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联盟-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五十二章 联盟

    这时,进来一人身穿袍铠,眉须皆白,腰间挂着大刀,冷目看着众人。一众文官见他进来,均是放下了手中wǔ qì讪讪而走。

    段大虎看此人样貌,蓦然想起这难道就是黄盖?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可是家喻户晓的故事。因此段大虎从小就对黄盖之名十分熟悉。这黄盖是三国名将,历仕孙坚、孙策、孙权三任。早年为郡吏,后追随孙坚走南闯北。孙权即位江东之主后,山越诸部族不愿归服孙吴,或者有贼寇作乱的县份,总是用黄盖出面降服诸部。

    黄盖此人性格分明,又颇有军中威严,是出了名的六亲不认。因此,众文士听他一声大喝,顿时都再也不敢造次了。

    黄盖见了诸葛亮,抱拳道:“诸葛先生,久仰大名。倘若不是先生前来,我主险些被这群贪生怕死的腐儒所误。”

    诸葛亮还礼说道:“将军言重了。”

    “走,我带先生去见我家主公!”黄盖一拉诸葛亮之手,就朝着后堂走去。他本是三朝元老,又和孙坚出生入死,因此气势满满,倒也不怕孙权怪罪。

    可他刚刚出手,段大虎担心他对诸葛亮不利,亦是伸手挡住了黄盖。两人瞬间拆了三招,黄盖惊道:“咦?”想来是不相信这小小书童竟然有这般武功。

    诸葛亮笑道:“无妨无妨,既然公覆兄相邀,那我们就去去无妨。”

    黄盖端详了一眼段大虎,便重新拉起了诸葛亮的胳膊,去内堂谒见孙权。内堂之中,孙权正在大发雷霆:“诸葛村夫,胆敢在众rén miàn前如此奚落于我,实在是该死!”

    接着“哐当”一声,将花**砸在了地下。只听得鲁肃说道:“主公,孔明乃是天下奇才,他此番出言无状,想必是故意激怒主公,看主公有无容人之量。以肃看来,他必然有破敌之策,只是方才人多口杂不方便说。此时主公若私下召见,他必然全盘托出。”

    “召见个屁!不见!”孙权大骂道,“村夫实在欺人太甚,就算他有天大的计谋,此番也不能再理会他。”

    正说之间,黄盖拉着诸葛亮径直而入,重咳一声道:“主公,当年孙策将军将江东托付于你,可是让你今日如此意气用事的吗?”

    他一辈子军务生涯,说话粗声大气,就如一声断喝一般。孙权一怔,见到是黄盖,忙笑道:“原来是公覆将军来了,怎么不通报一声,我好去接你。”黄盖面色威严,说道:“现下曹操大军压境,本来回柴桑是问主公如何御敌,现在看来是不用问了。告辞!”

    说完抬步就走,孙权赶忙拉住,说道:“公覆啊,我不过是意气用事,险些误了大事。你别走,坐下来一起聊一聊,此事还需你教我。”

    黄盖气恼稍平,这才坐下说道:“诸葛先生未出茅庐之时便已名扬天下,他此番来江东定有计较,主公何不问之?”

    孙权这才鞠躬作揖道:“孔明先生,适才多有冒犯,还请不要见怪。”

    诸葛亮笑道:“孙将军客气了。亮自有破敌之策,在我看来,曹操百万大军旦夕之间,就可化为齑粉耳!”

    鲁肃大喜,说道:“还请先生不吝赐教。”

    “曹操收了袁绍蚁聚之兵,虽七八十万但都是乌合之众,但士卒之中多有不服曹操者,临阵之时难以将士用命,人虽多又有何用?此番曹操南下,所带北方士卒多不习水战,人再多又有何用?后虽收了荆州兵马,但荆州兵马大多只认刘表,何时又能归心于曹?况且刘皇叔和刘表同为汉室宗亲,刘表早有想让荆州之意,大公子刘琦虽死,但只要江夏仍在,荆州士卒百姓必然举众来投。”诸葛亮说道。

    “当世英雄尽皆凋零,吕布、刘表、袁绍、袁术等人本是曹操一生的大对头,可此时却只剩下了孤和段大虎将军,我自当举全东吴之力以抗曹操,但不知段将军新败之后,还有能力以抗曹乎?”孙权有些忐忑。

    “此时江夏仍有士卒近两万人,又有关羽率领一万人马驻守夏口,和将军形成掎角之势。况且曹操之兵原来疲惫,又追新野兵马一日三百余里,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者也。此番联合抗曹,却是有胜无败。”诸葛亮笑道。

    这样一来,孙权总算和诸葛亮达成了和解。接着,两人研究具体战略,段大虎作为“小书童”,自然不方便在旁倾听。此时也不方便说明身份,便被鲁肃安排去府中用膳。段大虎也乐得听那些枯燥乏味的韬略,便在下人的指引下,前往厨房之中。

    孙权的将军府设计的极具特色,古色古香,又有江南园林的别致,段大虎现如今虽然早已非当年那般没见过世面,但此时在园林中也是流连忘返。走着走着,竟然不见了引路的下人,想是自行去哪里拉屎撒尿了。

    段大虎正信步而行,徜徉在这园林奇石之中。忽见繁花如海之中,突然多了一个少女,绿色衣裙,衣袂飘飘,雅丽如仙,也不知从哪里来的。那少女向着阳光,弯腰伸手,做了几个动作,突然绕树而跑,越跑越疾,把段大虎看得眼花镣乱,虽然身子局促在石隙之中,也好似要跟着她旋转似的。

    他正自感到晕眩,那少女忽然停下步来,缓缓行了一匝,突然身形一起,跳上一棵树梢,又从这一棵跳到另一棵,真是身如飞鸟,捷似灵猿。那少女在树上奔腾跳跃,满树桃花,竟无一朵落下!

    段大虎看得高兴,为眼前这美景所醉,忍不住叫声“好”字。这一来,却是惊动了少女。只见那少女如一阵香风一般,悠忽间到了段大虎面前,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段大虎见这少女十五六岁年纪,一张瓜子脸儿,薄薄的嘴唇,眉目灵动,颇有英气。

    段大虎这才觉知自己有些失礼,忙不迭说道:“打扰了姑娘追蝶的雅兴,可真对不起了。”他学着士子模样,认真做了一揖,岂不料身子刚刚弯下,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飞脚踢来,正中他的下巴,说话间却又咬住了舌头,顿时“啊”了一声,嘴巴上鲜血淋漓。

    “你这横行不法的大盗头子,今日给我拿住了,看你往哪里逃!”她腰身一拧,就要来拿住段大虎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