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七进七出(三更求订阅)-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七进七出(三更求订阅)

    段大虎伤上加伤,此时却又来了一股曹兵,他忍住疼痛,飞身到了树上,暂时躲避了起来。撕下衣襟,包扎住了腹部伤口。

    远方雾霭沉沉,却也看不到战场的形势了。

    曹兵分成了不少小股军马,搜寻幸存的百姓和士卒,肃清整个战场。但是,幸存的人已经不多了。

    段大虎再次上马,凭着记忆到了和赵芸离别时的村落,村落在细雨的拍打下流水潺潺。可是到了赵芸和糜夫人的藏身之处,却看到土墙已经坍塌,显然是经过了一场猛烈的打斗,可是两人却已经不见了。

    他在多处寻找,却始终不见赵芸踪迹。但好在赵芸武艺高强,他才找到了一丝安慰。如果赵芸脱险而出,那必然是投东南江陵方向而去了,想是段大虎和金甲神大战一场,沿途又要避开曹兵,因而错过了。

    按时辰已近黄昏,天色愈发黑暗了。

    段大虎拍马缓缓而行,便走便寻找赵芸的足迹,她一向白马白袍,如若遇到了,想来也是并不难看见。

    正行之间,到了长坂坡的范围内,忽然听得前方喊杀声大作,段大虎一惊:此时战场按理应该已完全在曹兵的控制之下,不知又和谁在厮杀?除了赵芸,应是谁也无此武艺。

    想到这里,段大虎挂念赵芸心切,一拍马杀向战场中心。迎面过来一员武将,领着千余兵马,正是淳于琼的兄弟淳于导,他在袁绍兵败之后投降了曹操,此时正是曹仁的部将。

    淳于导见着段大虎,正觉得眼熟,可段大虎此时杀意高涨,举刀飞速向前,一刀就将淳于导的头颅斩上了天。

    他继续跃马前行,不少曹兵看他来势汹汹,几十件兵器朝他身上砍杀而来。段大虎一声长啸,离了马背,一招“一刀卷龙壁”,用大刀卷出了一股强劲的罡风,瞬时间杀了十余人,又回到了正在急奔的马背之上。

    他这一路前行,见着人就杀,却是要闯入曹军的包围圈中。

    正冲突之间,遇见了一rén miàn目上中了数箭,正被曹兵绑缚在马背上,见了段大虎大声呼叫,却嘴里被塞了一只破袜子,只得哼哼数声。

    段大虎一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糜夫人的哥哥糜竺先生,他几刀砍退曹兵,将糜竺救了出来,问道:“先生,你可看到子龙?”

    糜竺道:“赵将军被曹兵团团围住,正在前方厮杀呢,段将军你武艺高强,快去救他把!”

    段大虎想起一事,问道:“你mèi mèi如何了?”

    糜竺叹息道:“死了,都死了。不过多亏了赵云将军,孩子已经生出来了,是个男孩。此时,还在赵将军的怀中抱着呢。”

    段大虎微惊,赵芸武艺再高强,又如何能边抱着孩子便杀敌?他一着急,说道:“糜竺先生,你骑着马不要停歇,朝着东南江陵方向去寻皇叔他们,我为你引开追兵。”

    糜竺说道:“既如此,将军保重啊!”

    段大虎也不答话,飞马绕了一圈,将不断围拢上来的曹兵聚在一处。此时曹兵也都杀红了眼,一心要杀了他,倒真的是无人关注糜竺这个文弱的先生了。糜竺双腿一夹马,向着东南而去。

    屠龙刀的寒光在曹兵中翻滚,如白鲸翻腾,所向披靡。不一会儿功夫,便杀了一百多号敌兵。段大虎一路冲突,却也逐渐看到了虎豹骑围住了赵芸,鲜明的黑衣黑甲重围之中,一道白虹划破天际。

    段大虎奋勇向前,一人拦住了去路,正是曹操的胞弟曹纯。曹纯背着曹操的青虹宝剑,冷眼瞧着段大虎。

    曹纯性格沉默,不喜与人交谈,但这丝毫不影响他是曹操的心腹爱将。曹操的最精锐之师的统帅不是许褚,也不是夏侯惇,而是这个曹纯。他被后世称为曹军“八虎将”之一,其余人分别是:独眼将军夏侯惇、虎步关右夏侯渊、有天人之称的曹仁、精忠救主的曹洪、千里驹曹休、入为腹心出当爪牙的夏侯尚、抗蜀名将曹真。

    虎豹骑之所以为战力第一的恐怖所在,就因为曹纯世界历史上第一支使用马镫的部队。在马镫出现之前,战马的作用一般是用于拉车,春秋时期的战争就是选一片开阔地,战车对冲,因此,早期骑兵的作用非常有限,一般被用于侦查敌情。在虎豹骑之前,骑兵在正面战场上的作用一直逊于步兵。在中国象棋中,马见了卒子就必须绕行,就是一个形象的例子。

    然而马镫的出现彻底改变了这一局面:有了马鞍、马镫两个支撑点,骑士得以像一个三角架一般稳稳固定在马上,在春秋战国年代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比如率领骑兵长途奔袭三天三夜,都因为马镫成为了可能。

    自由了虎豹骑以来,曹纯账上就有两颗重量级人头:分别是袁绍长子袁谭和乌桓单于蹋顿。

    在追击新野兵团之时,虎豹骑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在火烧新野之后,曹纯率领虎豹骑和张飞、关羽、赵芸都有交战,要不是虎豹骑的冲击,三人所带士卒也不至于被重逢的七零八散。

    此时,狭路相逢勇者胜,段大虎的长刀仍在滴血,也冷眼看向拦在他面前的曹纯。

    青虹未至剑气至。

    在曹营中用剑的高手,曹纯便是那一剑光寒北方五州之人,他是曹营最锋利的那柄出鞘剑。

    青虹宝剑仅是剑出三寸,便气象恢弘。出剑一寸时,风云起;出剑二寸时,平地起了炸雷,出剑三寸,便是大珠小珠落玉盘了。

    剑气如珠,数以千计的珠子剑气,滚滚前冲。

    飞花摘叶的绝顶武功,也需要以花和叶为媒,而曹纯之剑,则聚真气为媒,杀敌只在无形之间。

    出剑一寸时,段大虎一拳击在了剑鞘之上;出剑二寸之时,段大虎一肘打在了曹纯的胸口,但依然没有阻挡青虹宝剑出剑三寸!

    出剑三寸之时,段大虎一拳打在了地面之上,一拳擂响,引来地牛掀身的景象,翻天覆地,不断有一道道huáng sè龙卷破土而出。

    细小的雨滴停止了坠落,而是停在了半空中。剑气凝聚而成的青色珍珠在雨滴和黄泥的绞杀中纷纷撞烂崩碎。

    天地一片混浊,遮天蔽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