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九鼎之力-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三十九章 九鼎之力

    瀑布千丈,任你绝世武功,掉下去的下坠之力,也足以让人粉身碎骨。

    段大虎纵身一跃之时,其实已经看了瀑布所形成山谷中的地形,有所准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他虽然冲下悬崖,但心神不乱,见一处地方藤蔓缠绕,当下伸手出去,死命去拉。但下坠之力太大,虽给他拉住长藤,巨力带过,刹那间便又断裂,身子仍是朝下摔去。就是这么一用力,腹部剧痛,又让他眼前一黑。

    却在此时,许千雪也从高处高速跌落下来,她一身功力仍在,只见在半空之中,她突然一个翻转,头部朝下如一只小鸟扑了下来。

    瀑布的惊起的巨浪在身边急速而下,段大虎血流如注,已经有些昏迷了。此时,一个柔弱的臂膀却抱住了他,柔声叫道:“大虎哥哥。”

    段大虎勉强睁开双眼,看见了那个丝毫不陌生的女子,对她笑了笑。有这么一个倾城的女子陪着自己一起死,那也不枉来乱世走一遭。

    许千雪却抽出了峨眉刺,低声道:“大虎哥哥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这么死的!”她猛然将峨眉刺插入了一处凸起的山壁之上,峨眉刺受到大力的冲击,狠狠向下划去,将岩石划出了一道深深的槽印。

    一股大力传来,许千雪毕竟是女子,又单手抱着段大虎,很快支撑不住,手指便是一松。这一切都被段大虎看在眼里,他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伸手猛力抓住了峨眉刺,两人在山壁岩石上一撞,直撞的段大虎眼冒金星,但好歹是稳住了身形。

    二人喘息了一阵,许千雪依偎在段大虎的胸前,即使眼前处境凶险万分,也自有一股柔情蜜意。

    “雪儿,下面有一处山洞,也不知道大小,我们爬下去看看吧。”段大虎此时却冷静了起来。

    “嗯。”许千雪答应着,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段大虎的怀抱,伸手抓住岩壁。二人调息了一阵,缓缓向下爬去,过不多时,便已进洞。只见那山洞甚是宽阔,当容二人栖身。

    许千雪看到段大虎胸腹之间的伤口,仍然有血留出,心中一疼,说道:“大虎哥哥,你还支持的住吗?都是我不好。”

    段大虎笑着安慰雪儿道:“我皮糙肉厚,没事的,你放心吧。”许千雪默默无言,撕取了自己的一片衣衫,给他包扎在伤口上,又点了他几处穴道,帮助止血。

    过了一会儿,血流渐缓,段大虎喘道:“现在好多了。你……你可曾受伤?”

    许千雪摇摇头,眼泪在眼中不停地转圈,终于忍不住扑倒在他的身上,大声痛哭了起来。段大虎见她容颜憔悴,想来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此时也只好摸着她的头发,让她尽情的哭出声来。

    等待她哭的停歇下来,却一直坐在那里默默发呆。

    段大虎想安慰她几句,可是这几日里一直战场厮杀,又多处受伤,特别是被许千雪捅的这一刀可是不轻,虽然他体内大梦春秋及时运转,只让bǐ shǒu进去了五寸,可这几日腹部旧伤未愈新伤又生,竟也是伤的颇重。

    此时头脑昏沉,眼睛似有千斤重,慢慢地就闭上了双眼。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觉得浑身发冷,就像身处冰窟中一般,不自觉颤抖了起来。隔了不一会儿,又忽然觉得一个温暖的身体抱住了他,终于不再冷了。

    睡梦中,又好似身在终南山时。小时候也是这么生了病,一直发烧,师傅便拿被子将自己裹起来,一直抱着他三天三夜。开始很冷,后来就不怎么冷了。小时候的时光真好,段大虎心里涌起了一阵幸福。

    可如今,抱着他的是一个美丽的女子。他曾背着她千里求医,再也熟悉不过她的体香,可此时被雪儿抱在怀里,却又是另一种感觉:它是一种淡淡的温馨。

    慢慢地,段大虎睁开了双眼,看向了许千雪。许千雪还是那般妩媚的模样,轻轻笑道:“你醒了。”

    “醒了。”段大虎也笑道,“你看你都流眼泪了,说了我不会有事。”

    雪儿道:“段哥哥,对不起,我欺骗你了。”

    段大虎慢慢自己坐了起来,说道:“怎么了?”

    “我其实不姓许,而是姓姬。你知道吗,这个姓是周天子的姓氏,全天下也只有我们这一族才会有这个姓。”雪儿幽幽说道。

    “那许犯前辈?”段大虎不解问道,他更不知道为何许千雪会说起此事。

    许千雪摇摇头道:“他也不是我亲爹,是从小把我养大的。小时候,我就跟着爹四处漂泊了,他说我是周天子的后人,很危险不让我告诉别人。他本来也不姓许,而是每一代农家的掌门人都叫许犯。就这样,他最后执掌了农家。爹说,周王朝那是一个很美好的时代,鸡犬相闻,每个人都活的很快乐,但是已经回不去了,他只希望我和其它所有人一样,能过得快乐。”

    “后来,阴阳家找到了我。东皇告诉我,阴阳家其实一直是周天子的巫师,他们毕生的理想也是恢复周王朝的统治,而我是唯一的皇族后人。当日在墨家的机关城后山中,你见到我的时候,我其实拿走了一件宝物,这件宝物的名字叫‘河洛神图’,它是解开‘九鼎之力’的关键。”

    段大虎听得一头雾水:“‘九鼎之力’又是个什么鬼?”

    “听说,这是周文王姬昌引东方‘角,亢,氐,房,心,尾,箕’七星宿之灵,封印于周王城洛邑的‘九鼎’之内,里面藏有带来繁荣盛世的王者力量。”

    “可是,这一切和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杀我?”段大虎觉得有些委屈,自己不过是终南山上的一个小道士,跑错了才来到了汉末乱世,阴阳家一定是搞错了。

    “东皇说,你受命于天,是来破坏我们复兴周朝大业的,所以一定要杀了你……可是,大虎哥哥,我不想杀你。我不管什么周王朝的复兴,只想和你在一起。”许千雪哭道。

    段大虎狐疑道:“莫非真有武功可以控制人的心智?”

    正说之间,忽然许千雪表情一变,再成为那个陌生的女子,她冷冷地叹息道:“可是,我虽然不舍,但还是要杀了你的,大虎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