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刁蛮郡主-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五十三章 刁蛮郡主

    段大虎无意之间遭了偷袭,咬着了舌头,也不知从哪来的疯婆娘,顿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便要给她点颜色看看。当下单手握拳,一拳打在那少女的小腹之上,将她打倒在地。

    那少女捂着胸腹,脸上黄豆般的汗珠滚滚而下,想是痛得厉害。少女骂道:“你私闯我家后院,还敢行凶打人,我可要叫了!”

    段大虎心想也不知这女子是谁,果真误伤了好人倒也过意不去,问道:“喂,你到底是谁啊?”

    少女惊诧道:“你不认识我?”

    段大虎摇摇头,心道:“我认识你个大头鬼。”说道:“在下是诸葛先生的小书童,冒昧来到此处,还请姑娘见谅。”

    “哼,你可知道我是孙权的mèi mèi,朝廷册封的郡主!”少女怒道。

    段大虎心中一惊,心想莫不是东吴那个最爱耍刀弄抢的郡主孙尚香?可是,她明明是《三国演义》中虚构的人物啊……

    他正思付间,那郡主“哼哼”几声,显然是十分疼痛,叫道:“你拉我起来。”段大虎见她伸出了手臂,也只能硬着头皮去拉她起来,岂料他刚拉住郡主的手臂,还尚未用力,郡主竟然跃起跌倒在他的怀中,段大虎正不知所措,却忽然觉得胸口和小腹被重重戳了几下。

    段大虎一交坐倒,目瞪口呆,就此不动了。这郡主武艺竟是十分高强,在他伸出手的那刹那间,出手的速度、时机、力度无一不是十分精准,况且一出手便算准了他可能的退路。别说段大虎不小心中了暗算,就是全神戒备,恐怕也难以幸免。此时被点中了穴道,口不能言,身体不能动弹,却也是大为窘迫。

    郡主呼哨一声,顿时出来了七八个带剑的少女,将段大虎团团围住。郡主命令道:“你们把这个小贼给我带到屋里去,可不能让他跑了。”少女们顿时将段大虎捆成了个咸鱼,又强行喂给他吃了一颗药丸,估计便是“十香软筋散”之类,推着走向了内室。

    可进了内室之中,首先映入段大虎眼帘的便是一个大大的“演武堂”三个大字,这所谓的内室原来便是练功的地方。

    “解开他的绳子,问问他来此想要偷些什么?”郡主问道。

    少女们又解开了他的绳索,可他穴道仍然被点,竟然还是动弹不得。他失了大金刚之身,那郡主武艺又着实高强,被点中穴道之后竟无法冲开。段大虎咬紧牙关,也不愿意听少女们叽叽喳喳说些什么,凝神冲开穴道。

    却不料那些少女们见他不理不睬,心下愤怒,一众人将他摁倒在地,拳打脚踢,这也罢了,突然头顶之上挨了一记闷棍,一阵剧痛传来,就此人事不知了。

    待得醒转,睁眼只见郡主笑吟吟的叉腰而立,说道:“窝囊废!你也是学武之人,讲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我打你这一下,你怎么不防备?还学什么武功?”

    段大虎骂道:“你个疯婆娘,到底要干什么?”却没有骂出声来,原来哑穴也是被点了的。心中一生气,却只觉得头痛欲裂,忽然左眼中湿腻腻的,睁不开来,鼻中闻到一股血腥味,才知道被这一棍打的头破血流。

    “你不是凶的很嘛?有种的再起来打本郡主一拳,看本郡主如何打败你!”郡主一摆手中熟铜棍,叱喝道。

    段大虎心下恼怒,心道别让爷爷我解开了穴道,不然非得打得你跪地求饶不可。

    也不知是他的心愿起了作用,还是刚才用内力冲穴起到了效果,郡主一脚踢在了他的腰中,段大虎顿时觉得可以动弹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便跳起身来,伸手去夺她手中熟铜棍。但是刚一出手便知不妥,身体虽然可以行动了,但全身软绵绵的并无半点力气,竟是一点内力也提不起来。

    “来得好!”郡主叫道,侧身避过他的抢夺,熟铜棍向上挑起,猛戳段大虎心口。段大虎向右避让,不料那熟铜棍又向上翻出,砰的一声,重重的打中了他左颊。段大虎眼前金星乱冒,踉跄几步。郡主叫道:“你这绿林大盗,来我闺房之中意图对我不轨,非得赶尽杀绝不可。”

    熟铜棍横而出,段大虎扑地倒了。郡主得势不饶人,又一记凶残棍法直向他后脑猛击而下。段大虎听得脑后风声劲急,大骇之下,身子急滚,砰的一声,熟铜棍打在了地下。郡主大叫一声:“啊哟!”这一下使力太重,震得虎口剧痛,大怒之下,在他腰间又是重重一脚。

    “投降,我投降了,不打了!”段大虎不知何时竟然能喊出声来。只是刚才伤着了舌头,此时说话难免不太利索。

    郡主一愣,骂道:“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又是一记熟铜棍打在了段大虎的后背之上。他原本随身背着屠龙刀,这这时方才发现宝刀已经不见了踪影,想是刚才被擒下之时竟被收走当成了战利品。

    正待出口询问,却不料熟铜棍一棍接着一棍,竟要将他活活打死这里。段大虎鼓足全身力气跃起想要逃跑,却又重重摔了下来,郡主下手也是绝不容情。

    他心念急转:“郡主明明不是跟我闹著玩,干么非要打死我?啊,是了,她受了孙权的嘱咐,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要取我性命!”一想到此节,决不能再任由她殴打,右手食中两根手指“双龙抢珠”,疾往郡主眼中戳去。

    郡主原料到他武功尽失,措不及防,“啊哟”一声,退了一步。

    郡主早知他武功高明,以为竟然已经被他冲开了穴道,心中也是大惊,但脸上不露声色。忽然叹了口气,道:“一直没有人陪我玩,幸好你来了,你……你可伤的重吗?”当下扔掉熟铜棍,从怀中掏出了一方素色锦帕,便去抹他脸上的血渍。

    此时两人离得很近,段大虎闻到她身上一阵幽香,心中微微一动,又见到她容颜秀丽,面庞清秀,皮色白腻,心想:“这小郡主生得真是漂亮,江南女子和婉约和英气都被她占了!”郡主擦完了他脸上的血迹,说道:“转过身来,我瞧瞧你后脑的伤怎样。”

    段大虎依言转身,心道:“这可是我多疑了,孙权怎么可能知道我的身份,况且他也没有理由杀我。就算是要杀我,也不会派自己的亲mèi mèi来行凶,原来这小郡主真是合我闹着玩的。”

    正想之间,忽然背心一阵剧痛,似乎被一口短刀刺在了身上。段大虎心中大骇,暗叫道:“今日老子要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