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巫山云雨-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四十八章 巫山云雨

    夜幕低垂,明月爬上了山峰之上,照射在这恒古流淌的瀑布之上,既白又亮,孤单却永恒。

    这荒山之中,偶尔远处传来几声狼嚎之声,乌云流淌有几丝遮住了明月,就像人心中的哀愁。这里,不是那江南风月之地的河畔,更没有璀璨的烟花升空,山洞之中,却依旧让人感受情意浓浓。

    正值春日,连泥土中都洒满着芳香的气息,似乎这世界都是花团锦簇一般。月晕外星光点点,在这刚刚过完冬日的雪后的纯美世界上舞跃闪烁,似乎正在奏响美妙的伟大乐章。

    梅花鹿总喜欢在冬日里繁衍后代,春日里便闻嗷嗷鹿鸣。可在这春日里,却是所有动物动情的时间,无花一头乌黑的青丝散落开来,一个小酒窝出现在她的嘴角,一身素白却又披着轻纱,朦胧曼妙,就如一个在大海中唱歌的美人鱼一般。

    她已忘怀了一切。对她来说,大地间除了段大虎外别无他物,**,一切皆空。

    时间好似刹那停止了下来,任他月转星移,桑田沧海,世界的改变永无止境,可眼前的一刻欢享却是永恒长存。她忽然发现了自己的空白:佛之道,原不过是经历红尘诸事。没有经历,所以她迟迟成不了佛。

    因为经历,所以懂得。不然,修得六种菩萨法相又能如何?

    渐悟也好,顿悟也好,世间事除了生死,原来还有一件事,并不是闲事。

    她的精神正与周遭的一切翩然起舞,无花觉得自己从未如此接近于天地。一只春蝉正悄悄地爬出了山洞,谨慎地张望着,探索这外面的世界;小鹿放肆地在树林中奔跑,踩断了一棵枯枝;青草悄悄地发芽,渴望着春天的雨露……

    在这一刻里,世界真像一缕甜梦,如此平静却动人心魄。在皎洁的月光照耀之下,瞬时间净化了这个肮脏的世界,一切都似乎那么神圣。

    无花以无上慧心,感受和倾听着夜空那无言的乐章。神游天际,自由翱翔在大地之间,渐渐分不清了你我。

    她看向那个站在洞口的男子,芳心一颤,竟移不开目光。段大虎似乎比往常更潇酒飘逸,丰采动人,但她却感到他多了一点以前没有,但却非常吸引她的气质。

    他出奇地有耐性。

    与初次相逢对比,段大虎似乎不仅是性格上的变化,而是气质上的某种微妙转化,一种没法说出来深遂难测的特质。当初那个初入江湖的少年,现如今使她更难抗拒,似乎,她的头顶有多了几缕烦恼丝。

    如果不是要双修证道,他假若想蓄意得到她,恐怕亦能如愿。

    段大虎此刻却正在看着洞外的瀑布,气势磅礴却能润物无声,从没有一刻他感到和天人之道是如此地接近,使他忘神地享受着那曼妙无伦的感觉。

    左慈带着许千雪已经离开,将这山洞当做了他们的温柔乡。雪儿的咒印还需时日才能破解,却也需要找个安静的所在去疗伤。

    长生诀的内功心法逐字逐句在段大虎脑中重现,那些文字似乎活了过来,使他冲破了练功的障碍,丹田之中几近干涸的池塘终于又注满了水,金色莲花逐次盛开。

    他先感到小肮发热。然后全身滚烫起来,一个个无形的琏漪在他四周激起着,顷刻后他忽地忘了你我内外之别,整个世间和他合成了一个整体。

    就在此时,隐藏在薄纱之下的无花靠了过来,将头枕在了他宽阔的肩膊处。

    两人同时“呵”一声叫了起来,为那醉人的触碰而欣喜莫名。无花再也不是初见时的干瘪模样,在爱欲的充实下,她的身体也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前胸高耸和波涛汹涌起来,臀部和大腿也变得更加丰腴,肤色变得嫩白如羊脂,纤细的腰肢让人直想一把搂在怀中……

    段大虎清醒了过来,探手过去挽着无花的小蛮腰,满怀感触道:“当日我在终南山当小道士,可从来没想过会有你这么如花似玉的娘子。那日初见你时,便被你莫名的吸引了,再后来每次见你,都觉得你纯洁的像挂在墙上的菩萨。以前不是不和你双修,拒绝只是因为觉得不忍破坏这份纯净。可是,这次你一来,我便知道终有一天会得到你,今晚就是那梦想成真的美景良辰了。”

    无花慢慢移动,再贴紧了他,主动拉起它的双手。紧箍着自己没有半点多馀脂肪的小肮,仰起俏脸,枕在他的宽肩上,白他一眼道:“想得到我,还说对我没有**?”

    月光的照耀下,段大虎只见她双眼黑白分明,灵亮慧黠,炯炯有神,盈盈水瞳不带泥尘气,妩媚而多情。心中一动道:“我是第一个接触你仙体的男人,当然亦是最后一个。有一个诗人说,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便是我对你一般。”

    “禅境道法便叫‘心有灵犀’,你真有这般无邪?”无花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才不是,我现在就很想去冒渎于你,看你春情难禁,急着献身的媚态。”段大虎无赖道。

    无花道:“多谢大侠客气,冒渎小女子之前,还要出声警示。”她顿时娇媚恒生,身体之上似乎发出了白色光晕,直想人坠入那**的深渊之中。

    段大虎目瞪口呆地看着和听着她娇媚无伦地和他**,心中剧震道:“簃èi mèi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