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神速枪法(二更求订阅)-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三十章 神速枪法(二更求订阅)

    周遭,忽然变得阴寒无比。细雨落下,都快要被凝结成了冰。

    这就是阴阳家的武功?三分武功却带着七分鬼气!

    段大虎第一次尝到鬼火的滋味,明明很阴冷,却好似连衣服都快要被烧着了,他叫声“来得好”,如陀螺般急旋起来。

    在急速的旋转中,屠龙刀荡起罡风,将阴冷的鬼火暗劲卸往四外。倏忽间他欺入金甲神的护身罡气,左肘往金甲神的胸口撞去。

    段大虎的速度很快,但没想到金甲神的速度更快!

    金甲神隐藏在盔甲下的双目似乎微微一笑,侧身以肩头化去了他一肘,速度之快,真的迅若鬼魅。接着两人在电光火石之间,手、足、肩、臂、肘、膝、头交击了百招以上,全是以快打快,凶险处间不容发,而他们身体的任何一部分都可作攻防之用。

    百招已过,段大虎忽飘飞往后,落到一边草丛中,连元调息。他心下大骇:长生诀内力举世无双,急速运转起来在体内并无停滞,可以他深厚的内功,亦不得不争取调元的机会。这种短兵相接,最耗精神功力,可对面的黑甲人似乎并无迟滞。

    段大虎弃刀不用而用拳脚是有原因的,这黑甲人处处透着古怪,他凭直觉就已经发现,此人在枪上的造诣非同凡响,而近身作战他有佛门不败金身和大梦春秋,拳脚上几乎立于只胜不败的局面。但他发现自己错了,对面的黑甲人的铠甲几乎无坚不摧,那已经不是一件防具,而是一件wǔ qì了。

    让段大虎想起了颜良的金甲,和那日在蒙恬的墓中,慕容碧穿山的那件红甲,都是坚不可摧的武林至宝。

    段大虎已气息复元,却不知金甲神情况如何,从容道:“这一下肩撞滋味如何?”

    金甲神点头赞道:“还不错,竟然令我的铠甲起了一丝颤抖。”

    的确,那只是一阵轻微的颤抖。

    段大虎正要答话,金甲神却突然出现在前方虚空处,缓缓一枪刺来。第一次他让段大虎先出手,这次却是自己先出手占个先机。

    这一枪看似极缓,但每前进一寸,便会惊起一阵炸雷声。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枪,却隐含着一种由四方八面压过来的庞大压力,非是集中于一点。而那种压力不但既阴且柔,绵绵不绝,且具有强韧的黏性,如此奇功,段大虎还是初次遇上。

    倏忽间,两人老老实实过了十多招。

    金甲神道:“我这枪法叫‘神速枪法’,这把枪叫惊雷,你要小心。”说完,他的长枪攻势愈发凌厉,但虽然叫“神速枪法”,但却和“神速”二字搭不上半点关系,速度一式比一式缓慢,要不是他巨人一般穿着黑色的铠甲,说不定姿势还挺赏心悦目。

    蓦地段大虎一声狂喝,冲天而起,闪了一闪,似在空气中消失不见了。但他却悠忽出现在金甲神的身后,他穿着重甲终究移动不便,段大虎双手握刀,一刀劈下。

    可金甲神似乎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反手一枪刺向段大虎的腹部。段大虎不闪不躲,拼着金刚不坏之身,也要讲这刀砍实了。

    黑甲上忽然泛出一阵金光,似乎有符咒在上面流淌,两人同时中了对方一记致命搏杀。

    段大虎的腹部流出鲜血来,他的佛门大金刚毕竟是借来的,血液也并非正宗的佛陀般是金huáng sè。好在,他在借来的这身体魄和大梦春秋的护卫下,长枪只刺进了五寸。金甲神也不好过,盔甲裂开了一刀细纹,段大虎可以肯定,屠龙刀虽然没有破了他的甲,但刀罡一定是伤了他!

    他并不顾及腹部的鲜血,而是再次急掠而去,绕着金甲神迅速转动起来。

    金甲神闭上眼睛,似乎正在调息,往侧移出一步。

    他的边上是大树。这一步大有学问,他移动不如段大虎灵活,因此在攻守上略有些被动,可此时站在大树之旁,无论段大虎的逍遥游身法如何惊人地迅速,但受到地形所限,也不可能对他造成致命的偷袭。

    段大虎还在快速移动,他在找一个破绽。这身护身铠甲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破不了甲也就很难伤到它的主人。

    “飕!”的一声,长枪忽然软似长鞭,抽向了段大虎。

    这一鞭似乎是封死了段大虎的所有退路,并且预算了他的位置,等鞭到了段大虎身前的时候,他一定再枪鞭的范围之内。但金甲神的这一枪还是落空了,段大虎竟然避开了这一枪。

    长枪迅速收回,就像从来没动过一般。

    段大虎越转越快,借着奔跑的气势,已经连出了一百零八刀。转速很快,但每一刀都很稳健,可也被金甲神挡了一百零八枪。

    而刀气纵横,也在金甲神的身侧布下了一个刀阵。面对不断收窄收紧的压力网,金甲神几是寸步难移。

    一百零八招后,段大虎的步法身法,愈发奇妙繁复,但又似并不着力一般,且若游刀有馀,教人生出无法测度,眼花撩乱,生出难以抗御的无奈感觉。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金甲神仰天一声咆哮,如发怒的狮子。他的立身处爆起万千点枪影,如烟花般往四下扩散。

    这才是他的“神速”之枪,枪法快到了极致,往四面八方激射而出,就像全身长满了尖刺。段大虎亦大喝一声,宝刀撞入了这漫天的枪网之中,发起了最猛烈的攻击。

    两道人影乍合倏分。

    旋又再合拢起来,只见刀风枪影,在空中互相争逐。

    “当当当!”三声金属撞击的声音过后,两人断线风筝般往后飘退,金甲神硬生生撞断了身后那棵有几百年历史的大树,段大虎也没讨好,脸上血色褪尽,哗的喷出一口鲜血,胸口急速起伏。

    金甲神倏地又退入了林中黑暗之处,低沉的声音道:“真痛快,好久没有这样拼杀过了!”接着传来一阵似笑非笑的声音。

    “你要走?”段大虎问道。

    金甲神抱拳道:“我杀不了你,成成败败,也不过就那么一回事。”

    段大虎回礼一揖:“金兄珍重,但愿我们永不再相见。”

    林中一阵悉索之声,阴阳家的五大长老之一的金甲神,终于彻底消失在了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