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桃花影落飞神剑-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四十一章 桃花影落飞神剑

    刘备刚刚带领残兵败将到了汉津渡口,关羽追击曹操十里,也不再追赶,就带了兵马及时赶到,几队人马合兵一处。

    关羽从江夏带兵前来增援时,本就走的水路,将大船藏在了汉津渡口。此时见到众人到齐,唯独没有段大虎,刘备便让士卒和百姓先上船,等待段大虎寻来。

    赵芸说道:“刘大哥,我们先回江夏,免得曹兵等会追来,谁也走不脱。我已经让我师傅前去寻大虎,想来不会有事的。”

    刘备道:“也只好如此。尊师是哪位啊?”

    “家师是左慈先生。”赵芸答道。

    “啊?就是那个传说中早已经成仙得道的左慈吗?”刘备一脸羡慕。

    “嗯,他一直压着境界呢,说是还要游戏人间,不想那么快飞升。”赵芸说起师傅,一脸的崇敬之情。

    原来,左慈恰在荆州访友,突然见到天空剑气纵横,正是“三千里”,不禁大惊。生怕徒儿有难,便不顾一切赶了过来,却恰逢赵芸遍寻段大虎未见,便央求师傅去为她寻找。左慈何等人物,自然知道了徒儿和这位少年段大虎的情感纠葛,便依着气机寻到了段大虎的藏身之处,在千钧一发之时,救了他的性命。

    他虽是顽童心性,但却也是大智若愚,一见段大虎便想出面主持了这段姻缘,也是一段佳话。所以他疯疯癫癫,却一步步将段大虎心意探知明白,此时也不禁大喜。甚至不吝惜拿出了自己从海外仙山所得的“飞剑”神器,心里却是认定了这个徒儿女婿。

    “起航!”舵手高喊道。一百多艘蒙冲斗舰,齐齐扬起了白帆,顿时千帆竞舸,顺风朝着江夏而去。

    刘备此时才心情一畅,终于摆脱了梦魇一般的曹兵。只听得张飞扯开嗓子唱道:“战城南,死郭北,野死不葬乌可食。为我谓乌:‘且为客豪,野死谅不葬,腐肉安能去子逃?’水声激激,蒲苇冥冥。枭骑战斗死,驽马独徘徊。梁筑室,何以南,何以北,禾黍不获君何食?愿为忠臣安可得?思子良臣,良臣诚可思:朝行出攻,暮不夜归。”

    这是一首哀悼阵亡将士的歌曲,本就说了战场荒凉悲惨。此时此刻,再由张飞口中唱了出来,声音嘶哑,却也令人不禁流泪。

    刘备伤感道:“三弟,现在苦尽甘来了,你没事了扯开嗓子乱吼什么,让人没来由一阵心酸。”

    张飞道:“大哥,咱这一次是打败了,惨败啊!可怜了那许多士卒和百姓,出新野时十几万人,现在也就剩下一两千了。”

    此时,却听得关羽叫道:“大哥你快看,前面来了许多战船,莫非是东吴之船?”

    刘备一惊,不知是从哪来的战船,心下忐忑。爬到高处,不停地张望,再看一会儿只见战船的大纛上写着一个大大的“段”字,不禁心下甚奇,不知东吴谁是姓段的将军?

    却见那些战船一字排开,大约有五十多艘,慢慢前行。中间主船上,一人羽扇纶巾,正是诸葛亮。刘备大喜,大喊道:“诸葛军师!”

    他一声喊顺风而去,诸葛亮听得明白,微微一笑。大船接着靠近,诸葛亮迎风而起,将一个木板抛在了空中,却是单脚一点十余丈,正好落在了抛出的木板之上,又挺身一跃,到了刘备等人所乘的大船上。

    身法轻盈,似神仙飞舞一般。

    刘备大惊道:“军师,你这么好的武功吗?”

    “早年跟随师傅学了一些皮毛的轻功,武功却是一样没学,只因见众位哥哥心切,却是献丑了。”诸葛亮说道。

    关羽大笑道:“军师文武全才,改天咱俩切磋切磋!”

    诸葛亮笑而不语。

    “军师何故启帆前来啊?”刘备问道。

    诸葛亮道:“云长走后,我料定你们必然走不到将领,最多也就到汉津口。现如今曹军已经收了荆州水师,实是不敢轻忽大意,因此便起船前来接应。不想却在此处遇到了众位将军。”

    说着,两人说起了一路受到曹操追杀的坎坷,诸葛亮也是暗自心惊。

    “不知主公现在何处?”诸葛亮问道。他所说的“主公”便是段大虎了,只是段大虎不愿有主仆之分,便都以兄弟相称,诸葛亮却一直恪守礼仪,这般称呼于他。

    刘备便将段大虎在林中遇到了许千雪,前去追踪,后来却遍寻不见,赵芸又央求他师傅左慈前去搭救的事说了。

    诸葛亮点头道:“左慈仙长和我师傅水镜先生都是神仙中人,向来游戏人间,此番能在此出现,看来当非偶然。荆州看来有了大变数,但愿能当面向仙长请教一二。”

    ……

    ……

    山洞之中,左慈手指捏个剑诀,忽然十二柄飞剑高高低低,在他的身前悬浮了起来。

    每一柄静止不动的飞剑之上,都浮现出一张金光熠熠的huáng sè符箓,倒像是道家装神弄鬼的东西。

    也不见他如何用力,十二柄飞剑似有灵性一般,在空中飞舞起来。防守进攻各司其职,刹那间斗室之中剑气纵横,十二柄飞剑如流萤,每一柄剑上却都有巍巍剑意,似乎是有十二个高手在共同使剑,划下了一道道亮光形成的弧线。

    段大虎哪里见过这种剑法,目瞪口呆。左慈笑道:“这真是仙山神器,怪不得桃花岛主把它看得那么重要。假以时日,能人剑合一,功效无穷啊!”

    “可是,我从小就是使刀的,对剑不太感兴趣。”段大虎喃喃地说道。

    左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骂道:“你被破了大金刚之身,现如今也就是个金刚境,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刀法,能打过谁?龙皇血脉就是惹祸的根源,想杀你的人多了,可别时时指望着我能来救你,我要不是怕我徒儿年纪轻轻就守寡,还懒得教你。”

    段大虎这才没有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左慈却并不急于教段大虎飞剑如何使用,看他奄奄一息,好似刚刚才想起来为他疗伤,只见他从怀中拿出伤药,洒在了段大虎的伤口之上,又从腰畔挂的紫金葫芦中摸出了一颗金丹,一副肉疼的模样,喂给段大虎吃了。

    段大虎看他丸药还有几颗,笑道:“仙长,不然你再给一颗。”

    “你以为这是大白菜啊?我这仙药光炼制就得三年,采药采了我一辈子,方才得了三颗,也就仅仅次于当年秦王嬴政那颗长生不死药了!”

    “那你不早说,早说我就先留着不吃了,等会给雪儿姑娘吃……”段大虎也有些肉疼。

    “竖子不可教也!”左慈骂着,一掌打在了他的后背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