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凤凰之美-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四十五章 凤凰之美

    世间事总是充满了意外。

    段大虎一击不中,紧按刀柄,却觉得一股强大的威压铺天盖地而来,这位神秘的东皇却是全身并无半点破绽。他虽然静立在那里,却压迫的人透不过气来。

    段大虎猛喝一声,一掌推在屠龙刀的刀柄之上,宝刀脱手而出,他自己却倏地加速,在宝刀快要到达东皇面前之时,以肉眼难察的惊人手法,忽然握上刀柄。

    而就在段大虎猛然加速的同一刹那,东皇的双手忽然到了胸前,双手在虚空之中捧个半圆,掌心再次发出了白色的光芒,这光芒忽然又忽然变成了紫色,就如将雷电囚禁在了其中,内中电闪雷鸣。

    天地之威,也不过是双掌之间。

    刀近雷电,天地立交。

    东皇猛然退出了洞外,站在了半空之中。脚下是深不见底的滔滔瀑布之水,天空却充满肃杀之气,屠龙宝刀划上虚空,刀光闪闪,天地的生机死气全集中到刀锋处,即使皎如星月也黯然失色。

    这情景诡异到了极点,难以解释,无法形容。

    段大虎刀势紧跟着东皇而去,划破虚空,一刀匹练之光横过两丈空间,直击东皇。这不是他的任何一招刀法,而是夺了天地造化的一刀。

    “蓬”!

    宝刀和雷电相撞,天地之间忽然爆发出一阵白色的光芒,一道光柱冲向天空。东皇忽然不见了,他移过丈半空间的动作在刹那间完成,倏地背对背的立在段大虎后丈许之处。

    段大虎的屠龙刀像是活过来了一般,绕了一个充满线条美,却并不合乎天地之理的大弯,往东皇后背心刺去,而他的躯体完全由刀带动,既自然流畅,又若鸟飞鱼游,浑然无瑕,精采绝伦。

    人即是刀,刀也是人。

    舍刀之外,再无他物。

    出乎他意料之外是,东皇没有回头,右手虚按胸前,左手往后拂出,手从袍袖探出,掌变抓,抓变指,前,左手往后拂出,手从袍袖探出,掌变抓,抓变指,最后以拇指按正绞击而来的天刀锋尖,其变化之精妙,纯凭感觉判断刀势位置,令人叹为观止。

    指刀交锋,发出“波”一声劲气交击声,狂飙从交触处在四外狂卷横流,声势惊人。

    段大虎刀势变化,催动内力。这经由左慈暂借的内力,在他的体内却并无生涩之意,配合大梦春秋心法运转开来,有若金光流转,教人无法把握屠龙刀下一刻的位置。

    只是,这暂借的内力只有一炷香的时间。

    因此,他只打算出九刀!

    就在段大虎似进非进,似退非退时,东皇终于第一次主动出击,他的身影仍旧是那么完美无缺,却又违背天地至理。只见他在虚空中向上“走去”,做了三次停顿,便到了段大虎的头顶上方。

    接着,一掌拍下。

    这一招看似并无道理,却让段大虎心中大骇,此时,头顶处却正是他的破绽所在。而他全身气机运转看似完美无缺,但唯有头顶处有一处凝滞。

    段大虎再出刀。

    这一刀却是笔直而上,迎上了东皇的一掌,刀风扶摇而上,而潜龙在渊。东皇一掌硬扛这一刀,却左手从侧疾刺归中段大虎右臂,段大虎左手一掌拍出,却被东皇点中了掌心。

    段大虎急速跌下,如风车般旋转,在身下的瀑布之中形成了一个大漩涡,借以化去了东皇无坚不摧的指气。东皇一指得手却也是一个翻腾,回到悬崖之上的一处凸起处,两手横放,指尖聚拢,形如向地鸟啄,鸟嘴却是面对段大虎和他遥指而来的刀锋,重成对峙之局。

    东皇微笑道∶“段兄刀法令我想起庄周所云的材与不材之间。材与不材,似是而非也,故未免乎累。若夫乘道德而浮游则不然,无誉无毁。一龙一蛇,与时俱化,而不肯专为;一上一下,以和力量。浮游乎万物之间,物物而不物于物,胡可得累耶!”

    段大虎却听得心中一震:所谓材不材,指的是有用无用,恰是全真刀法有法无法,无法有法的精义,他曾听师傅说起,此时又听得东皇提及,便觉得灵台一阵澄明。

    “只有在千变万化中求其恒常不变,有时龙飞九天,时而蛇潜地深,无誉无毁、不滞于物,得刀后而忘刀,才可与天地齐寿量,物我两忘,逍遥自在。”此时,师傅的话不停在脑海中盘旋,差一点即可通透刀法玄妙。

    段大虎不甘示弱,亦说道∶“东皇兄武功,其精要在乎一个‘虚’字,虚能生气,故此虚无穷,清净致虚,则此虚为实,虚实之间,态虽百殊,无非自然之道,玄之又玄,无大无小,我也是佩服的紧。”

    东皇笑笑,说道:“可惜段兄武道虽经磨砺,但终究境界连连遇挫,虽然借了左慈仙长的内力,但仍旧郁于金刚境,难以窥破天地奥妙,终究还不是绝世高手。”

    段大虎笑笑:“我还有六刀未出,胜负尚未可知。”他话虽如此说,却是收刀而立,并不是要抢先出招。此时,他已经知道东皇武功确实神秘莫测,为平生仅见。一动不如一静,刀这般兵器虽然以攻为主,但遇到真正的高手,却要抱残守缺,首先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东皇道:“段兄既然不想先出招,那我可不客气了。”

    他语音刚落,便倏地振衣瞩行,如一个凤凰一般飞翔而至,向着段大虎扑去。他猛扑之间身上泛起huáng sè火焰,带动了周边的炙热气流,招数如凤凰振翅,美丽的虚幻之中,令段大虎再也分不清什么是梦幻,什么是真实?何为虚?何为真?

    这令段大虎想起了“孔雀翎”,孔雀开屏就足以令人目眩神迷,可凤凰呢?

    这是一种令人窒息的美。

    美永远是一种危险的东西,它夺了你的心魄,却永远不会让你满足。而是在你最为沉醉的时候,让你永堕地狱万劫不复。

    段大虎在沉醉中出刀,这一刀,可忍心破得了这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