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祸起萧墙-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三十八章 祸起萧墙

    泉眼处,一片紫雾升腾。两名守护的弟子已经倒在了地下,心脏位置,一片细小的伤痕,似乎是被利器刺伤。我走近一看,其中一人正是黑子。

    这两名弟子都属于铁锤堂下的弟子,铁锤抱起黑子,见还有细微呼吸,便问道:“黑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谁偷袭的你?”

    黑子老头颤抖地道:“有人下毒,他在泉眼中下毒……他……”却是有气无力。

    “告诉我是谁!”

    黑子的声音越来越轻,铁锤贴近耳朵,只见黑子在说完之后就断了气,而铁锤却在那之后显得怒不可遏。他咬着牙道:“许千雪!”

    我大吃了一惊,而萧寒衣更是脸色惨白。

    “刚才我去检查了一遍泉眼中枢,并没有发现任何下过毒的痕迹,水中并无dú sù。”说话的却是墨家医仙华佗先生。

    “对对,”萧寒衣连连点头,“敌人似乎可以易容成我们的样子,连我师傅都被易容过!我看事情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简单,许姑娘不可能有坏心思,万不能中了敌人的计策啊!”

    “水中没毒那又怎么样!黑子亲眼看到难道有假?这可是他的命还来的情报。就算你那话都说的通,可我还是不相信农家的人!”铁锤依然在生气中。

    萧寒衣叹了口气道:“那你要怎么样才信?”

    铁锤沉默了会道:“她若清白,便束手就擒然后交由我处置!”

    “好,清者自清,我们这就去找许姑娘。”

    墨家钜子一心只在孙二娘身上,早就离开去了。萧泪血也不愿意搭理这些琐事,又去闭关去了。只有铁锤等人带着几堂堂主,去到许千雪的卧房,她却正在收拾衣装,我顿时发现熟悉,那不正是我的青蓝色长衫吗?

    “妖女,你给我出来!”铁锤高声喊道。

    “铁堂主,有何事?”许千雪放下手中衣衫。

    “是不是你杀了黑子,还在泉眼下了毒?”铁锤拿着大铁锤恨恨地道。

    “不错,人是我杀的。”许千雪平静地道:“可下毒的却不是我。”

    铁锤万万料不到她竟然如此爽快的承认,脸早已经憋了个通红,道:“既然如此,拿命来!”

    他大铁锤呼地一声便砸了过去,许千雪轻轻跃开,我一看他那大铁锤要是真抡的顺手,岂不要拆了墨家机关城?便空手去架住了铁锤的手腕,道:“铁堂主稍安勿躁,请许姑娘说完。”

    “对,事情还是要说清楚。”萧寒衣关心则乱,这时才缓过神来,连忙劝架道。

    “哼!这妖女给你们吃了什么**药,事到如今,你们还要包庇她?”铁锤大怒,眼睛血红。

    萧寒衣拱手道:“许姑娘,这事情太过蹊跷,还请你予以说明。”

    许千雪点点头,道:“我刚才出去散步,听到泉眼处有打斗声,我以为是敌人来了,想过去帮忙,却发现两名墨家弟子状如疯癫,却是在互相打斗,我便上前询问发生了什么事,结果他二人理也不理我,便向我攻击过来,全是不要命的打法。我为了自保,也只能杀了他们。”

    “哼,强词夺理!你可以将他们zhì fú,何必非要伤他们性命?”铁锤怒道。

    “他二人也是墨家的好手,又全是拼命的打法,我如不使杀着,当时便有性命之危。”

    我和萧寒衣频频点头,遇到拼命的打法,自然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铁锤这时也恢复了理智,道:“话虽如此,黑子他们已死,死无对证。我需要先将这女子囚禁起来,待事情调查清楚再说,给墨家门人一个交代!”

    他说的在理,萧寒衣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也是不好拒绝。

    “好,悉听尊便。”许千雪跟着铁锤他们边走。

    “雪儿,”我喊道,“你放心,我一定调查个水落石出。”

    许千雪又笑了起来,那一笑自然是风光无限。

    我这才想起,之前华佗说过泉眼中并没有被下毒。看来,到底是谁下的毒,才是最关键的疑点。我和萧寒衣赶到泉眼,华佗依然在那里检查,忙问道:“先生当真检查仔细?那水中果真没毒吗?”

    “我用了数种验毒之法都显示水中并无任何dú sù!”华佗道。

    “先生是医仙,自然不会有错,可是我不明白既然不是下毒也没破坏泉眼中枢,却是为何如此大费周章,难道真的只为嫁祸许姑娘不成?”萧寒衣道。

    华佗正容道:“看来事情的确不是这么简单,我看还是再查看一下比较稳妥!”

    只见华佗再次来到泉眼中枢,拿出自己的各种试毒工具,一遍又一遍地检查着水质。可尽管他不甘不厌其烦地换用了数十种方法,一一试过之后依然毫无所获,眼见着天将要黑了。

    华佗道:“难道水中当真没毒?”

    萧寒衣道:“看来是了,不过这样也好,总算避过了一劫!”

    华佗点了点头,收起了手中的工具,抬起头却见此时东方已经发白,累了一夜看着初升的太阳,华佗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正要一起离开,才走一步,又忍不住看了看那泉眼中的水,然而就在那一瞬间他整个人被雷击一般,浑身颤抖着然后突然绝望地瘫坐在地上,一瞬间,好像老了十岁!

    我莫名其妙,问道:“怎么啦?”

    只见华佗抬起他那满布皱纹的头道:“我竟然没想到是它!看来,墨家将经历百年来最大的一次浩劫!”

    我见他说得慎重,忙问道:“先生,到底发生了何事?”

    “这泉眼确实是被下了毒。这种毒叫做“七星海棠”,极为难得,刚被下毒时只是一枚药种,是以刚开始在夜晚并没有毒性,然而一见到太阳,它便在水底迅速开花结果,污染水源挥发出剧毒,乃是一种靠空气传播的剧毒。但这种毒药并不立即取人性命,而是制造出各种幻想的假象,让人迷惑于假象而疯狂,但又不立即死去。这毒物无色无臭,无影无踪,再精明细心的人也防备不了,直到死,脸上始终带着微笑,似乎十分平安喜乐……况且,此毒并无解药。”

    我一听就觉得华佗老先生肯定没看过侠客笔记小说,诸子百家中有一个冷门的门派,那就是“小说家”,专门奇思妙想写作各种不可思议的事情。这种段子在小说中并不少,可没想到在今日能被我遇上。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萧寒衣问道。

    “别无他法,七星海棠已经开花,快通知钜子,这个机关城是不能守了……”华佗道。

    他为我们每人拿了一株药草,让带在身上,我们就奔跑着向钜子居室跑去。但是却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几人才到院中,便发现不少弟子已经死的死,伤的伤,血流成河。

    “糟糕!”萧寒衣道,“雪儿姑娘怎么样了?”

    我一惊,忙道:“那我们去找雪儿,麻烦华佗神医去通知钜子。”华佗挥挥手,意思就是答应了。

    我二人一路急奔,只怕去的晚了,许千雪早已经死在了牢狱之中。好在墨家拘押的地点离的并不远,我们一路高喊冲进了监狱。牢狱中也是一副凄惨景象,很多墨家门人已经死在了这里,几具行尸还在走动,看得人煞是惊心恐怖。

    牢门口,连铁锤都已经死在了这里,检查他的伤口,却和黑子他们的伤势一番无二被利器刺中了心脏而死。但只见牢门大开,哪里有一个人在?

    我右眼皮狂跳不止,萧寒衣也是一般模样。我两人看来是一般心思:看来下毒的人正是许千雪,也是她,杀了铁锤等墨家弟子。

    问题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时,我猛地想起一事,倒吸一口凉气,道:“不好!”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