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青虹宝剑(一更求订阅)-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三十三章 青虹宝剑(一更求订阅)

    剑气形成的蛛网,段大虎破了一大半,可还仍有一小半。

    脸色木讷的段大虎向前踏出一步,身前竖起一道扇面急流动的雨墙,珠子纷纷撞在墙面上,既有玉石俱焚的绚烂,也有以卵击石的无奈。

    青虹剑气散乱流淌,天空雨滴一样是汹涌无边。

    段大虎一袭青衫,已然沾满了血和泥污。本已湿透,此时却在真气的鼓荡之下,蒸发起了丝丝白雾,青衫无风自荡。

    曹纯穿着轻甲,在剑珠功亏一篑之际,他左手按剑,无声无息飘然而至。

    他没有用长剑刺出,而是用剑柄狠狠撞向了段大虎的胸腹之间,自新野一战,段大虎的腹部已经受过两次伤,一次是对于禁,一次是和金甲神。很显然,这里便是他的破绽所在。

    段大虎的双脚生根大地,并没有被这凶残的一记撞飞,但他还是身体滑出去了数丈,双脚在地上划下两道深深的泥痕。段大虎微微弯腰,强行止住后退势头,瞬间开始冲刺,朝着曹纯迅猛挥出一刀。

    曹纯看得出,他已是强弩之末。

    于是,曹纯潇洒地手腕一抖,横剑于身前,霹雳一声爆响,剑光暴涨而起,迎向了段大虎的大刀。

    青虹宝剑未动,但剑鞘却一阵剧烈颤抖。

    段大虎微微一动,曹纯却已经退开三尺。

    段大虎继续向前奔跑,再一刀撞上了青虹宝剑,曹纯则被向后推出十数丈外。

    曹纯刚刚停步,却是拿右手指猛敲青虹剑,宝剑发出铮鸣之音,冲刺向段大虎。

    段大虎不管他什么剑法剑意,一刀卷龙壁,再次奔跑着向前挥出。“当!”宝刀宝剑再次相撞,曹纯“哇”地吐出一口鲜血来。

    “好刀法!”曹纯赞道。

    他本是虎豹骑的首领,虎豹骑上阵,有进无退,有死无生!

    曹纯虽然已经受伤,但犹作困兽之斗。一口鲜血喷出,非但没有一鼓作气再而衰,反而剑法更加运转如意,剑道经过砥砺之后,更是渐入佳境。似乎,这名立志要成为天下第一剑客的青年人,正要拿段大虎作为磨剑石。

    磨剑石愈是坚不可摧,剑锋就愈是锋锐无匹。

    这时,刀气和剑意再次相逢,段大虎一臂撞在了曹纯的肩头,他软皮轻甲下的瘦弱身躯在空中翻滚出几个大圆,双脚落地后,仍然一路滑出去七八尺,但依然不退。

    曹纯剑气再涨,似乎剑意已经囊括了三里地。

    他终于出手了一剑。曹纯的眼眸之中发出玄妙荧光,但却不像段大虎那般笔直前冲,而是在泥泞地下依次留下了一长串定格的残影,在泥泞之中,奔跑路径依稀可见,似乎跑出了一个半月的弧形。

    奔跑极速,其间曹纯的身形定格了三次,但每一次停顿,都让他的剑意无比庞大。犹如下棋,他不是舞剑,而是落子,布下了一个“珍珑”棋局。

    段大虎不等他靠到身前,用屠龙刀蛮横地进行了三次冲撞,一次比一次动静都要巨大,直到最后一次终于撞开了剑气所布下的棋局,曹纯势如破竹的身形破天荒出现了一丝凝滞。

    段大虎冷笑:“曹纯,你也就这点本事!”

    ……

    ……

    赵芸在虎豹骑的围攻下,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怀中婴儿的啼哭声已经停止,她以为孩子已经死了。

    可是,她别无选择。面对着天下无双的虎豹骑,任你是绝世高手,被缠住了也一样难以走脱。虎豹骑均是重甲,因此赵芸用枪。

    百鸟朝凤枪,专破战阵重骑。但是这杆重达八十斤的长枪,再杀敌无数后,她已经慢慢觉得有些沉重了,重的让她都快要举不起来。但是天下武将,谁能勇得过常山赵子龙?

    赵云,在她化妆为男人时,她喜欢别人这样叫他。

    两骑虎豹骑迎面而来,人未到长枪已经伸至赵芸的面前,赵芸长枪悠忽而出,架起了两杆长枪,以枪横扫,将两名武卒扫于马下。

    白马继续突围,不想没走几步便连人带马一起跌入了深坑之中。原来,曹操站在远处山坡之上,看到赵芸勇猛,便下令要生擒于她。可遇到这样的高手要想生擒谈何容易?一众步卒便想出了一个办法,便在她突围的方向上挖出了一个大坑,上面扑上了枯枝,赵芸猝不及防,果然掉了进去。

    众士卒大笑,伸出长枪抵在坑口,防止她猛然蹿出。

    却在这时,深坑中惊起了一道长虹,直有手臂粗细,一时间剑气无双,耀人双眼,剑气一掠出了坑外。虽然虎豹骑的刀枪都用上了上好的精钢打造,但依然被赵芸的长剑划断了数根兵器,坑中赵芸一跃而出。

    众人大骇,在此困境之中,这武将竟有如此战力?

    曹操站在山坡之上,眼睛都已经眯成了刀,不停地摩挲着他的佩剑。他的佩剑倒是和段大虎的屠龙刀般配,叫做“倚天剑”。

    赵芸失了马,一剑在手,剑气纵横三里。

    却在这时,一人挺枪而至,正是张郃。张郃并不答话,在马上侧腰就是一枪,直扑赵芸面门,赵芸闪身躲过,单膝跪地一剑,砍断了张郃坐骑的四条马腿,张郃在马匹未跌落之时,翻身下马。长枪所到之处,却是砸出了一个深坑。

    细雨仍在下着。

    赵芸浑身已经湿透,她看了看怀中的婴儿,却是正在酣睡。赵芸放下心来,这才横剑而立,凝视张郃,说道:“十岁时师傅教我浣花剑法,以剑招繁复出名,一共三百六十招,一旦使出来,对手莫不眼花缭乱,可以说是精妙至极的武功。”

    张郃点点头,没有说话。

    赵芸接着说道:“十四岁时,师傅又教了我天山剑法,看似简洁明了,但是每一招都蕴含着九九八十一种变化,可以说比浣花剑法又高了一层。”

    张郃还是点点头,没有任何言语。

    赵芸提高了嗓音:“十六岁时,他又教我忘记所有的剑法,心中怎么想,剑招便怎么使。这套剑法可谓无招胜有招,应该是剑法中最为上乘的了。”

    张郃没有点头,也没有说话。

    赵芸又道:“可我下山之时,师傅又教了我一路剑法,这一路剑法其实只有一招。因为它一剑能破甲三千,所以这招就叫做‘三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