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三千里(二更)-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三千里(二更)

    张郃的眼睛里突然放了光:“真有‘三千里’这种剑法?”

    赵芸点点头:“再好的剑法也只能以一敌十,而‘三千里’一出,便能借剑三千,夺三千人性命。”

    张郃不信:“你能使得出?”

    赵芸笑笑。

    说完,她转身,轻声道:“剑来!”

    “三千里”出招,但见剑气纵横,剑意笼盖了方圆十里。霎时间,天昏地暗,飞沙走石,泥泞地上居然裂开了几道数百米长的裂缝,然后有些地表上升,有些地表下沉,转瞬之间已经形成了几座山丘、几个盆地、几道峡谷。

    士卒手中的长剑,忽然离开了自己的剑鞘。

    曹操的倚天剑,也在鞘中铮鸣不已,幸好,几员身边的大将共同施展内力,形成了一个防护的结界。

    荆州城中,王孙公子,名士之剑,亦朝外飞出。

    和段大虎正在对敌的曹纯,此时刚刚被段大虎蛮横的冲撞打出了的破绽,段大虎一刀斜撩而上,翩若惊鸿,青虹宝剑飞到了天上,受到了赵芸的召唤,前来杀敌。

    曹纯目瞪口呆,仰望着天空的剑若流星,喃喃自语:

    “这就是绝世的剑法?呵呵……”

    段大虎的屠龙刀上,映着遮天蔽日之剑,如小蛇般在刀身上流淌。

    “芸儿!”段大虎脸色也很不好看。因为他想起了当年与张角一战,张角虽然破甲一千六,但终究受到反噬重伤而死!

    难道今日赵芸也要重蹈覆辙吗?

    他顾不得曹纯,一掠三丈,几步间便到了赵芸的身侧。

    此时,赵芸浑身颤抖,脸色惨白,显然已经是强弩之末。

    “不要!”段大虎大惊失色。

    “杀!”赵芸右手捏着剑诀,猛力向前一指,天地猛然变色,有雷霆之怒。与此同时,赵芸也吐出一大口血来!

    空中密密麻麻也不知道有多少把长剑。剑本无高下之分,有区分的只是使用它的人!

    因此,这些剑的剑意被束缚在鞘中,渴望翱翔天地,渴望自由,渴望没有约束。“三千里”这不是一招,而是一道“剑意”,剑意就是心意。

    你想出鞘,我便送你三千里!

    天大地大,人生不如意事十之,但一切不过源自于心。心若不受羁绊,何处不能逍遥?顺得了心意,便是那绝世一剑。

    赵芸伸手,抓住了一把剑。他是那剑雨中的一滴,虽然不至于卑微到被人们忽略,但比起许许多多的名剑,它也只是普通。

    名剑青虹!

    这把剑本是曹操之剑,可它剑寒伤主,曹操佩不了这把剑。因此,他将剑赐予了曹纯。曹纯一直在暗处,并不上阵厮杀,曹操也由他。因此,他要养剑意。

    但直到曹纯刚才大战段大虎,它的威力才被人们初识。

    那把剑的式样有些古朴,或者说陈旧,在满天剑雨里很不起眼。但是赵芸借剑之时,却仅仅一把抓住了它。她在满天剑雨里一眼便看到了这把剑,然后摘下了这把剑。它的那种气吞山河一往无前的霸气,正是“三千里”剑招应有之意。

    这一剑不知其所起,一往无回。

    而这青虹剑在手,斩杀向曹军士卒之时,也正是借了曹纯的剑意。曹纯很少出剑,此番为了一战段大虎,出了他养意二十年之剑。

    曹操的倚天剑未出,可他一吞山河的枭雄剑剑势,也被“三千里”而借!

    荆州多隐士,名家的世外之剑,也为赵芸所得。

    襄阳多士卒,这一剑借了士卒的彪悍杀气!

    ……

    段大虎双目之中忽然金光闪现,身体周围隐隐有金色光晕。他猛地一拳砸地,方圆三里内气劲冲天,一拳砸出了一个三尺深坑。气机和泥土上浮,似乎要挡住从天而降的天罚!

    赵芸嘴角流血,深情地看了身畔的段大虎,笑的一往情深。接着,她倒在了地上。

    段大虎再出拳,双拳捶地,一拳之后地动山摇,他的嘴角也已出现血迹。地坑之中,段大虎全身金光毕现,就像一个跪倒的泥俑铜人。

    一刀闪电之光似乎从天而降,劈在了段大虎身上。段大虎全身剧震,大喝一声,屠龙宝刀出鞘:拔刀问天式!

    天若有情,我便问上一问!

    起势磅礴,如平地起惊雷,以雷对雷;气机流淌遍布全身,外泄如洪水,以洪对洪。

    一招过后,段大虎身上金身消失,他被杀敌的反噬之力压的差点趴在地上。赵芸挡住了三成反噬之力,而他替他挡住了七成!

    幸而挡住了。其实出招之前,他并没有想那么多,也并没有想过挡不住的话,其实就是死。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挡是挡住了,可自己从枯荣老和尚那借来的金刚不坏之身,终于还是破了。

    一阵剧烈的疼痛,来自于身体的各个器官。杀敌一千,自伤八百,在哪都是如此。赵芸一剑破甲一千九,这已经是天人之剑!

    同样,反噬之力也如千剑而来,将段大虎的衣服划破,全身有如千刀万剐一般。

    段大虎苦笑,但却没有时间让他犹豫。赵芸掉进深坑的白马,此时一声嘶鸣,又战了起来。几乎不假思索,段大虎抱起赵芸,一跃上了白马,朝着外围杀去。

    如果赵芸不出这一剑,他们两人万万逃不出虎豹骑的包围。而正是一剑“三千里”,硬生生在东南方向杀出了一条血路,其余士卒为这一剑气势所夺,一时也愣在了当地。段大虎飞马而出。

    离的近的武将终于反应过来。一人提着三尖两刃刀而出,是曹洪的部将晏明,段大虎大喝一声:“挡我者死!”

    只一招之间,一刀就将晏明劈为两半。

    背后张郃提枪大踏步而来,段大虎反手一记“断瀑刀”,将张郃阻在身后。

    行不过一里,前后四员武将分立四角,将白马围在其中,这四人段大虎却是认得,都是袁绍手下的降将。

    段大虎力战四将,曹军蜂拥而至,他大刀挥舞,真气几近枯竭,但仍然被他杀出了一条血路来。大刀起处,曹军士卒衣甲尽碎裂,血如泉涌,生生将自己和怀中的赵芸染红了颜色,直透重围而去!

    曹操站在高处,叹息道:“贤弟,你真乃当世虎将啊!恨当日没听郭嘉先生之言,将你留在我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