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刘表的两个儿子(四更求订阅)-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三十二章 刘表的两个儿子(四更求订阅)

    刘琮今年才十四岁,当时舅舅蔡瑁让他举城投降时,其实这个少年很犹豫。但是他的母亲发怒了:“荆州要能守得住,你自己去打仗!”

    他向来颇得父亲刘表的喜爱,虽然身处这乱世之中,但刘琮从来没有上过战阵,经历过厮杀。小时候,哥哥刘琦会带着他一起出去打猎,这是他最愉快的时光。但不知道为什么,兄弟二人越来越长大了,便变得格外陌生起来。

    哥哥再也不是那个笑容很阳光开朗的少年了,他总是将自己装出一副病恹恹的模样,像一个文弱的书生,而他知道,哥哥其实武功不弱的,身从名师苦练十余年,武功又怎会弱到哪去?当然了,也肯定没有什么病。

    刘琮从六岁开始,每天也被“锁”在书房之中读书写字,再也没有机会出去打猎了。其实他更向往外面的世界,阳光灿烂,大江之上有千帆竞发,多么壮丽的江山如画!

    自从投降了曹操后,他又过上了以往的日子,被监禁在刺史府的后花园中,每天除了读书写字,就再也没有了其它的事。

    曹操派了几名měi nǚ服侍他,可当他每日里趴在这些女子的身上之时,没有**,却只有发泄不完的怒气。他鞭笞她们,虐待折磨她们,好像她们就是曹操。

    可能,他的心中还是有一丝惧怕的,只是他不愿意承认。

    那日里初见曹操,投上降书的时候,曹操连正眼也没有瞧他,只是大笑。笑完了说了一句:“你就是刘表的逆子刘琮?”

    他答应了一声,曹操又说:“听说,他最疼爱你这个儿子?”

    语气中充满了无尽的讽刺,他年纪虽小,可是听得出来。但是他没有吭声,只是低着头,流着汗和眼泪。

    可是今天,忽然传来了皇帝的旨意,当传旨的公公念完了之后,刘琮只记得了几句话:“封刘琮为青州刺史,迁谏议大夫,爵封列侯,立即起身前往青州。”

    刘琮收拾了行囊,带着对荆州的不舍。听说,青州那边是没有大江的,可能他再也看不到白帆过江了,再也欣赏不到这江山如画了。

    襄阳城门大开,刘琮和母亲蔡夫人的车仗出了门,两人下了车仗痛哭了一番,再跪倒在襄阳大门外,磕了几个头。刘琮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要磕头,但那时候,他就是想磕几个头。

    只要你跪下祈求宽恕,也许,总有人会选择宽恕。

    但,也总有人会不宽恕。

    曹营大帐之中,曹操却低声吩咐于禁:“半路之上截杀刘琮母子,一定要做得干净利落。”

    于禁做事一向干净利落。

    于是,当他亲自手持两人三尖刀站立在刘琮母子面前时,刘琮面如死灰,蔡夫人身子都软了,跪下不停磕头,刘琮忽然平静了下来,说道:“娘,你起来,别求他。”

    蔡夫人依然痛哭失声。刘琮面朝荆州,说道:“你动手吧!”

    于禁眼中闪现过一丝激赏之意,如果这是他要杀的人,或许他会放这个少年、曾经的荆州之主一条生路。可惜了,这是曹操要杀的人,曹操的命令,他一向做的十全十美。

    于是,两颗人头掉落在了地上,鲜血洒满了一地。于禁看了看自己滴血的刀,在蔡夫人的身体上轻轻擦拭。

    这一日,刘琮在到任青州刺史途中,为“山贼”所杀。

    ……

    ……

    刘琮被杀的时候,远在百里之外的江夏,刘琦正在床上仰天而卧,他的伤口大面积溃烂,刘琦知道自己可能都打不完这场仗了。

    忽然,他觉得心口一阵刺痛,这是一种骨肉相连的悲伤。父亲刘表死的时候,他也这么痛过。

    刘琦似乎听到了刘琮的哭喊:“哥哥,哥哥,你来救我……”

    他从床上坐起来,摇摇头,心想刘琮已经投靠了曹操,从此衣食无忧,又怎么会有事?

    但一瞬间,时光却飞奔到了十几年前,他带着刘琮一起出去玩耍,一起游泳,一起划船,一起在长江之畔,放飞风筝。

    那时,两兄弟亲密无间。他教刘琮射箭、击剑,心中,实际上最最喜爱这个弟弟。可是,因为父亲的关系,他不得不疏远刘琮,实际上,每次见他之时,自己还是想上前打声招呼,摸摸他的头,说句“你又长高了”。

    可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生于君王将相之家,又有什么好?荆州之主真的那么重要吗,刘琦只想一家人平平安安,保全于乱世之中,可这就是父亲以为的软弱?

    他有些头疼,拿左手拍拍头,喊了几声“司竹”,却没有人答应。司竹是他的贴身丫鬟,从来都是乖巧聪明,今日却也不知道怎么了,跑到哪里去了也不见了人影。

    刘琦无奈,自己挣扎着起了床,摇摇晃晃走到了桌子跟前,倒上了一杯茶水。茶水碧绿,正是今年清明节前的春茶。

    春茶味甜,这让刘琦的神色舒展了不少。来年春天,这场战争终究会过去的吧。

    然而,却在此时,他猛然警觉屋中还有一人。那摆在屋角的镜子中,似乎有黑影晃过。刘琦蓦然回头,看见了黑衣人。

    黑袍。

    当然,他并不认识这个恐怖的人物。

    “你是谁?”刘琦问道。

    “来杀你的人。”黑袍淡淡回答道。

    “为什么?”

    “因为你是刘表的儿子,所以,你该死!”

    刘琦不说话了,他冷冷地盯着黑衣人,突然之间,他迅速地奔至床头,一瞬间就抽出了那柄悬挂在床头上的宝剑。

    可是,剑只出了一半,一枚银针穿过了他的眉心,像被蚊子叮咬一般,他却全身失去了力气,倒在了地上。

    黑袍伸出左手,在刘琦的鼻孔处探了探,确保他已经断了气。

    却在此时,屋外一人叫道:“大公子!”

    来人是诸葛亮。黑袍犹豫着看了一眼窗外,忽然冲天而起,撞破了屋瓦。却没料想道,一人羽扇纶巾,正站在他的面前。

    诸葛亮伸掌轻轻一推,黑袍跌落屋檐之下,踉跄着走了。诸葛亮也不追他,回到了屋中,抱起了刘琦,说道:“大公子,你慢走,我已经震碎了他的心脉,为你报仇了。”

    刘琦闭上了双眼。

    桌上,那杯清明之茶尚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