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东皇-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东皇

    许千雪正在熟睡,睡梦之中,她的嘴唇微微嘟起,想来是一个美梦。

    长长的睫毛之下,一双眼睛修长,那是一张美极了的面孔。而此刻她躺在那里,身材凹凸有致,胸脯随着呼吸微微颤动。段大虎身受重伤之后,定力大减,他所修习的为道家功法,平日里压抑身体本能**,但一旦护身罡气被破,心中不断受到魔头侵扰,身旁又是个自己爱念无极的如花少女,渐渐把持不定,只觉全身情热如沸,转过身子,伸右手去抱雪儿的肩膀。

    左慈“啪”一指敲在了段大虎的脑门之上,顿时让他神台清明。左慈说道:“年轻人果然是火气旺盛,听我这么一说就想动手欺侮良家女子,真真是没羞没臊。你能不能做到有情无欲,这位姑娘又能不能有欲无情?”

    段大虎脸一红,说道:“我和雪儿早已有了约定,试试也无妨……”

    “这件事要做,最合适的人选目前来看恐怕是我那赵芸徒儿。她一心只在江山社稷,有欲无情恐怕是可以做到的,只是你能不能做到有情无欲了?嘿嘿,这个恐怕是难……况且,你二人武功均是一品高手境界,当然是她高于你一些,解毒时能为你承担不少咒印的伤害。眼前这女子只是准一品境,又尚未清醒过来,你如若和她洞房,只怕会是害了她。”左慈忽然一怔,说道:“况且,眼前你还有一件不得不做的事,想杀你的人已经来了。”

    果然,洞口出现了一个黑影,正是在悬崖之上伤了他的黑衣人。黑衣人笑道:“原来左慈仙长在此,我竟不知道,早知如此我便不来了。”

    “这位姑娘中了你‘离魂咒’,你探知她没死,自然也当知道大虎没死。我早料到你会来,你当然也知道老夫在此,可是飞升在即,却不能和你动手,是也不是?”左慈说道。

    “仙长既然如此说,那便是如此了。”黑衣人淡淡说道。

    “你就是东皇?”左慈问道。

    “嗯,正是阴阳家的东皇。”

    “好吧,今日便看看你的手段。”左慈朝着段大虎说道:“我借你些功力,大约可以维持一炷香的功夫,你去为我杀了他。”

    “好,我也正想杀他。”段大虎握紧拳头。

    左慈双掌疾拍,打在了段大虎内关、膻中、人中、天府等穴位上,掌心隐隐泛出金光,每拍一掌,却都让段大虎感觉有一锐器刺入了身体中一般。数掌过后,左慈说道:“我已经压住了你的伤势,并将我的内力借了一部分给你,你去吧!”

    段大虎猛然站起,拍了拍衣衫上的灰尘,发现体内真气流转,竟似伤势好了一般。只是腹部的外伤还有些疼痛,但用过了左慈的仙药,已经无甚大碍。

    东皇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负手而立,显得极为自负,也不干预左慈传功。这时,等着段大虎站起身来,才说道:“仙长,你以为仅凭你传的这么点功力,就真的能胜过我?”

    左慈哈哈大笑道:“总能试出你的本事,我倒想看看,这一代阴阳家的绝世奇才,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东皇叹息道:“我多么希望此番见到仙长,能为我一解乱世之天道,为何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任我们沉沦颠倒,机心存于胸臆?今中原大祸迫于眉睫,累得我这早忘年月、乐不知返的愚蠢之人,不得不辗转江湖,为天下谋太平。可惜,仙长却让段兄来指点我几招,也不知我是否能够消受得起,还请段兄手下留情。”

    段大虎道:“我从未对阴阳家有过失礼,但贵门却总是和我过意不去,不知道是为何?还请首领大人为我答疑解惑。”

    东皇摇摇头道:“这乱世的书中本不该有你,你本不该来。可你既然来了,你有你的使命,我也有我的无奈,可既然志不同道不合,那我也就不能容你了。”

    “既然如此,那就请东皇大人赐教。”段大虎反手抽出屠龙宝刀,凝神静气。他知道,这位叫东皇的人,一定是一个从未遇到过的绝世高手。

    东皇两手负后.朝洞内悠然漫步,哑然失笑道:“段兄自守的刀法,已臻浑然忘我的境界,深得道门致虚守静之旨,难怪能在乱世之中立足,今日领教啦!”

    左慈在一旁笑道:“他这几句话,已经把你看得通透,证明他正处于巅峰的境界,你的刀势对他没有任何的压力了,果然是有些门道。”

    东皇微微朝着左慈一躬,说道:“出手吧。”

    段大虎大大咧咧仰天笑,却忽然道∶“看刀!”

    他便是要争这先出手的先机。

    屠龙刀没带起任何破风声,不觉半点刀气,可是懒懒散散坐在洞中的左慈,却清楚把握到段大虎的刀笼天罩地,黑衣人除硬拼一途外,再无其它选择。

    东皇此时也动了,他微微侧身,每一个动作都缓慢而分明,但却不知为何,总仍然感觉那是一种极快的速度,因为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好似让移动保持在同一个速度之下,其速度均衡不变,这根本是没有可能的。

    人的动作能大体保持某一速度,已非常难得。

    要知时间所有的运动轨迹中,任何动作都是由无数动作串连而成,动作与动作间怎都有点快慢轻重之分,而东皇的却让他面对段大虎刀势的移动,每一个动作均像前一个动作的重覆铸模,但在这种重复中,他却已经闪开了段大虎的重重一击。

    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相信的奇迹!可偏偏,世间就有这种武功。

    “这是天道?”段大虎双目如电。他也曾悟过天道,就似当日在终南山上看到山顶那个和尚庙的钟,每一次撞击,钟总能恰如其分地回到原位,就似从未动过一般。

    东皇的动作直若与天地和其背后永远隐藏着更深层次的本体结合为一,本身充满恒常不变中千变万法的味道,没有丝毫空隙破绽可寻。

    武道至此,已达鬼神莫测的层次。

    东皇瞬间就已站定,就如他一直站在这里,不曾移动一般。他摇摇头:“天道无情,乱世只在人谋,修它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