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长板桥上狮子吼-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三十七章 长板桥上狮子吼

    正说之间,张飞看到一众士卒纷纷后退,心下大喜,却不露声色,将丈八蛇矛一挺,又大喝道:“战又不战,推又不退,却是何故!”

    他这一声,却是正宗的佛门狮子吼神功了。起初只是说话,到了后来嗓音逐渐尖锐,竟然变成了长啸之声!

    张飞猛吸一口气,张开大口纵声长啸,只见曹操所带的一并士卒,包括荆州投降曹操的帮派如巨鲸帮、江左派、海沙门各人一个个张口结舌,脸现错愕之色,跟着脸色变成痛苦难当,宛似全身在遭受苦刑,又过片刻,一个个先后倒地,不住扭曲滚动。

    一时弃枪落盔者不计其数,人潮蜂拥往河中跌落而去,马似闪崩,自相践踏者也不在少数。

    曹军诸将大惊之下,当即盘膝闭目而坐,运内功和啸声相抗。曹洪拼死撕下衣襟,堵住了曹操的耳朵,可二人额头上黄豆般的汗珠滚滚而下,脸上肌肉不住抽动。一些武功一般的武将,几次三番想伸手去按住耳朵,但伸到离耳数寸之处,终于还是没能捂住双耳,只是徒劳。

    突然间曹操身旁一将,正是夏侯杰,武艺并不甚高。此时急跃而起,飞高丈许,直挺挺的摔将下来,便再也不动了,众皆骇然。便是张辽、张郃等人,也只觉得头脑之中嗡嗡作响,相顾失色。

    张飞闭口停啸,大声说道:“曹操,这些人经我一啸,尽数晕去,性命是可以保住的,但醒过来后神经错乱,成了疯子,再也想不起以往之事。这一干人的性命,我都饶了,你们要战就前来一战,不战我可走了。”

    他这一声狮子吼可说是颇为冒险,狮子吼神功虽然能以一敌多,在战场上发挥奇效,但如别人军中有人武功和自己相仿,那可是危险之极。因为一声狮子吼极为耗费内力,即使是张飞这般境界,也都是身体如虚脱一般,汗水浸湿了衣衫,身子微微发抖。此时若真来了高手与他对敌,那可就是死路一条。

    曹操见多人被一声长啸震死,哪里还有战心,也不敢取下耳朵中的衣襟,打马就往回跑。

    “撤!”曹仁大喊一声,众将也是心怯了,纷纷向后退去,一时间后队变前队,跑了个一干二净。

    张飞也不敢多做停留,一矛砸在长板桥上,只听得“轰隆”一声,桥上巨石飞落,登时将一个长达三丈的石桥拆了,他回马命令道:“众位兄弟,快跟我跑啊!”

    二十余骑看到曹兵如此声势早就吓破了胆,此时不等张飞说,也早就想跑了,当下纷纷打马向着江陵而去。

    此时曹操已经往西跑了十里,仓皇失措,头上衣冠掉落,曹操披头散发而走。直到张辽、夏侯渊等人拉住他的坐骑,他神色才稍有平静。

    “丞相休惊!料张飞一人,他们兵马又不如我们,何足惧哉?”张辽说道。

    夏侯渊神色平静,道:“主公,此番我们再引兵杀回,段大虎可擒啊!”

    曹操喘息几口:“刚你们怎么不说!”二将默不作声,曹操道:“你二将带兵三万,速速去追张飞,务必生擒段大虎!”

    两人领命去了。却见长板桥已经被毁,张辽哈哈大笑道:“张飞这个草莽匹夫,倘若不毁了石桥,我等怀疑有埋伏自然不敢轻易进军,此时他临走毁了长板桥,一定是害怕我们追赶,心里害怕了!”

    当下,命令一万精兵连夜修好石桥,第二日朝着江陵进兵。

    次日五更时分,长板桥就已经修好,张辽和夏侯渊率领三万兵马,沿途找寻张飞足迹,一路急奔,到了晌午时分,就已经快到汉津口了。

    张辽大叫道:“各位弟兄,前面就是那段大虎和刘备了,我们再加把劲!”

    却说段大虎追上了刘备,刘备看到孩子无恙,心中疼惜,抱着儿子热泪盈眶。见到赵芸为了救儿子而重伤昏迷,心下甚是过意不去。恰好赵芸已醒,刘备脾气上来扔掉了孩子,抓住赵芸的手道:“贤弟啊,真是多亏了你,你救这逆子作甚?差点害死了自己的性命!孩子没有了可以再生,贤弟你要是死了,那我们就要损失一员大将了啊!”

    刘备忽地一愣,止住了哭腔,抓住赵芸的手又摸了几把,说道:“贤弟,你的手怎地如此嫩滑,就像女人的手?”

    赵芸脸上一红,抽回了双手,说道:“哥哥不必客气,你的孩子就如同我们的孩子一样,分什么彼此?”

    刘备这才又哭了起来:“哎,贤弟之恩,我虽肝脑涂地不能报答!”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段大虎遍体鳞伤,一个人坐在树下,忽然见到后方尘土大起,张飞挥着马鞭大喊道:“哥哥不好了,快跑啊!”

    张飞气喘吁吁到了刘备面前,又说道:“大事不好了,快跑!曹操命张辽等人带了三万精兵追来了,这下可是要糟了!”

    刘备脸色一变,一看自己这也不过还剩下五百兵马,死的死,跑的跑,哪还有战斗力?段大虎挣扎站起,看到张飞大汗淋漓,赵芸脸如金纸,都是受了内伤。唯有自己虽然也受了伤,但毕竟年轻,体内真气运转几个周天,也恢复了七成。便说道:“我们快走,如若曹兵追了上来,我来断后!”

    张飞骂道:“他娘的大不了就是一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是赚了!”

    刘备说道:“三弟,这时候了还废什么话?你啥时候这么多话了?快走!”

    可这一众残兵败将,哪能跑得过曹军精锐之师?眼看张辽就要赶上了,刘备不停打马,可那马就好像蹄子上有千斤重,竟是越跑越慢了!

    刘备使劲抱着儿子哭道:“我可怜的儿呀,才生下来都没吃过一顿饱饭,这就要随着为父去了!”

    “反贼休走!”张辽将刘备的哭声听得一清二楚,心下大喜,一挺长枪跟在身后大喝道。

    忽然,山坡后一阵鼓响,一队人马飞出,要不带头的是个拿着青龙偃月刀的红脸汉子,张辽还以为是劫道的。

    关羽一现身,便是刀气纵横,刀身上一抹亮光晃着张辽双眼,大叫道:“关某在此等候多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