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江东来客(三更)-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三十五章 江东来客(三更)

    江东军师鲁肃刚到江夏的第二天,就听闻了大公子刘琦遇刺身亡的消息。他本就是来吊刘表之丧的,其实吊丧是假,刺探军情是真。

    可这次,真的成了吊刘琦之丧。

    他几乎是被搀扶着走进灵堂的,因为晕船。

    鲁肃是土生土长的江东人,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坐船都会晕船,吐的一塌糊涂。这次从柴桑来江夏,偏偏又遇上了长江上的风浪,就晕的更厉害了。

    本来已经好了许多,可一听闻刘琦的死讯,他又开始晕,很晕很晕的那种晕。因为刘琦若死了,意味着荆州就完全丧失了抵抗,曹操拿下荆州几乎已经成了定局!

    想必,这也是刺客的意图所在。

    如果是这样,那江东东吴之地,也就保不住了。早在曹操起兵南下之时,就有一帮人劝吴主孙权,说道“还是降了吧”。理由是:其父孙坚以前就是袁术的封臣,也没有什么不妥,难道真的要和曹操去争江山?这个构想也未免太大胆了!

    鲁肃不愿意降。他虽长的瘦弱,但却被东吴大都督周瑜赞为“江东的脊梁”!

    鲁肃不愿降曹的理由很简单,若不降还能干出一番大事业来。若降了,一个个都是要被杀头的下场。曹操有句名言妇孺皆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降了,孙权就是那在曹操身侧酣睡的“他人”。

    江东子弟多才俊,为何不能一争天下?

    同时,鲁肃心里也很明白,以江东目前的实力,想和曹操大军一战,无异于以卵击石,九死一生!因此,他迫切的需要外援。

    此次他力排众议,乘船来道江夏,就是为了联合刘琦,一同对抗曹操。刘琦在,荆州诸将就在。荆襄九郡,总有刘表的死士!现如今没了刘琦,也就没了荆州。

    乱世之中的文人,有理想,也总是想的很多。

    鲁肃在刘琦的棺材前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那是真的伤心,江东都要完了怎能不伤心?众人都颇为感动:看着这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人,比刘琦年纪大一大把,此时却像在哭自己的亲爹!

    众人齐声议论道:“真是一个忠厚长者啊!”

    只有诸葛亮笑而不语,摇动着他的羽毛扇。当时天气已经寒冷,扇着扇着,他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等鲁肃哭完,诸葛亮道:“鲁兄,请借一步说话。”鲁肃依旧伤心不止,但还是跟随诸葛亮去到了书房。

    诸葛亮道:“鲁兄,今日所哭可是为了江东不保?”

    鲁肃愕然道:“江东孙将军虎踞六郡,又有长江天堑,何谓江东不保?”

    “子敬啊,你也别瞒我。你此番过江,是来刺探军情的是也不是?”

    鲁肃道:“吊丧之余,也确有刺探曹军军情之意。”

    “现在大公子身故,因此你担心荆州尽入曹操之手,狐死兔悲,因此才为江东而哭的吧。”诸葛亮简单直接。他一向都认为,和聪明人说话不需要绕弯子。

    鲁肃叹息道:“孔明先生哪里是‘卧龙’,分明就是条狐狸啊!”

    “彼此彼此。”诸葛亮笑道,“子敬先生虽知其一,可不知其二。现如今我等的主公姓段名大虎,此前乃是两百万黄巾军大首领,也是曹操的结义兄弟。刘关张三兄弟,以及赵云等万人敌都在其麾下,大公子刘琦虽亡,但还有段将军在,不知子敬有何发愁?”

    鲁肃惊问道:“莫非就是那个战吕布诛文丑,平定了匈奴和鲜卑的段大虎?”

    “正是。”诸葛亮分析道,“现已经接到线报,荆州刘琮投降了曹操,为于禁所杀。而刘琦久不理政事,在军中其实并无多少威望。而此时段大虎将军声名远播于海内,又有刘表同族的汉室宗亲刘备辅佐,刘表在世之时,也尝有把荆州让于段、刘之意。虽然失了刘琦,但荆州义士莫不以段将军为首,可谓失一骏马而得一猛虎,又有何可悲伤?”

    鲁肃沉吟道:“可现在段将军在何处?”

    诸葛亮看向远方,道:“子敬兄请江夏安心等待三日,三日后,荆州局势自然见分晓。”

    ……

    ……

    长坂坡。

    段大虎当下杀出重围,脱离了虎豹骑的铁桶大阵,血满征袍。怀中,赵芸受伤颇重,竟已昏迷不醒,她的怀中此时却传来婴儿的啼哭声。原来赵芸将自己盔甲的护心镜取下,将这婴儿放在其中,又用布条缠住,一直未见啼哭,段大虎也未曾顾及的到。

    此时想是在赵芸怀中久了,腹中饥饿,又大声哭了起来。

    段大虎先是一喜后又一忧,喜的是孩子从出生就遭遇如此磨难,竟能幸而不死;忧的是此时兵荒马乱,哪里会有吃食给他?

    此时白马也已经疲惫,段大虎只得缓缓而行,刚下了一处山坡,坡下却又撞出来两支军马,乃是夏侯惇的部将钟缙、钟绅两兄弟。

    这两兄弟一个使大斧,一个使画戟,长得十分丑恶,就似两个门神,大喝道:“反贼休走!”

    段大虎也不答话,举起大刀就是一阵劈斩,不到三回合,将钟缙劈于马下。钟绅一看这个贼人果然勇猛,打马就要逃,段大虎心想虎落平阳遭犬欺,此番不给你们点厉害瞧瞧,还真以为我段大虎是病猫。

    奋力打马追上,一刀连钟绅的头盔带半个头颅劈了下来,脑浆撒了一地。曹兵一看段大虎如此凶残,也是发一声喊便走,顿时跑了个干干净净,去向曹操报信去了。

    段大虎打马再走,曹操率领虎豹骑已经杀来。走着走着,到了长板桥,看到一人正躲在树后张望,正是张飞。

    段大虎这时走得人困马乏,叫道:“三哥,别藏了,快来助我一臂之力!”

    张飞讪讪笑道:“俺眼神不好,没看到是你。”这才招呼士卒牵马的牵马,抬人的抬人,将段大虎和赵芸迎接过了桥。张飞自己抱着刘备的孩子,笑的乐开了花:“你瞧,这孩子可真像我……”

    蓦然间一飞脚踹了出来,却是段大虎,他此时早已上气不接下气,却犹自气恼骂道:“你个杀猪的胡说什么!这孩子是刘大哥的,哪里会长得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