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惊天大案-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三十七章 惊天大案

    大门打开,孙二娘独自走了进来,带着她的wǔ qì“离别钩”。路过我俩,孙二娘对着萧寒衣笑道:“小兄弟,近来可好啊!”

    “还好,有劳掌柜的惦记!”萧寒衣作揖谢道。

    机关城的广场上,早已经站满了。钜子亲自迎了出来,似乎很多年来,他都没有这么在大庭广众下露过脸了。

    “你来了。”钜子似乎有一声叹息。

    “我来了。”孙二娘轻轻道。

    “这些年,你可过得好吗?”

    “很好,我在墨家的必经之路上开了个酒家,可是你从未路过。”

    “二娘,你知道我没脸再见你……”

    “是么?可是我并不是要见你,而是要杀你。我已经等了三十年。”

    “哎,都三十年了,你还放不下吗?”

    孙二娘不答,而是拿出了离别钩,道:“你可还认识此钩?”

    “嗯,昔年我便是仗它成名,没想到你还保存着。”

    “哈哈哈,真是好笑。”孙二娘大笑道:“今天墨家众人都在,我便讲一个故事给大家听,看看你们的钜子到底是谁!”

    众人一片哗然,都料定她所说之话将对钜子不利,但都是我看你你看我,钜子既然都没有发话,谁又敢说个不字?

    只听得孙二娘道:“你们的钜子名叫杨铮,三十年前,他只不过县衙的一个小捕头,郁郁不得志,终日喝酒度日,命贱如土。我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了,被他打动打算一辈子跟着他,当时我爹根本不同意这门亲事,我便和他私奔。我爹武功高强,家里又是家大业大,我们很快就被我爹抓了回来。这时我才知道,这个姓杨的和我在一起,竟然也只是贪图我家的一本秘籍。他早已经丧心病狂,杀了他杀朋友,杀了师父,因为他只爱他自己。”

    “哪来的疯婆子在这胡说八道!”铁锤伤势复原,站在人群当中怒吼了出来,他这一声吼,震得我双耳嗡嗡作响,看来是真的动了怒。墨家弟子中十分尊敬钜子,倒是有不少人也骂了出来。

    这时,只见钜子轻轻抬起右手往下按了按,道:“都住口,听二娘说!”

    “哼,最后这个姓杨的见我们摸清了他的底,竟然趁着夜色,杀了我全家。shā rén的凶器,便是这把离别钩。姓杨的,你说是也不是?”

    “不错。”钜子缓缓道,“二娘,以前确实是我的错。我已经苟活了这么多年,你如果早要杀我,我也不会还手的。今日,你既然来了,要想杀了我,我也绝不会还手。”

    “好,那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众人听钜子这么说,都愕然不信,但事实摆在眼前,钜子自己也都承认了,还有何话可说。孙二娘踏前一步,沿路凶相,我一看情况不妙,也顾不了许多,拔出屠龙刀来守在钜子面前,道:“想杀钜子前辈,先过了我这一关!”

    却见一只手轻轻按住了我的刀背,我回头一看,却是钜子。钜子道:“多谢段少侠维护之意。但杨某年轻时犯了大错,自当偿还,与他人无关。今日,不论是否墨家门人,谁要敢插手我与孙二娘之间的私事,就是与我为敌!”他说的坚决,后来声音逐渐转大,就像是下命令一般,一众门人倒也是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孙二娘冷笑,手持离别钩再踏近一步。

    钜子却温柔说道:“二娘,你还记得你曾经问我,为什么要用如此残酷的wǔ qì?我说,因为我不愿被人强迫与我所爱的人离别。你懂了我的意思,说道你用离别钩,只不过为了要相聚。这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再想着和你相聚。”

    “和我相聚?”孙二娘冷笑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你可知道,我无时无刻不想着生吃了你的肉,将你戳骨扬灰,为我全家报仇!”

    “二娘,你还记得我们初次相遇,你在街上买醉,受到强人欺辱,是我赶走了他们。那次,是我骗了你,其实我早就发现了你,那天其实是一直跟着你的。你头上这朵花,便是当年我亲手插上的。那时,你真的很美很美……”

    “你现在还说这些干什么?”孙二娘眼中已有泪花,她竭嘶底里的大喊道。

    却只见她状如疯狂,挥起离别钩,朝着钜子的脖子勾去。这柄钩,无论钩住什么都会造成离别,如果被它钩住咽喉,那就是和这个世界离别了。

    钜子面带微笑,闭上了眼睛。眼看离别钩就要勾住了钜子的咽喉,我已经不忍心看了,却听得一声长啸,随着一声刀剑相撞之声,离别钩已经掉在了地下。

    “萧大师,你这是干什么?”钜子脸上变色。

    “你想死了一了百了?”萧泪血怪眼一翻,道,“三十年了,有些事也该说个明白了。”

    他转向孙二娘道:“三十年前的血案,你难道竟没有发现疑点:杨峥既然是江湖大盗,又怎会郁郁不得志?既然他能杀你全家,那你孙家又有什么武功秘笈值得他用这种手段?既然杀了你全家,却又为何不杀你?”

    萧泪血一连几个问题,问得孙二娘无言以对,她恨道:“这恶贼心思深沉,我怎知他心中所想?”

    “你确实不知,因为你糊涂。这些年来,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知道吗?”

    “一派胡言!”孙二娘咬牙道,“今日,要么就是让我杀了他,要么就是你们杀了我!”

    萧泪血道:“我这里也有另外一个版本的故事,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哼!”

    “三十年前,现在的钜子也就是那时的杨峥,的确本来是一个县衙的小捕头,可他的父亲却是江洋大盗。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的父亲得了一本秘籍叫做长生诀,据说练成之人可天下无敌。但这门功夫很是霸道,需要参详周全方可习练,所以杨峥自己也并未修炼。可是,杨峥看上了一位女子,便将这一切都告诉了她,她又告诉了她的父亲。那时,她的父亲孙青鳞是世袭的将军,人人敬仰。可怎知,这位孙将军其实阴险小人,不惜以女儿性命做威胁,要杨峥交出秘笈,万般无奈,杨峥只好和他女儿私奔,却没想到又被抓了回来。为逼迫杨峥就范,孙青鳞不惜亲手杀了全家,好让杨峥身败名裂,让官府和江湖都追杀于他,这样一来,他为保性命,只得交出秘笈。孙青鳞作为受害方,再随便找个理由为他作证,便可洗清他的冤屈。可待得孙青鳞杀了所有人,却发现杨峥还不肯就范,他便威胁要杀了自己女儿。杨峥万般无奈,才和那孙青鳞打了起来,又失手杀了这位孙将军。”

    萧泪血抓起那把离别钩,道:“杨峥看到大错已经酿成,和心爱的女子永远不可能在一起,况且,孙家几十口人都因他而死,所以就是要用这把wǔ qì,了解了自己性命。偏偏那时,遇上了我,我救了他,将他带回了墨家。”

    “不,不可能,你……你骗人!”孙二娘状似癫狂。

    “哎,二娘,这里面情节离奇,我也知你必不可信,所以这些年来,我也无法向你解释。”钜子痛苦道。

    “你……你……”孙二娘发疯似地向外跑去,看来她虽然不信,但细想之下却也不得不信,竟然有些失心疯了。钜子轻轻跃起,将她抱在了怀里,那孙二娘双目圆睁,犹自喃喃道:“我不信,我不信……”

    三十年的仇和恨,却忽然发现竟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这种打击也是常人不能接受的。

    我听完了这个故事,愈发觉得江湖险恶,这个三国时代,不仅是天下大乱,原来人心也是并不太平。我正思付间,却忽然听到一个墨家弟子大喊道:“救命!”

    紧接着一声凄厉的惨呼,显然是已经丢了性命。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