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段大虎的凄惨遭遇-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五十五章 段大虎的凄惨遭遇

    段大虎当年在终南山上,有爹生没娘管,偷鸡摸狗欺负小妮子自然是常事,混得了一个“混世魔王”的称号。但今日一见这挨千刀的小娘皮,方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己那点伎俩真是大巫见小巫了。

    事到如今,绝无善免,段大虎只得强摄心神,闭上双眼不去管这刁蛮的郡主,凝神冲穴。一时间体内如针扎蚁噬一般,好不难受。这小娘皮的武功也不知道是何人所授,点穴功夫实有独门法门,又加上给他服用了麻药,段大虎一冲之下脸色瞬时苍白,一时真气走差,竟然晕倒了过去。

    郡主滴了不少蜡油,见他突然没有了反应,心中也是害怕,怕别给真的打死了。以后他做了冤魂去欺负自己,那可让人害怕。心中恐惧,嘴上却是柔声说道:“求求你,你……你……别吓我,我……我不是想打死你,我只是跟你玩一玩,现在都没有会武功的敢和我玩,和我玩的也都没意思,谁叫你……谁叫你这样脓包,打不过我……你醒来吧,我再也不欺负你了……”

    她说之间,俯下身将耳朵贴在他的胸口上,去听他心脏还有无跳动。突然间段大虎闻到了一股幽香的味道,心中猛跳了几下,被郡主听在耳中。她不动声色,笑道:“原来你没死,是骗我的呀。”

    伸手却是一刀,朝他右眼睛戳下。段大虎此时已知她口蜜腹剑口是心非,嘴上越是说的甜蜜,下手就越是狠辣,早已暗暗戒备,此时见她右手微抬,便是一个鲤鱼打滚躲到了一旁。

    郡主怒道:“你个泼皮无奈,今日非要刺瞎你的双眼,教你变成厉鬼也找不到我!”她轻功无双,段大虎还未反应过来,她已经骑在了段大虎的腰部,一爪抓住了他的脖颈,举刀往他右眼疾戳下去。这下可不是虚张声势,她刀势劲急,假如被她戳瞎眼睛,短刀势必直刺入脑。

    段大虎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双腿微屈,一脚踢在了她的后脑之上。这一脚爆发了段大虎所有仅剩的潜能,啪的一声,郡主身子一晃,软软摔倒。原来竟然是踢中了她的头部穴位。

    段大虎本一动不敢动,怕她耍什么花招,见她不再动弹顿时心中大喜,伸手抓起短刀,割破了缚住双脚的衣襟,一站起身,便在公主头顶上重重踢了一脚,教她一时不得醒转,这才将bǐ shǒu插在桌子上,将缚住双手的腰带到刃锋上去轻轻擦动,只擦得两下,腰带便即断开了。

    他舒了一口长气,死里逃生,一时间竟也没有了多少怨恨,反而说不出的开心,只是身上到处是伤,血虽然不流了,但还是痛得厉害。心中想道:“如何处置这臭小娘,倒是件天大的难事。听她口气,似乎当真是跟我玩耍,倘若是孙权之命杀我,我早就死了,也不用这么折磨我。这乱世之中,人命不如狗,他又是郡主,杀得几个人又算得了什么?”

    他越想越气,向她胸口处又是一脚,直将郡主踢得飞了起来,撞在了屋中的柱子上。郡主一声shēn yín,竟然慢慢醒转了起来,骂道:“死小贼,你敢打我……”

    段大虎此时正恼怒,心想自己堂堂一个诸侯王,竟然被一个臭小娘如此侮辱,气不打一处,猛然扑上,伸手拍拍两个耳光,打的她的俏脸上几道指印,嘴角也流出血来。段大虎犹自不解气,将她身翻过来,倒骑在她的背上,双拳使如擂鼓,往她腿上、背上、屁股上用力打去,边打边骂道:“你个死贱人,贱货,婊子生的臭婆娘,老子操~你十八代祖宗,今天就打死你!”

    郡主见他疯狂模样,惊骇道:“你……你敢打我,我让我我哥哥杀了你,把你扔进江里喂鱼!”

    段大虎出身贫困,最看不惯别人仗势欺人,本打了一通心中气已经泄了,此时一听她说话,又怒了起来,挥拳再打,大骂道:“我呸!你个臭娘皮可知道老子是谁吗?今天先打死你再去找那碧眼儿理论!”

    他浑身没力气,拳头虽然使力,但也只是像街上市井无赖打人一般,却也真正伤不了武学高手,只是让郡主受些皮肉之苦罢了。正打只见,却听得郡主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段大虎奇道:“你个小贱人,笑什么?”

    左手将她身子翻了过来,只见她媚眼如丝,满眼笑意,竟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清纯模样。段大虎怕她又耍花招,此时自己武功全失,可不是她的对手。当下摸出短刀,抵在她脖颈,喝道:“你找死吗?”

    郡主却笑得十分欢畅,好似又并非做作,柔声说道:“你……别打的那么重,可也别打的太轻了。”

    段大虎暗付:这贼贱人莫非喜欢挨打?

    当时眼神狐疑不定。他虽然在盛怒之中,也知道这小娘皮却是不敢真的打死的,现在正在和江东联盟,打死了人家的郡主,就是马上要撕破脸皮,联盟之类的就再也不用想了。但现在打也打了,也是无可挽回了。

    郡主说着就要站起身来,段大虎一惊,一膝盖跪在她的胸口,将刀依旧抵住她,喝道:“不许动!”

    郡主鼻中“嗯嗯”两声,嘲讽的看着他。段大虎只觉从心里到伤口都是一阵刺痛,哪还顾许多,拍拍拍拍四下,左右开弓,连打她四个耳光。

    公主又是嗯嗯几声,胸口起伏,脸上神情却是说不出的舒服,轻声说道:“你别打我脸,打得红肿了,我母亲问起来,只怕瞒不了。”

    段大虎骂道:“你这犯贱货,越是挨打越开心,是不是?”本想也刺她几刀,但终究心有顾忌,自己一方诸侯岂能和这臭小娘一般见识?但终是心中气闷,伸出手在她大腿上重重扭了两把,郡主“哎唷,哎唷”的叫了几声,眉头一皱,眼中却孕著笑意。

    “臭贱货,这下舒不舒服?”

    郡主闭上眼睛,也不理她。段大虎看着也差不多闹够了,也不知诸葛亮和孙权密谋的怎样,还是要以大事为重。便缓缓站起身,要走出门去。

    郡主却突然间飞起一脚,正踢中段大虎屁股上的刀口,将他踢了个狗吃屎。郡主又来骑到他身上,柔声说道:“你要不打我,我可要打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