段大虎和张飞都不约而同地感受到了强大的威压,这是绝世高手才有的独特气机。

    张飞虎吼一声,就要大踏步冲上。段大虎拦住他道:“三哥,你护送皇叔和其他百姓先走,曹军马上就要追来了。务必在今日天黑之前,要到达夏口,我去夏口找你们。”

    如果历史无差,关羽应该会在夏口接应的吧。

    张飞不啰嗦:“你走,我来和他打。”

    “护送百姓的责任比打赢这场战斗重要多了,你去我才放心。至于这个黑甲人,他和他交过手,放心吧,没事的。”段大虎笑笑。

    刘备对张飞道:“走吧,段贤弟不会有事。”

    两人抱拳说道:“保重!”

    段大虎亦抱拳,目送他们离开。他臂膀上的伤口委实厉害,狼毒极难拔净,此时他刚一迈步,却是脚下一踉跄。

    那边黑甲人只是盯着他,却也不追刘备他们。

    “喂,这位兄台,我们有仇?”段大虎揶揄道。

    黑甲人终于走出了阴影,开口说话道:“我奉了东皇之命,前来杀你。”声音嘶哑沉闷,竟似从地狱中传来的一般。

    “东皇?那是谁?”段大虎问道。

    “东皇是阴阳家的首领,我是金甲神,是阴阳家的五大长老之一。”黑甲人说道。

    此时,黑甲人已经站到了段大虎的身前,他体型巨大,如一座小山一般。段大虎朝着他望去,只见他的面目也被面甲包围,一双眼睛犹如在虚空中一般,似乎空无一物。

    他的wǔ qì是一把乌金长枪,背在后背之上,发出幽暗色的冷芒。

    段大虎缓缓抽刀,说道:“也不知道我何时得罪了阴阳家,竟让你们费这么大力气来杀我。也好,就让我见识下阴阳家长老的武功!”

    金甲神欣然道:“夜长梦多,现在正是shā rén的时候。”

    段大虎微微一笑,飘身而起,忽然间现身金甲神的身侧,右手一拂,再化爪成拳,朝他面部击去。

    金甲神桀桀一笑道:“不错,是个对手。”一步跨出,身子稍偏,单掌准确无误地劈在敌手迅快无伦的一拳上。

    “蓬!”的一声,两人一齐往后飘退。

    段大虎一推之间双足踩在了树干上,凝定了半刻,再次催动内力,然后飕的一声,笔直掠回来,往金甲神迫去。

    金甲神披风无风自动,衣袂飘飞,缓缓站在了一棵大树之下,仿佛与这黑暗天生一体。

    段大虎正疾掠而来,在虚空中擎起大刀,一刀向着金甲神劈落。

    金甲神双目射出前所未有的精芒,紧盯着段大虎的一举一动,但却并不移动。

    段大虎虽然是笔直掠去,但他十分看重这个全身包裹在青铜甲胄地下的对手。不但速度忽快忽慢,连方向亦不定,似进若退,像闪往左,又若移往右,教人完全没法捉摸他的位置。

    高手对垒,何容判断失误。

    金甲神似乎赞叹了一声,平淡无奇的一枪朝着屠龙宝刀伸了过去。

    长枪伸至一半,却忽然起了一阵龙吟虎啸似的风声,随枪而生,同时劲风狂起,波汹浪涌般往段大虎卷去。

    同时,一股阴寒无比的内力如“鬼火”一般,冲向段大虎。这一枪,竟好似把地狱内所有鬼火都引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