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仙人左慈-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四十章 仙人左慈

    峨眉刺在许千雪内力的催动下,发出耀眼亮光,在这斗室之中晶莹闪烁,忽明忽暗,竟似真的要杀了他。

    段大虎此时功力尽失,哪有反抗的能力,惊道:“雪儿,你……你怎么了?我是段大虎啊,大虎哥哥!”

    许千雪却不再说话,脸上明明带着微笑,却让人感觉格wài yīn沉,一步步走向段大虎。看来,是要一刺了结了他的性命。段大虎一股子凉气从脚心升起,挣扎着想往后躲去,却重伤之下终究无力,又倒在了地上。

    蓦然间,光芒一闪,峨眉刺就要刺进段大虎的心脏,可就在峨眉刺穿透衣衫,快要刺进他的肌肤之时,许千雪手心颤抖,似乎犹豫了一下,又似乎想起了什么。趁着她全身一顿,段大虎鼓起余力,一掌打在她的手臂之上,这一根峨眉刺掉在了地上,许千雪眼神中亮起红色光芒,冷眼一看段大虎,又从身后抽出一根峨眉刺来,速度极快,这一次,却是要刺进他的咽喉。

    峨眉刺如灵蛇飞舞,漫天而来,段大虎眼看是躲不开了。

    段大虎就要认命,却在这时,出现了一个游行方士,手拿木棍,出现在了许千雪的身后,只是用手中木棍一挑,便击落了她手中wǔ qì,又顺手在她肩上一点,许千雪便晕倒了过去。

    “别伤害雪儿姑娘!”段大虎急喝道。

    方士白了一眼道:“你放宽心,她不会有事,你还是多担心下自己吧。”

    段大虎见他一身青色玄衣,须发皆白,眉心中间有一颗火焰形印记,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不由得心生尊敬。想想别人好歹救了自己的性命,便坐在地上施礼道:“多谢仙长救命之恩!”

    那方士道:“你要真感谢我的救命之恩,袖中藏着这位姑娘的峨眉刺干什么,是不是想趁机也给我一刺?”

    段大虎一看机关被识破,赶忙扔掉峨眉刺,嬉皮赖脸道:“也不知道这东西怎么就到了我手里,咳咳。”

    “小子你就是段大虎?”

    “正是区区在下,敢问老仙长姓名?”

    方士却不答他,而是捋着胡须盯着他瞧了一圈:“你可知你走了什么狗屎运,为何本上仙会赶得这么巧,恰好来救了你?”

    “不知,正要请教。”段大虎嘴里说着,心里却思付:这事也确实诡异,瀑布的悬崖边上,也真不知他是怎么找到的,莫非真是那神仙?

    “哈哈,”方士笑道,“我那徒儿央求我来救你,我还以为是哪个不出世的少年英雄,值得让我那心高气傲的徒弟青眼有加,现在一看,原来就是你个浑小子!”

    段大虎心道:“可不能让他小瞧了师门,我们全真教可是赫赫有名。”便大声说道:“在下长安全真教第四十三代传人……”

    “行了,行了,别拿你那一套来忽悠人了。全真教是吧,你那个死鬼师祖还活着呢?几百年了,也不知道无聊不无聊。”方士骂道,“你也不问下我那宝贝徒儿是谁?”

    段大虎摇头道:“不知是哪位朋友央求仙长来救我一命?”

    “哎,便是和你洞房花烛了的赵芸呐!”方士叹道,“我那徒儿一向温顺乖巧,聪明伶俐,此番却一朵鲜花插在了你这个牛粪上,真是令我心痛啊!”

    段大虎讪讪道:“我们洞房是假的,其实什么也没发生……”

    “所以说你个混账小子不中用啊,怎能配上我的徒儿?美人在怀也能把持的住,真不知道你们全真教是个道门还是个和尚庙,气煞我也!”

    段大虎这次真的有些不懂了:“仙长啊,那你到底是让我真娶了芸儿还是不娶她啊,说实话我可真是配不上她……”

    “你当然配不上她,就你这点微末武艺,还被打了个半死,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真给你道门丢人!我徒儿那可是天下第一!”方士洋洋得意,干脆脱了鞋,半躺在了地上。顿时仙气全无。

    “你……你是左慈先生?”

    “有眼光,老夫正是左慈。”

    在段大虎的心里,可知左慈便是那神仙境界的人,看到徒弟就知道师傅了,大喜道:“以前常听芸儿说起前辈,今日有幸得见,实在三生有幸!”

    “行了,你三生有幸,老朽我可是倒了八辈子大霉,大老远跑到瀑布下来找你。还不是为了徒儿允诺我,要给我做一桌好菜解解馋……”左慈咽了一口口水。

    段大虎不禁怀疑,左慈所说的赵芸是自己认识的那个芸儿吗?在印象中,赵芸可一直是白马银枪,战场上英雄无敌的常山赵子龙。此时听左慈说起,难道也会做菜吗?可这件事只能以后去问赵芸自己了。

    他打算换个话题:“前辈,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要怎么才能出去?”

    “你答应娶了我徒儿,我就给你治好了伤,还送你出去。”左慈慢慢道。

    段大虎暗付道:他这一把年纪,又似是仙人,却这么颠三倒四,真不知道要干些什么?念头一转,苦笑道:“前辈,我和芸儿早已义结金兰,那场婚姻也只是有名无实,做不得数的。”

    “哎,可我那个傻徒儿改注意了,却非要嫁给你。要不是老夫我怕他守寡,跑来救你干甚么?做师傅的为她操碎了心,还不是想让她有个好归宿。可怜我一把年纪了,至今还没有飞升天界,还不是想亲眼看着她找个好人家。你这小子虽然长得黑一些,脑子也不大灵光,武艺就更差,可毕竟是龙皇血脉,是那几个老杂毛选的人,想也也不会差,我也就将就了,只是委屈了小芸啊……”左慈说着说着,竟然呜咽了起来。

    段大虎颇为无奈,说道:“其实……我也想娶芸儿的,只是她肯定不乐意。我武功低微,也不是她的对手,确实也是配不上她。”

    左慈一骨碌从草堆上跳起来,笑道:“武功差,没关系,娶了就成。我来教你,前些日子我去东海桃花岛上做客,偶得了几件小玩意,送你那是再好不过了。”

    他从怀中掏出掏出一个包裹来,慢慢抖开,里面却是齐齐整整的十二把飞剑。只见内里光芒流转,剑器一看就非凡品,每把小剑的剑身之上还刻有小字。左慈眉开眼笑,说道:“桃花岛主那个吝啬鬼还不愿意给我,我待了一段时日,摸清了他的藏剑所在,临走时万不得已,只能去偷了来,这个可是好东西!”

    段大虎一脸茫然:“怎么个好法?”

    左慈将眼睛一瞪:“说你傻你还不愿意承认?没听过一句古诗说:‘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吗?”

    段大虎摇摇头:“没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