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舌战群儒-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五十一章 舌战群儒

    在东吴的地盘上,竟然有人胆敢明目张胆,骂江东群儒,却也是胆大包天。众儒生纷纷回骂,什么“鸡不鸣狗不叫,小小书童可笑可笑”、“一乡二里共三夫子不识四书五经六艺竟敢教七**子十分大胆”……

    好在江东儒士都也是气度非凡,竟然没有出口成脏,也是给足了段大虎面子。

    孙权咳嗽一声,问道:“这位小书童,为何胆敢品评我江东儒士?”

    “曹操曾评价天下英雄,说道‘生子当如孙仲谋’,却不料在如此英雄之下,却有这么多面对大军压境,不战而降的文臣谋士,这又何刘表之子刘琮拱手想让荆州有何差别?难道还不够迂腐吗?”段大虎朗声说道。

    孙权涵养极好,笑道:“如此倒也说得在理。”

    孙权这一说,张昭脸色可就不好看了,一众儒士纷纷摩拳擦掌,要和小书童论个高低。张昭首先发难:“一介书童如此没有教养,想来其主也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秦时多有士子论证,今番也刚好效法古人,向孔明先生请教请教。”

    孙权说道:“春秋之时,齐国设了稷下学宫,专为士子论战所用。今日也刚好把我这将军府作为一个论战场,还请各位就当前局势为我一断。”

    张昭起身问道:“先生受曹操大兵压境,望风而逃。此来江东,莫非是要投靠我主?”

    诸葛亮笑道:“曹操杀戮百姓,大军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现如今整个东吴都要投降曹操,我与曹操有不共戴天之仇,岂肯屈身于贼?”

    这番话不仅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还委婉地骂了投向于曹操就是贼人,段大虎虽然没有此等口才,但也不禁听得过瘾。

    五官中郎将薛综说道:“汉室四百年气数已尽,曹操现为汉室丞相,占据天下三分之二,百姓归心。实为中兴汉室,何谓反贼?降了曹操实则就是归降大汉天子,又有何不妥?”

    “曹操世代食汉禄,却怀有谋逆之心。普天之下只知曹操而不知天子,难道还不是汉贼?公是非不分,妄读圣贤书,真乃无父无君之人也!不足与语。”诸葛亮厉声道。

    张昭冷笑道:“先生高卧隆中之时,尝自比管仲、乐毅,然而,段将军未得先生之前,尚且能纵横寰宇、割据城池,然而得了先生之后,却只见曹兵一出,便丢盔弃甲逃了几百里,不知是何道理?”

    “燕雀之鸿鹄之志?”诸葛亮轻摇折扇,“段大虎将军曾雄霸北方四州,然而不欲百姓战乱受苦,没有兴兵攻占天下,是其仁也;后被贱人所害,投奔义兄曹操,审时度势,是其明也;孤身前往北地,凭一己之力收付匈奴和鲜卑,是其勇也;看到曹操凶残,不能中兴汉室,便南下荆州,以拒曹操,是其雄也;曹操大军来袭新野,我主命皇叔刘备携带百姓逃难,面对曹操天下无双的虎豹骑,一日只行十里,导致兵败,此乃仁也。诸葛亮得我主三顾茅庐之恩,幸而有博望坡之胜,火烧新野之智,决白河水以淹曹兵之谋。兵力悬殊之下,胜负本兵家常事,何为长史所言的丢盔弃甲,望曹兵而逃?”

    “不知曹军有几何,可令段将军闻风而逃?”席间一人问道。

    “曹操尽起北方之兵,约莫有五六十万,又招募中原新兵得三四十万,后又得荆州三十余万兵马,恐怕有一百二十余万。”诸葛亮淡淡说道。

    他这一说,不仅鲁肃脸色骤变,连孙权的杯子都掉在了地上。鲁肃连打眼色,诸葛亮都装作不知。

    “既然孔明先生说道曹操势大,为何又要鼓噪我主去对抗曹操,这岂不是以卵击石?”刚刚发问之人又问道。

    诸葛亮一看,原来是谋士步骘。步骘的祖先为周代晋国大夫杨食,因其采邑在步这个地方,遂以步为氏。后步氏族人中有名步叔的人,是孔子七十弟子之一,所以,步骘实为当时儒学代表人物。

    “子山兄说的有理,”诸葛亮一脸委屈,说道:“其实诸公都误会了,我此番前来江东,实际上并非是劝孙将军起兵对抗曹操,想来以江东六郡对抗曹操,实在是强人所难。因此,只是为了说明实情,好让孙将军及诸公定夺。如若实在力不能及,还是归降了曹操,北面而事之的为好啊!”

    这话一出,众人都是面面相觑,顿时议论纷纷。一众谋士自见到了诸葛亮之时起,便以为他要效仿苏秦张仪,游说江东一起抗曹,结果他竟然当着孙权的面说出了这番初衷来。别说一众江东谋士,就是连段大虎都骇然失色,不知道他要搞什么鬼,只恨不得一掌拍在诸葛亮的头上助他清醒,看看他的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

    孙权沉吟半晌,问道:“既然孔明先生也是主降,却不知段大虎将军为何不降?”

    “段将军乃是当世虎将,曾虎踞北方四州,又将匈奴及鲜卑引为外援,得了刘关张三兄弟鼎立相助,天下谁可捋其锋?此番新野失利,不过是兵力悬殊,后方刘表又突然身死,荆州举城投降了曹操,因此没了外援,因而才有此败。但我江夏将奋力抗曹,不像江东英雄人物辈出,又有长江天堑,犹要让主投靠曹操,不顾天下耻笑。曹操曾言,天下英雄就他和段将军二人而已,由此看来,不惧曹贼者,天下也唯有段大虎一人而已!”诸葛亮表情丰富,说的惟妙惟肖,听的段大虎是心花怒放。

    可孙权不停地拽着他的紫髯,恨不得给扒光了下来。好不容易等待诸葛亮说完,孙权猛然站起,手指着诸葛亮气愤说道:“你……你……”竟然是说不下去。重重哼了一声,便一挥袍袖转身离去。

    江东众谋士这时才知诸葛亮原来去取消东吴,顿时火冒三丈,捋袖子的捋袖子,端板凳的端板凳,就要上来围攻诸葛亮,不将他打个满地找牙誓不罢休。这阵势,就连段大虎也暗暗心惊。

    就在此时,门外一人厉声大喊道:“曹军大兵压境,你等不思退敌之策,反而为何为难江东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