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金刚怒目-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四十六章 金刚怒目

    凤凰临身,五色而赤。

    段大虎拖刀而扫,半空之中,豁然出现了一只凤凰和一只青龙的纠缠,拉开激烈鏖战的序幕。两道人影在这万丈瀑布所形成的峡谷中追逐无定,兔起仍落的以惊人高速闪挪腾移,但龙凤交织,却有着自然的从容大度。

    东皇不愧为阴阳家首领,他的凤凰幻化总能在最美丽的时刻给予一记致命的攻击,却又色彩绚烂,出人意料;而段大虎也是拼了全力,他的屠龙宝刀每一部分都已经成为兵器,除了刀刃,刀柄、刀身、刀背……以令人绝对想不到的方式,应付着凤凰之击,但逐渐由针锋相对却变成了防御,因为凤凰之击密如骤雨、无隙不入,如水银泻地。

    双方奇招迭出,以快打快,更无招数可言。但每一个随心所欲的招数之后,都是暗合武道至理,精彩到难以用笔墨去形容万一。峡谷中激流震荡,卷起百尺巨浪,瀑布也几近倒流。

    但即使是全盛时期的段大虎,也一样不是东皇的对手,段大虎在攻击的间隙,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东皇至少是纵横境的高手,几近入了地仙之道。然而,却不知道为何,他的攻击似乎总未尽全力。难道,他只是想看看段大虎的真实实力?

    却在这时,东皇似乎失去了耐心,在一记幻影无从琢磨的掌法之后,猛然变掌为拳,一拳透过刀网,打在了段大虎的心门之上。段大虎身体如断线风筝一般,急急向后飞去,落脚处恰恰是容身的山洞。背入山洞,段大虎依旧“蹬蹬”退了三步,方才稳住身形。屠龙刀猛然拄地,段大虎盘膝而坐,体内长生诀在各大窍内运转不息,意图压制被东皇一拳砸中,那股狂暴暴烈体内气机。

    仅仅是一拳,却足够令他今生成为废人。连一直懒懒散散的左慈都神色凝重起来,全身金光一闪,又掏出两枚金丹强行塞入段大虎口中,一掌贴在他的后背之上,头顶烟雾蒸腾。

    洞外,东皇收足立于虚空,如仙人一般。他大笑道:“左慈仙长,我并不想与你为敌,但事已至此,却是必须杀了他了。你不会为了他,破戒和我动手的吧?”

    左慈冷哼一声,却不说话,只是加强了掌中力道,为段大虎治疗内伤。可段大虎伤上加伤,岂是一时三刻所能治好的?

    东皇在空中漫步,绝世的轻功亦让人咋舌。他慢慢走向洞口,只是全身真气鼓荡,袍袖都如被风胀满了一般,显然每一步还是走得颇为谨慎。

    此时,悬崖顶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衣人,手拿一只金色小弓,搭上了一支红色小箭。一箭射出,破碎虚空如陨石坠落。庞大的气机硬生生将千尺瀑布分成了两瓣,天地之间似乎只剩下一声凄厉的呼啸声。

    那箭坚利如金、温暖如春、热情似火,尖利如锥!

    伤心小箭!

    来人一身白色僧袍,头披三千烦恼丝,正是白衣观音“妙僧无花”。

    这一箭让东皇侧目,他猛然伸掌猛击向箭来的方位,但三章过去,伤心小箭来势不减,miàn jù之下的东皇脸色巨变,向后疾退。退的过程中,自然而然生出一股庞大无匹的气势,紧罩小箭。即使不是内行人,也只他庞大的气机无坚不守,足以应付轰无动地的骇人强攻。

    “叮!叮”

    两响清音后,伤心小箭就像射在了巨钟之上,凿开了缺口,却再也不得而入。

    东皇双眼眯起,但仍然轻松,问道:“伤心小箭!不知阁下是大浮屠寺的哪位神僧?”

    无花死小鸟振翅滑翔而下,静静落在了东皇的对面,道:“神僧可不敢当,贫僧乃是无花。施主的‘凤凰刃’也是举世无匹,真不愧是阴阳家第一人!”

    妙僧,佛法精妙,人更妙。

    “原来是无花大师,伤心小箭一出,真是让在下大开眼界。却不知佛家与人为善,今日又却无端向在下射出如此刚猛的一箭?”

    “金刚怒目,所以降服四魔;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为天下苍生计,贫僧不得已而用菩萨的雷霆手段,扑灭外魔,好让众生安宁。”无花稽首。

    “我为天下苍生谋福,何谓不让众生安宁?”

    “人在做,天在看。施主心中自然明白,又何必多说?”

    “好。那今日便让我见识见识佛家密宗的武学。”东皇猛地挺直身躯,全身袍袖无风自动,须眉皆张,形态变得威猛无涛,与状比大势至菩萨的无花相比毫不逊色。他一拳击出,连续作出玄奥精奇至超乎任何形容的玄妙变化,却又是毫无伪借的一拳轰向无花。

    无花化掌为印,双手连结金印,迎上了这一掌。

    “轰!”

    劲气横流滚荡。

    两人触电般退开。

    “段大虎只出了五刀,其余四刀便由我来替代他完成吧。”无花宝相庄严,迅速一掌既出,寓快于慢,大巧若拙,虽不见任何变化,但千变万化尽在其中,如天地之无穷,宇宙般没有尽极。

    “都只知有佛门武学有‘如来神掌’,却不知‘金刚般若掌’,实在可笑。”东皇说着,全身似乎浑然无隙,因为他正在结网。

    只见他手法变幻,每一个手法,均以炉火纯洁、出神人化的先天气功,织出无形而有实的气网,如蚕吐丝,而这真气的茧恰在与敌刃正面有实的气网,如蚕吐丝,而这真气的茧恰在与敌刃正面交锋的一刻积聚至爆发的巅峰,抵着无花的巧妙而必杀的掌力。

    双方武学变化神庙,各出奇谋,施尽浑身解数。

    时间像凝止不动,当时两大玄学高手凝止对立,像罗汉般变成没有生命的塑雕。

    段大虎受到左慈内力疗伤,此时已经逐渐恢复意识。他已经知道是无花前来救了他一命,此时虽然身受重伤,却无时无刻不再关心着洞外场中激战形势。正当他瞧得呼吸屏止,弄不清两人暗里以内气交锋多少回合之际,无花突然厉叱一声,一道紫色光芒掠起,直至头顶上方笔直指向夜空的位置,一剑劈向东皇。

    紫青双剑,疾如雷电。

    连段大虎都以为这一剑就要把东皇劈为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