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一夫当关万夫摧-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一夫当关万夫摧

    段大虎和张飞正说话之间,忽然听得铁骑声阵阵,应是曹操的追兵到了。

    张飞脸色一变,说道:“贤弟,你先带着孩子走,我来挡住他们。”

    段大虎连番受伤未愈,此时背着刀都费劲,胳膊痛的就像不是自己的一般,知道再留下也无济于事,更素知张飞之能,也不推辞,说道:“三哥小心!”

    张飞呵呵笑道:“有俺老张在此,谁能过了长板桥?”

    段大虎问道:“那你刚才躲在树后面干甚么?”

    “咳咳,”张飞脸上一红道:“撒尿……”

    段大虎依旧抱着赵芸,和十余名士卒朝着江陵而去,追赶刘备一行人。张飞此时身边只有二十余骑,他嘴上说的强硬,可这二十余骑又能如何?

    忽然他心生一计:吩咐士卒将马尾上绑上树枝,二十余骑交叉奔跑,一时间丛林中尘土飞扬,马蹄声大作,在外面看来似乎有千余名伏兵一般。

    张飞一人持矛站在长板桥的桥头,圆睁环眼,一脸狰狞。

    首先来的是襄阳城降将大将文聘。当日在襄阳城中,他和段大虎一战之时,张飞凭空一记丈八蛇矛杀敌百余人,文聘至今历历在目。而此时看张飞一人站在桥头,像是有恃无恐的样子,又见东边小树林中尘土大起,怀疑有伏兵,便勒住了马,不敢近前。

    张飞心道,此时就文聘一人,等会如若曹操亲至,那可就大大不妙。不若给文聘一个下马威,让曹军不敢轻易上前。思付至此,双腿一夹马,持矛直奔文聘!

    文聘正在思付是不是上前,却见张飞样貌凶恶,飞马而来,顿时心理上怯了。张飞一矛直刺而来,文聘一侧身,挥枪挡住,两人顿时过了七八招。文聘只觉得张飞长矛一记比一记重,长矛挥动所带的罡气让他喘不过气来。

    文聘一声大喝,一枪舞起十三朵枪花,分刺张飞周身大穴,张飞大骂道:“你奶奶的,给我下马!”

    一记重矛猛然从头顶斜劈而下,文聘如不抽枪回挡,恐怕脑袋就要被劈成两半,无奈只得一招“举火燎原”挡住,可张飞这招实是必生功力所聚,一矛就将文聘的长枪压在了肩头,文聘咬牙抵住,可全身骨骼发出咯咯的响声。

    文聘的坐骑四腿也逐渐弯曲,被一点点压倒跪下。那马用力向上撑起,但终究无奈一声哀鸣,扑通一声倒在地下。

    他确实是下了马,但却不是自己跳下来的,而是马匹骨骼碎裂之后,硬生生被打下来的。文聘口吐鲜血,已经跪在了地上。

    这文聘也确实是了得,趁着马死之时,猛然弃枪一个打滚,卸开了张飞的矛上千斤之力,也不打算交代几句场面话,扭头就跑,所带兵卒自然一哄而散。

    张飞哈哈大笑,骂道:“文聘,你个不忠不义的小人,今日可知道了你张爷爷的厉害!”

    文聘头也不回,狂奔了三里路,刚要停下来歇息,见前方大队人马而来,正是曹仁、曹洪、张辽、张郃、夏侯渊、夏侯惇、于禁、李典等诸将,他们兵合一处,都朝着江陵杀来,要痛打段大虎这落水狗。

    此时见着文聘模样,曹仁率先问道:“仲业,你何故狼狈至此啊?”

    文聘讪讪抱拳道:“曹将军,各位将军,那张飞在长板桥上埋伏了数万精兵,正在桥上向我等挑战,我奋勇杀敌,终究不是他的对手!”

    “竟有此事?”夏侯渊一脸狐疑。

    曹洪道:“各位哥哥,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众人齐道“也好”,便一同打马往着长板桥而去。

    待到了长板桥,众将一字排开,远远看见张飞一人仍旧在桥头,不过却并不在马上,而是在桥中心酣睡。只听得呼噜声震天,竟似已经睡的熟了。

    众将面面相觑,都不说话。曹仁道:“你们看此地林深草密,咱们要谨防火攻。”他在新野被一把大火烧的至今心有余悸,觉着处处都有火攻的迹象。

    夏侯惇摇头道:“曹仁哥哥说的有理,我看不仅除了火攻,此地地方狭窄,甚有可能被那诸葛亮设计十面埋伏。”他边说话右眼皮边跳,却是想起了火烧博望坡那晚。

    张辽却也说道:“这张飞勇猛无敌,已经是纵横境的高手,当世恐怕难逢敌手!此时在桥上酣睡,量来也必有埋伏,有恃无恐。”

    曹洪道:“那段大虎也不知道去了何处,还有刘备和关羽,此地必有埋伏,哥哥们小心呐!”

    ……

    一时间众rén miàn有忧色,七嘴八舌起来,但均断定此地定有埋伏,万万不可轻敌。最后还是曹仁将大手一挥,说道:“我等数万兵马进军于此,却被张飞大军所阻拦,恐怕有埋伏致我等全军覆没,如此重大军情还需速速报于丞相,让丞相火速定夺!”

    众人点头称是,连番中了诸葛亮等人的奸计,还是要小心为上。

    探马飞速报于曹操,曹操累了两天没合眼,正要打算小憩一会儿。却不料此时小卒快马加急,将长板桥的军情报于了曹操。曹操一听大惊,却不知哪里来了许多兵马,赶忙披甲上马,朝着长板桥而去。

    待到了桥跟前,众将护卫着曹操,扎住了阵脚,生怕张飞一记绝招,倒让曹操吃了亏。

    曹操听了众将的分析,沉默不语。张目望去,却不见数万精兵埋伏的迹象,正自狐疑,却听得张飞伸了个懒腰,大声说道:“我乃燕人张翼德也,谁敢与我决一死战?”

    声如巨雷,曹军闻之,尽皆向后退去,连久经沙场的战马也不安地走动着。

    曹操故作镇定,笑道:“无妨,无妨,今日风大,想必各位都有些寒冷,故而颤栗。”他此话本是安慰众人之心,但诸将也都是面色尴尬。

    “我曾听关羽对我说起,他的三弟张飞于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今日相逢,不可轻敌啊。”曹操又说道,“哪位将军敢去会一会张飞?”

    众将心想张辽都一败涂地,我等岂能是这杀猪的对手?也都你看我我看你,互不做声。曹操心中暗叹:今日许褚没在,要不定敢挑战张飞。

    正商议间,张飞却站了起来,又大喝一声道:“燕人张翼德在此,谁敢来决死战?”

    这一声,天空凭空中起了一个炸雷,直让河水倒流,大风骤起,树上的鸟儿也被震的跌落在了地下。

    曹操惊道:“狮子吼?”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