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离别-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四十九章 离别

    一件神圣的物事离你愈近,便让人愈想占有它,这一瞬间的感受,就像突破了所有的心障和恐惧,让人不顾一切地想去占有。

    段大虎看着无花的无尽媚意,和艳丽无伦的美态,差点心猿意马,道心失守,忙紧摄心神,再以嘴舌进袭,进一步挑逗她的春情。

    有欲无情,却并不是真的无情,而是**凌驾于所有感情之上。

    段大虎用他生涩的手法挑逗着身下的女子,让无花脸上升起了一丝娇羞的晕红,狠狠地横了他风情无限的几眼,才嘟着小嘴用尽全身力气说道:“没有你这么欺负人的,人家早就有欲无情了。原来男女之间,真有如此动人滋味,无花这就乖乖投降。”

    他们喘息缠绵,阵阵欢愉汹涌而来,欢乐如海潮一般一浪一浪般接踵而至,再无法分辨彼此。所有隐藏的情绪,包括一切的爱恋、追求、甚至乎痛苦,全交出来让对方去分享和感受。

    洞外瀑布之中出现了一个漩涡,有瀑布千尺而下,不停注入其中。就如人的心灵一次次被打开,爱若是漩涡,会让多少人心甘情愿投进那旋涡里,直到万劫不复。

    又若那太阳炫目的光辉,无穷无尽的热力;又或永不熄灭的烈火,熊熊地燃烧着,直至天荒地老……

    他们忘记了一切,却正达到了双修**的奥妙之处。身体之内经脉尽数修复,受到的伤也在不自觉间好了起来。

    风雨过后。

    无花用尽所有力气搂紧了他,平静而肯定地低呼呢喃道:“段郎,无花永远属于你了。”

    双修需七日才算功德圆满。两人身上的内伤逐渐好转,也可以飞檐走壁去打些野味来吃了。除此之外,两人大部分时间都情意缠绵,对生命的领悟也多了一层。

    如此这般到了第七日,却是到了不得不分开的时候了。无花双修大成,越来越宝相庄严,又恢复了那飘飘欲仙的姿态,竟似真的要成为佛陀而去。

    段大虎调笑道:“你一定是不服气刚才被我收的服服帖帖,这才使了手段,要反击于我是不是?”

    无花哑然失笑,凑过来吻了他一口道:“段郎,你欢喜看人家求饶的样子,以后看个够吧!我们佛家重因果,定是无花前生欠了你一点什么,所以今生才要来还债。”

    话虽如此说,但两人知道就要分开了。

    再度依依不舍的缠绵之后,两人施展轻身功夫上了崖顶,手牵手在丛林间漫步。走了很久很久,却是没有再说一句话。

    “段郎,我要回大浮屠寺了,你也有自己的使命要完成。”无花轻轻叹息,竟然脸颊之上有了泪痕。

    段大虎低头轻轻吻她,说道:“就不能不走吗?”

    无花摇摇头,“我为你已经动了真情,于我修行大是有碍,我如跟你浪迹天涯,却是再也无法完成我修佛的心愿了。”

    “好,我放你走。”段大虎坚定说道,“可是,这辈子还能再见你吗?”

    无花展颜一笑,又有了一丝媚态,说道:“你如天天牵挂着我,说不定有缘自会相见。”

    段大虎柔声道:“那是当然了,你是我的娘子,当然要牵挂你。”

    无花给了他一个吻,说道:“段郎,你好自珍重,我这就去了。”

    段大虎笑着摆摆手。也不见无花如何作势,便如天仙一般飞掠而去,终于在天空中,只剩下了一个白色的影子。

    不知道为何,段大虎忽然觉得内心空空荡荡的,好似失去了整个世界一般。

    他终于明白,世间有一种思绪,无法用言语形容,粗犷而忧伤。

    ……

    经过这场修行,对天地万物有了新的理解,这促使了段大虎的武艺精进。他体察体内,白色金莲又盛开了七十二朵,不知不觉中,自己再次步入了洞玄境。

    武道需要磨砺,方能成为不世高手。此番与东皇一番大战,却让他更深刻的理解到了武道的天人之境。这东皇不知是何人物,竟然能力厉害如此?即使是地仙境界的左慈出手,也依然让他受伤远遁而去。

    “也不知江夏如何了?”段大虎此时方才想起目前的危难局势,如果曹操强攻江夏,那就所剩无几的那点兵马,可说是灭顶之灾。

    当然,在段大虎所知的历史之中,并不是如此演义的。可这个三国已经有太多的历史被改变,谁也不知道历史真实的面目是怎样。

    他记挂着众兄弟的安危,一路急奔,最后也是乘着渔民的船只到达了江夏。见着刘备时,刘备都快要哭出声来,段大虎再不回来,这江夏也是没法守了。

    打仗时,主公在外生死未卜,却让士卒如何自处?人心散了,队伍就没法带了。

    诸葛亮也急如热锅上的蚂蚁,按照计划,他早该在几天前就到达江东,然而段大虎迟迟未归,却让这场隔江的谈判变得更加艰难。虽说有刘备在稳定军心,但终究是让接下来的战斗意义渺茫。

    诸葛亮言简意赅,说出了和东吴结盟的战略意图,段大虎自然并不反对,这几乎是历史唯一的走向。但是东吴真的就如小说中所说,那般的推心置腹吗?段大虎似乎有一些不可捉摸的不确定,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段大虎略一思量,说道:“诸葛军师,我陪你一起去江东。”

    “啊?为什么要这样,万一江东危险,可如何是好?”却是刘备忍不住插话道。

    “现在我军和曹操兵力悬殊,困守江夏孤城,有我在和没我在都是一样。然而,当前的重中之重却是与东吴做好联盟关系,有我亲去把握要大很多。况且,诸葛先生一介书生都敢单身过江,我又如何不敢陪他走一遭?”段大虎坚持说道。

    诸葛亮看着他的神色,却也多了几分赞赏。

    “主公,你如和我一起去江东,却要让你委屈一下了。此番江东态度不明,再加上孙权掌权后江东并未经历过如此大的战事,难免意见分歧巨大,如你贸然以荆州之主的名义前去,难免多生枝节。不如你作为我的小书童,料想江东也无人识得,好隐在暗处,见机行事。”诸葛亮脑子一转,便有了计策。

    段大虎赶忙笑道:“不委屈不委屈,军师说的在理,就依计行事吧。”

    却在这时,只听得门外张飞扯开嗓门大叫道:“大哥,大事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