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君子好逑-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三十六章 君子好逑

    我向许千雪看了一眼,却见她明眸如水,亮亮晶晶,在这夜晚时分看去,如夜空明星一般闪亮,真是个令人怦然心动。她要给我做几样小菜吃,我正欲答应,却只觉一道寒剑似的得冷气直刺我入骨,都说目光能shā rén,得罪了萧寒衣,这可是大大不妙。

    “咳,”我轻咳一声,道,“今晚出了许多大事,让人想想都有些后怕。不若萧公子也和我们一起吧,我们共同商议商议。”

    “美人邀约,自当从命。”萧寒衣好似觉得这话不是我说的,竟是许千雪说出的一样,朝着她做了一揖,重色轻友也大抵不过如此了吧。

    雪儿巧笑嫣然,似乎并不介意。她伤病好了之后,我才发现她竟然挺是爱笑,笑起来还特别好看。因为她的到来,墨家机关城的男子们都疯狂了一般,争相前来一睹美人的绝世风采。果然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古人诚不欺我。

    夜色如水,静静流淌。没过多久,许雪儿便端出了几味小菜呢。有两个小菜一个汤,我只见得颜色鲜艳,煞是好看,不由得食指大动。正欲拿起筷子来大吃一番,却只听得萧寒衣大喝一声:“别动!”

    我诧异地望向他,却见萧寒衣犹如失了魂一般,定睛看着这眼前的菜肴,却是“啧啧”有声,那样貌就好像摆在面前的不是几盘小菜,而是月宫中嫦娥的玉兔肉一般。

    “这盘小菜以松仁、竹笙与酸梅制成,初吃时必然酸爽清脆,但配以松仁,后味却多了些山野之间的林木清香。最妙的是搭配酸梅,冰霜清冽,却又融合了三味小菜中的共味,真是妙极!却不知道何以为名?”萧寒衣问道。

    “萧公子果然博闻,竟然一眼就能识别食材和其口感,这味小菜尚未有名字,就有请萧公子给起个名字可好?”

    萧寒衣一会望望天,一会看看地,喃喃道:“这是三味食材,我们又是三个人,我看不如就叫岁寒三友吧!”

    “妙,大妙,那就叫它岁寒三友吧!”许千雪鼓掌笑道。

    “雪儿姑娘,这另外一盘菜却又是什么?”

    “萧公子见笑,这道菜用了两个食材,一味是火腿,另外一味却是当朝淮南王刘安发明的食物,叫做豆腐。我的做法是:先把一只火腿剖开,挖了二十四个圆孔,将豆腐削成二十四个小球分别放入孔内,扎住火腿再蒸,等到蒸熟,火腿的鲜味已全到豆腐之中,火腿弃去不食。”

    “妙,这个更妙!不知又如何命名?”

    “还请萧公子赐名。”

    “明月当空,寒衣想到的却是江南风物,小桥流水人家。不若,这道菜就叫二十四桥明月夜可好?”

    “甚好!萧公子学识渊博,连给菜品起名字都如此诗意。”

    他俩一唱一和,说的都是文化人的事情,我一介粗人,自是不知道这许多。却还是饿的咕咕作响。

    却只见萧寒衣又开始品评起了另外一味汤来,他拿起匙羹舀了两颗樱桃,笑道:“这碗荷叶笋尖樱桃汤好看得紧,有点不舍得吃。”

    “公子请,但吃无妨。”许千雪一伸手掌。

    萧寒衣便吃掉一颗在口中一辨味,“啊”的叫了一声,奇道:“咦?”又吃了两颗,又是“啊”的一声。沉吟道:“这樱桃之中,嵌的是甚么物事?”闭了眼睛,口中慢慢辨味,喃喃的道:“是雀儿肉!不是鹧鸪,便是斑鸠,对了,是斑鸠!”睁开眼来,见许千雪正竖起了大拇指。

    “这味樱桃之中,荷叶之清、笋尖之鲜、樱桃之甜,那是不必说了,却又嵌入了斑鸠肉,又加入了些花瓣儿。许姑娘真是煞费苦心!”

    许千雪道:“对啦,这汤的名目却已经有了,从这五样作料上去想便是了。”

    “却是猜想不出。”萧寒衣沉思良久。

    许千雪道:“我提你一下,只消从诗经上去想就得了。”

    萧寒衣道:“这如花容颜,樱桃小嘴,便是美人了,难道叫美人汤,是也不是?”

    许千雪摇头道:“竹解心虚,乃是君子。莲花又是花中君子。因此这竹笋丁儿和荷叶,说的是君子。”

    “哦,原来是美人君子汤。”

    许千雪仍是摇头,笑道:“那么这斑鸠呢?诗经第一篇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是以这汤叫作好逑汤。”

    “好名字,真是好名字!”萧寒衣拍手赞道。他长做一揖,“多谢姑娘让我吃到如此之好的美食,真是天下造物神奇,奇思妙手让我等俗人大开眼界。”

    “萧公子过奖。”许千雪拿起汤碗为我盛了一碗,“说了这许多无趣的,段哥哥肯定饿了,快吃点看好不好吃。”

    我等待的便是她这句话,拿起汤碗来一饮而尽,但觉入口味道奇妙,当真是长这么大没喝过如此好喝的汤。

    “真是一碗好喝的好逑汤啊!”我抹抹嘴,笑了起来。

    余下几日,倒也平静,机关城内防备森严,也不用太担心张让杀过来。萧寒衣闲时便带着我和许雪儿四处参观一番。墨家机关城经过几百年的经营,内里结构复杂超乎外人想象,整个城池就是一个大机关,而内里也是机关重重,难怪固如金汤。

    城内有四个机关神兽镇守最为重要的位置,神兽白虎守护机关城正大门,青龙守护高山,朱雀守护天空,玄武守护机关城泉眼中枢这四大神兽每个都历经十年才能制造出来,堪比一个金刚境的高手。

    经过墨家的讨论,认为这四大守护之中,泉眼中枢是关键,虽然有机关神兽玄武守护,可是难保敌人会想其他的法子对付泉眼中枢,比如说下毒,机关城的四面大多都被水包围,一旦下毒那么其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所以看护泉眼中枢是必须的,而这个任务最后落到了萧寒衣的身上。

    他为人机敏,武艺又高强,自是不二人选。至于机关城的城防自然也得加强,据墨家弟子的报告,张让已经在调集军队,打算用人海战术硬闯机关城外围,如果万人来闯,那么再厉害的机关也是守护不住的。

    又过了几日,张让果然调集到了足够人手,又派了四个“火龙”攻城车,强攻机关城。我站在城头看见,那四个火龙足足有十几丈高,嘴里喷着火,在士兵的掩护下重重推进,倒也是劳师动众,看来这次张让对墨家机关城志在必得。现在外围的机关所剩已然不多了,所以钜子决定将所有的人手全调到了城内,这样一来虽然会变成困兽之斗的局面,但是墨家机关城数百年基业,也不是等闲可破。

    萧大师这几日倒是少见,但听萧寒衣说,如果张让亲来,那么必然和萧大师有一战,萧大师必须全力以赴研习武功奥义,不能有半点疏忽。

    我这几日无事便去后山研习刀法,自从入了金刚境,觉得每天都有用不完的力气,在树林中一刀劈砍而去,也能掠起一里长的惊雷。这一日我正在练刀,却见萧寒衣风风火火来找到我说:“段兄,大事不好了,那个女掌柜的来了。”

    “哪个女掌柜的?”

    “便是使离别钩那个。”

    我一惊,不知道为何这时这女人要来。一时好奇心起,便和萧寒衣前去观看。果然,城墙之下,那女掌柜的身穿红衣,神态倨傲,道:“墨家弟子听着,请通告你家钜子,故人孙二娘前来拜访。”

    我和萧寒衣面面相觑,看着老板娘也不过四十多岁年纪,竟然和墨家钜子是故人?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