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周瑜回到了柴桑-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五十八章 周瑜回到了柴桑

    马车刚到驿馆门口,忽然听得一阵铁骑之声呼啸而来,领头一员将军白马银甲,背后领着十余员将军,好生威风。

    骑兵队伍从驿馆门口奔腾而过,白马将军看了一眼诸葛亮和段大虎,便又急匆匆打马而去。只一瞥只见,段大虎便发觉这员将军双目炯炯有神,虽然风尘疲惫但却神采奕奕,骑在马上英姿勃发,年纪却不大,是个青年将军。

    段大虎惊呼道:“周瑜?”

    诸葛亮点点头,眯起眼来陷入了沉思。

    “诸葛兄啊,你说周瑜这时候赶回来,是不是与抗曹有关?”段大虎说道。

    诸葛亮叹息道:“周瑜现在是东吴大都督,掌握六郡兵马。此人虽然才华无双,但他性格刚强,不能容物。他对曹操一定是主战,只是却未必愿意和我们合作。”

    “这又是为何?”段大虎不解。

    “此人素有征战天下之志,如若一旦曹操兵败,那么第一个来攻打江夏的,就是他周瑜了。他定当趁机拿下荆州,以此为对抗曹操之根本。”诸葛亮道。

    “恩。”段大虎点头道:“走一步算一步吧,我们现在去喝酒。”

    叫了一碟花生米,喝了两壶女儿红,诸葛亮不愿喝酒误事,便告辞去安歇了。段大虎喝了一会儿闷酒,心下迷迷糊糊,支撑着回屋,只觉筋疲力尽,一倒在床,便即睡著了。这一觉直睡了九个时辰,醒时天色已经大亮了。

    只觉全身到处疼痛,忍不住shēn yín几声,哪知一解衣服,伤口鲜血凝结,都已牢牢粘在衣上,一扯之下,又是一阵剧痛。只得挣扎起来,又清洗了一遍伤口,换上了干净衣服,不免又再“臭娘皮、贼小娘”乱骂了一顿。但细细想来,这郡主出身高贵,长得其实十分好看,要不是性格刁蛮,倒也有不少可取之处。

    他正心下发呆,便听到了诸葛亮和鲁肃说话的声音,两人正朝着他房中走来。果然,诸葛亮扣门道:“段将军,你可醒了吗?”

    段大虎不知他意欲何为,只得应了一声,打开了房门。只见鲁肃深深一揖,说道:“恕鲁肃眼拙,不知是段将军亲临东吴,有失礼数,还请怪罪啊。”

    段大虎一看诸葛亮,只见他点点头,便赶忙扶起鲁肃,道:“子敬客气了,我此番前来没有说明身份,须怪不得你。”

    说着,将两人请入屋中。鲁肃这才仔细端详于他,见他年纪轻轻,不知为何又面目青肿,头发凌乱,实不敢相信他竟就是名闻天下的段大虎!

    诸葛亮笑道:“子敬莫非以为在下说谎,不敢相信这就是段将军?”

    鲁肃尴尬一笑,说道:“早听人言,段将军乃是龙皇血脉之像,是当世了不起的少年英雄,只是和我想象中不符,因此有所沉吟,却让二位见笑了。”

    他为人憨厚,想到什么便说什么,段大虎也觉十分痛快,遂将昨日去孙府之中的遭遇给他说了,当然略过了最为狼狈的部分,以及暴打郡主的细节,却也听得鲁肃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也素来知道关于郡主的种种传闻,向来只是一笑了之,但今日之事却是眼前人亲遇,由不得他不信。

    鲁肃道:“郡主姓孙名仁,字尚香,自幼好习武。今年十五岁,现正待字闺中,吴国太四处为她求夫婿呢,江东才子虽然趋之若鹜,但没有一人入得了国太法眼。听说你个登徒浪子fān qiáng去卖弄风骚,却被郡主打的数月卧床不起。难得段将军有缘能得见郡主,此乃是天大的好事。”

    原来鲁肃此人看似憨厚,但却大智若愚。他一听段大虎说起这段经历,便起了和诸葛亮一样的心思。此时江东危机,而段大虎虽然兵败,但仍不失为一方诸侯,可以互为援手。另外,他早听闻段大虎乃是曹操的结义兄弟,虽不知两人何故兵戎相见,但当日段大虎一人劝退曹操屠城徐州,却是人尽皆知。

    如若将来果真不敌曹操而兵败,想来曹操看在段大虎的份上,也不至于为难孙家。如果此战得胜,那孙、段两家就是一家,也免去了相争荆州的烦恼,这又何乐而不为?

    鲁肃越想越觉得此事靠谱,又说道:“段将军请放心,两日之后,我来安排让将军去见郡主,也见见郡主的娘亲吴国太夫人。”

    段大虎惆怅道:“子敬啊,不瞒你说,你家郡主当然是极好的。但问题是,我无福消受啊,如果让你娶个天天睡在床上,都要提防这背后捅你一刀的女子,你可愿意啊?”

    鲁肃笑道:“听闻段将军武艺高强,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身。若说普天之下谁敢娶了郡主,那非段将军莫属了!”

    “真要娶?”

    诸葛亮和鲁肃二人对视一眼,均点点头。

    段大虎愤然离座,抱拳说道:“两位不送,我们就此别过。”

    诸葛亮笑道:“主公稍安勿躁,请听我一言。昔年吕布降服赤兔马之时,那马开始极不温顺,无端暴躁,即使英雄如吕布也无可奈何。但后来吕布凭借盖世武功终于降服了它,赤兔马便又极为温顺,和吕布一起征战沙场,成就了‘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的美誉。听闻当日吕布一心求死,被绑缚起来之时,赤兔马犹自马踏众将,用马嘴去咬吕布身上绳索,真是千古美谈!英雄和良马都能如此,主公天下英雄,难道还降服不了一个女子?”

    所谓请将不如激将,段大虎被诸葛亮一激之下虽知是计,但终究是咽不下这口气,冷哼道:“我只是不愿欺负于一介女子,难道还真是怕了她?改日一定赴约,看她能奈我何?”

    鲁肃和诸葛亮相视而大笑。

    笑罢,鲁肃却又忧心忡忡了起来,说道:“周瑜大都督昨晚回来了,但却是闭门谢客,不知他会如何劝慰主公。”

    诸葛亮笑道:“子敬勿忧,周大都督乃是人中豪杰,乱世正是英雄辈出之时,他岂肯不战而降曹操?大都督并非是闭门谢客,乃是等着孙将军主动找shàng mén去。”

    鲁肃恍然大悟,说道:“孔明先生可为大都督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