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英雄和美人-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五十九章 英雄和美人

    周瑜坐在府中桌台之前,饮用着美酒。他一向觉得,喝美酒时最相得益彰的便是欣赏美人,美酒醇厚醉人肺腑,但美人却可醉了英雄心。

    记得那日初见小乔,便是在乔国老家做客。酒至半酣,忽见一女子在他面前翩翩起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周瑜看着看着忽然就笑了,然后他猛然下了一杯烈酒,仰天大笑而去。那笑声,风流的天下无敌。第二日,他便亲自登门提亲,闺房门外,周瑜横琴,奏了一曲《凤求凰》。琴音优雅,却有千帆过后楚天舒的云淡风轻。这哪里是弹琴,而是给小乔看了一个男人的内心:大江东去,我自仗剑踏波而来,愿与你携手共看朝阳晚霞。白发渔樵江渚上,和你白首偕老可好?

    屋内,小乔却早已泪流满面,这并不是悲伤,而是一瞬间看遍人世的喜悦。在琴音之中,世间有这么一个男子,曲指弹琴只为叩问心扉,为求你一爱,许诺的企业是一个无限江山。这便是生如夏花的绚丽?也不知是琴音江山中的如画,还是那个男子的胸襟打动了少女,一曲未终,她已推开门,卧倒在男子的怀中。

    有了你,江山又如何?我不要江山,你便是我的江山。

    周瑜深深亲吻小乔,将在抱在怀中,娶过了门。两人骑着白马,在江东驰骋,那一日江风很大,周瑜和小乔白衣飘飘。

    自遇到了小乔之后,他便再也没有正眼看过别的女人。女人是用来爱的,当你把所有的爱都给了一个女人,哪还有心思再去欣赏别人?

    此时,周瑜喝着酒,看着小乔的优美舞姿,就如一头雄狮在看着自己的猎物。男人爱极了一个女人之时,这种占有的**就似将她吃掉,连骨头都不剩。

    周瑜轻轻站起,抱住了自己的娇妻,手掌在她纤细的腰部摩挲着,慢慢的向下滑去,握住了小乔的臀部。

    “周郎……”小乔娇呼一声,声音中有说不尽的娇媚。

    周瑜正要将她抱起放在床上,却在这时,府中下人轻声呼道:“大都督,长史张昭、顾雍、张纮、步骘四位大人求见。”

    周瑜只得放下娇妻,在她唇上深深一吻,说道:“你先去休息,我去去就来。”小乔答应一声,说道:“说事就说事,不许生气。”

    “放心,他们说什么,我都说好的。”周瑜安慰她道。小乔这才情意绵绵地看了周瑜一眼,自己进了内室之中。

    却说张昭等人进了中堂,寒暄过后,周瑜吩咐道:“上茶。”不一会儿,茶水端了上来,茶色泽翠绿,香气浓郁,甘醇爽口,形如雀舌。

    张昭品了一口,赞叹道:“此茶有‘色绿、香郁、味甘、形美’四绝,敢问大都督,这是何茶?”

    周瑜笑道:“长史大人过誉了,这不过是凡品,只是内人偏爱之,偏偏说着茶水之中有湖光潋滟,碧波荡漾,乘在碗中,如小龙游曳在深井之中。”

    “素闻小乔夫人茶艺举世无双,此番算是领教了。”顾雍说道。

    周瑜面带微笑,并不答话。张昭轻轻一咳,说道:“曹军大兵压境,江东危如累卵。我等今日前来,是想问大都督是战是和?”

    “战又如何,和又如何?”周瑜不动生色。

    张昭正色说道:“曹军有百万之众,又挟天子以令诸侯,战则必败,江东六郡将陷入万劫不复之中。如和,江东仍为大汉一方诸侯,可免生灵涂炭。”

    周瑜道:“好,诸公之见甚合我意,且先请回,明日我就将去见主公,阐明江东之利害。”

    张昭等人大喜,说道:“大都督真乃聪明人也,我等告辞,静候大都督佳音!”

    周瑜低头喝茶,是送客之意。

    张昭等人刚走,周瑜笑笑,正要去后堂之中伺候夫人,却在这时,一人大声叫道:“大都督,大都督,你在哪里?”

    周瑜摇摇头,叹口气道:“黄老将军,我在这里。”

    来人正是黄盖,携了程普、韩当等江东诸将。周府管家还在伸手拦客,被黄盖推在一边,周瑜道:“管家,你下去吧,我和众位将军聊一聊。”

    黄盖等人朝着周瑜一抱拳,说道:“大都督,你可知江东迟早要归属他人?”

    周瑜问道:“将军此话何意?”

    “我等众将抛头颅洒热血,跟着孙将军开疆拓土,大小身百战,死了无数将士才得了江东六郡。今主公听那群酸儒之言,要举江东投降了曹操,若如此,如何对得起死去的江东英魂?我等宁死不辱,愿都督劝主公兴兵立拒曹操,我等都愿意与曹操决一死战!”黄盖说着,抱拳低头不起。

    诸将齐声道:“我等头可断,血可流,但誓不降曹。如若主公决意降曹,我等都愿自刎在江畔,以谢江东。”

    周瑜赶忙扶起众人,说道:“我周瑜既为东吴大都督,已然知晓了诸将心意。你等且放心,我自有计较,明日就将前去禀明主公!”

    黄盖等人这才安心,说道:“全凭大都督一力说服主公,我等都先告辞了。”

    “慢走!”周瑜亦抱拳说道。

    等待众将已走,周瑜整整衣衫,想起了小乔还在内室床榻之上等着,又不知是何等风光无限,心中一喜,正要迈步前往后堂。却听得管家又有气无力地喊道:“都督,又有人求见。”

    周瑜此时哪有心情去见别人,怒道:“不见,还有何话要说?!”

    却听得鲁肃大声叫道:“公瑾,公瑾呐,是我啊!”

    周瑜和鲁肃两家世代交好,别人可以不见,鲁肃却不能不见。当时咬牙切齿了一番,却也是无可奈何,说道:“请子敬先生来吧。”

    鲁肃走进内堂,周瑜问道:“子敬,你也是来问我战还是降的吗?”

    鲁肃摇头道:“并不是,只是来为江夏的诸葛先生带一句话。”

    “孔明?”周瑜问道,“带了何话,竟要劳你亲自跑一趟?”

    鲁肃一本正经地说道:“诸葛亮探听到了消息,说是曹操在南下起兵之时,就在许都修建了铜雀台,曾扬言道,此番南下不为荆州,更不为江东,只是为了两个女子而来,要将二女置之于铜雀台。

    “可有此事?这两位女子是谁?”周瑜问道。

    “说了你可别生气,这两位女子,便是‘大乔’和‘小乔’。”鲁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