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青楼花魁-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五十六章 青楼花魁

    段大虎被一脚踢倒在地,吃了一嘴土,心下大怒,一个挣扎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在双臂、腰间、胸口和小腹都使劲拧了几把,估计不红肿青紫也是免不了的。

    郡主却似在挠她痒痒一般,咯咯直笑,叫道:“死小贼,恶小贼,哎呦……好哥哥,你饶了我吧,我……我……我吃不消了。”

    段大虎见她求饶,心软了不少,怕她再发难,也依样画葫芦,解下她腰带,将她双手双脚绑住。郡主笑道:“江洋大盗要强抢民女吗?”段大虎“啐”了一口,骂道:“我宁愿去抢只野猪来也不愿意抢你,怕你起坏心思害人。”

    这一番折腾,站起身来,也是气喘吁吁,全身酸疼,差点又昏了过去。郡主笑道:“死小贼,今天玩的真是开心,你还打不打我?”段大虎道:“我没你那般无聊,没事了喜欢打人为乐,你要不打我我也绝对不会欺负你。”郡主道:“我现在可是动不了了,你要是再打我,我也没法子的。”

    段大虎吐了一口唾沫,喘息道:“你不是郡主,真是个贱货!”伸脚一脚踢在了她的屁股上。郡主“哎呦”一声,却笑道:“我们再玩一会吧。”

    段大虎说道:“要不是老子机灵,差点被你杀了,现在也性命被你玩去了大半条,还玩?再把老子逼急了,我扒光了你的衣服,用蜡烛烧死你。”

    郡主想了想,道:“这个玩法还挺有意思,不然我们试试看?”

    “……”

    段大虎心力交瘁,说道:“你要疯自己疯去,你这样的丑婆娘,我可没什么兴趣。”这郡主实则长的很好看,不过是十四五岁年纪却身材饱满,皮肤粉嫩,偏偏脸颊瘦削,即是妩媚却又水灵。要搁往常段大虎非把她衣服扒光不可。但他现在伤口里都是盐,一阵阵抽痛,哪有半点其它心思?

    但此时他也确实相信了郡主没有杀害自己之意,只是不知道为何这般顽皮,以折磨别人为乐,真不知他府中的下人是如何过日子的,还不隔几天杀一个人扔到江里。

    他却不知,孙权这个mèi mèi自幼极得家中宠爱。当年孙坚得了孙策之后,一直想要生个女儿,但第二胎又是个儿子,便是孙权了,所以第三胎有了孙尚香,便视若掌上珍宝,自幼娇惯惯了的。但偏偏虎父无犬女,这个女儿从小便喜欢习武,孙坚无奈只得让他拜了一位避祸江东的大侠为师,却让她学了一身本领。可本领学的虽然多,但女孩儿家一日里却又管束甚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竟是十分叛逆。

    孙权也十分疼爱这个mèi mèi,执掌江东后便找了许多会武功的侍女陪她玩耍,初时孙尚香还挺有兴趣,最后也觉得无聊起来。又因为看些小说家的无聊小说,因此一直想出去闯荡江湖,但她的母亲吴夫人却坚决不允。因此,孙尚香便把府中男丁打的经常遍体鳞伤,但好在人多不好下手,却也没有闹出性命,后来府中男丁对她畏如猛虎,这后院之中倒是谁也不敢来了。

    却恰恰今日段大虎无意间闯进了后院,孙尚香一看之下便知不是府中下人,好不容易遇着了个闯进来的“肥羊”,便玩起了官府捉拿江湖大盗的游戏,越玩越是有趣,段大虎可是吃尽了苦头。

    段大虎说道:“喂,臭婆娘,我给你松开手上的腰带,放了你,但是我可要走了。你的那群侍女都去哪里了?没有埋伏在屋外吧?”

    孙尚香却不回答他,说道:“真的不玩了吗?那你明天再来,好不好?”语气中满是祈求之一。段大虎心道:“我嫌活的命长,还来?”嘴上却说道:“我是陪着诸葛亮先生来你家做客的,那可不太方便。”

    孙尚香犯了郡主脾气,慢慢起身道:“哼,你明天不来?我就告诉我母亲说你扒光了我的衣服打我,还欺负我,边欺负我还说要操我十八代祖宗。我的十八代祖宗,可就是哥哥孙权的十八代祖宗了,到时看他饶不饶得了你?”

    说着捋起了胳膊袖子,粉嫩的手臂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看来段大虎刚才下手着实不轻。

    段大虎目瞪口呆,一回忆她说的也确实是事实,当时情急之下确也是做了不少冲动的事情,这可是无法辩解。况且,他这次来江东本就是来一探虚实,相机行事。如果真被这刁蛮的郡主拉到了孙权面前理论,他一方诸侯,这个脸可真是丢不起,传出去别说在整个江东闹笑话,就是传到曹操耳朵之中,也要被他耻笑。

    一念至此,竟是大汗淋漓。要是诸葛亮在此,说不定就有主意,可他素无急智,此时也是仿徨无计了。

    郡主见他呆立在那里,知道自己的威胁起了作用,说道:“你明天再来,让我打你一顿,这件事就算了了。我们闯荡江湖讲究恩怨分明,你今日打了我,我便还你一顿就是。”

    段大虎苦笑道:“姑奶奶,你今天伤我这么重,没有十天半个月哪能好?要是明天让你再打一顿,我这条小命当真不要了吗?”

    郡主笑道:“你放心,我今天下手确实重了些,但是不会当真打死你的。”顿了一顿,又道:“最多打得你半死不活。”

    她又柔声安慰道:“这么多和我玩的人之中,可从来没有人敢真的打我,也从来没人敢骂我臭小娘、贱货的,我最喜欢你了,打死你了可就没什么好玩的了。”

    段大虎又好气,又好笑,道:“别人骂你难道很好吗?”

    郡主道:“要像你这般骂我才好。我师傅和娘,都是板起脸来教训我,要我守规矩,给我讲些大道理,十分讨厌,不如和你玩这般酣畅淋漓。”她年纪轻轻,又养在深闺之中,从来没和同龄的男人玩耍过,因此对段大虎反而有些情愫暗生,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

    段大虎心中暗付:“这小娘皮真该卖了青楼去,一众嫖客肯定喜欢,说不定还能夺个花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