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他就是段大虎-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百六十三章 他就是段大虎

    等待下人们出了门,吴夫人低声道:“关上了门,插上闩。”

    郡主依照吩咐做了,笑道:“母亲,你大白天也要搞什么古怪玩意嘛?”却顺着吴夫人的眼光看去,只见她正盯着床前的那双靴子。

    孙尚香脸色大变,强笑道:“我正想女扮男装,出去转转呢。”

    吴夫人对女儿自然了解,心中敞亮,道:“床上是谁,出来让我看看。”

    “没……没有人啊。”如郡主这般小妖女,此是也是大窘。

    “哼!”吴夫人冷冷地道:“他要不出来,我可喊人从被窝里将他拽出来了。”

    孙尚香还待狡辩,段大虎暗付:此时被人捉奸在床,恐怕是难以抵赖了,但自己行得正坐的端,却也不怕别人责难。本想抱着被子掩着脸从窗户上跳出,但一来此地是孙权的将军府后院,守卫严密未必能全身而退;而来一个大男人从孙家xiǎo jiě的闺房之中抱着被子逃跑,传出去也是个笑话。

    便一骨碌从被窝中跳起,赤脚着地,做了一揖道:“见过老夫人!”他这般衣衫不整地从孙xiǎo jiě的被窝中蹿出,什么也不用说,吴夫人登时什么都“明白”了。可她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又是朝廷的一品诰命夫人,虽然心中恼怒,但哪能沉不住气?

    另外,她也想问明白,到底是谁家的公子哥这么胆大包天,竟敢爬上了自己女儿的床?!

    吴夫人先是上下打量了一番段大虎,见他剑眉星目,气度不凡,倒也是个人物。便说

    道:“你抬起头来。”

    段大虎只得依言看着吴夫人。吴夫人又见他虽然皮肤黝黑,但长得也是英俊文秀,一脸英气,倒也是暗暗点头。

    吴夫人看了半晌,才问向自己女儿,脸色严峻:“说说吧,这是怎么回事?”

    孙尚香一向很怕自己的母亲,刁蛮的形象荡然无存,小声道:“娘亲,我和他闹着玩的,可真没有做什么呀。看你进来了,才让他躲藏在自己被窝里的。”

    吴夫人见着女儿如此说,又知她向来无法无天,这才脸色稍霁,问道:“他是谁?”

    孙尚香这才有些懵,原来自己根本不知道他是谁。他颐气指使惯了,便问道:“喂,我娘问你话呢,你是谁?”

    吴夫人差点没被自己这个宝贝女儿气的吐血,对段大虎喝道:“你说!”

    段大虎头上汗起,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欲要编个谎话,但又如何解释自己在这将军府中?便老实回答道:“我是江夏孔明先生的书童。”

    东汉末年注重出身,吴夫人本以为一定是哪家的士族子弟,没想到却只是一个小书童。登时大怒道:“来人,去把孙权和那个什么诸葛亮给我请来!”

    孙尚香脸色一变,道:“母亲,有事我来担着,你叫他们做甚么?”

    吴夫人直气的七窍生烟,事关女儿的清白,以及孙家的颜面,而女儿却如此恬不知耻,怎能让她这个做母亲的好受。当时扬起手要打,但终究是没有落下手掌去,却也是老泪纵横,哭道:“将军啊,都是我不好,没有把女儿教育好,现如今她……她偷了汉子,让我孙家颜面尽失,都是我的错啊……”

    她哭着哭着,又想起了孙坚,和自己的大儿子孙策,想着两人现在黄泉陌路,真是个痛不欲生,越哭越伤心。早有下人将此事禀告了孙权,此时孙权正和周瑜、诸葛亮等人在前厅议事,却听得母亲有“请”自己和诸葛亮,顿时顾不得其他事,携了诸葛亮的手慌张前来。

    孙权却是个出了名的孝子,这吴夫人虽然并不是他亲生母亲,但却是自己母亲的亲mèi mèi,同是孙坚之妻,因此孙权一向视吴夫人像自己亲生母亲一般。此时听得母亲用了一个“请”字,知道一定是出了大事,便辞别众人,先来到了后院之中。

    老远听到吴夫人的哭泣声,孙权大惊失色,跑上前来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哽咽道:“母亲,你别哭了,都是孩儿不好,没有照顾好你老人家,让你伤起心来。如果能让母亲止住悲伤,孩子什么都愿意!”

    说着将头磕在地上,竟然是长伏不起。吴夫人这才停住哭泣,说道:“儿呀,你快起来,快起来,不关你的事。”

    孙权这才慢慢起身,扶住了吴夫人,问道:“可是有谁惹母亲伤心了?”

    “还能有谁?你这个mèi mèi,她……她青天白日和一个小书童在床上厮混,你说这让我孙家的颜面往哪搁啊!”

    孙权面向孙尚香道:“香妹,不是哥哥说你,你怎么能这么惹娘生气,她老人家身子弱……”说道这里,忽然反应了过来,突然问道:“娘,你刚才说什么?”

    孙尚香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这时挺身而出道:“我就大白天和这个小书童在床上厮混怎么了?我还要嫁给他呢!”

    孙权大怒,道:“你胡说些什么!我今日就替父亲好好管教下你。”说着就要一巴掌抽了过去。

    诸葛亮赶忙伸手拉住,说道:“将军息怒,问明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再做计较。”实际上他进来一看这情形,早已经是心中了然,此时虽然在劝孙权,却将左手伸在后面,暗暗对段大虎伸出了大拇指。

    “生米煮成了熟饭,你江东还不和我联手抗曹?”诸葛亮心中其实早已乐开了花。

    这时,孙尚香才对母亲和哥哥说起了段大虎,当然略过了互相殴打的环节,变成了一个公子和公主一见钟情、不忍分离的故事。段大虎听着都觉得牙酸,心中对这个郡主说瞎话的能力也是佩服不已。

    吴夫人和孙权不约而同看向段大虎,孙权沉吟道:“母亲,我看此事要不算了?将这个小书童杀了沉尸江中,以后谁也不许提起。”他自然知道这个小书童是诸葛亮带来的,此时却并不问诸葛亮的意见,就决定要杀了小书童,显然也是对他颇为恼怒。

    “儿啊,长兄比父,这件事你就替你mèi mèi做主了吧。”吴夫人柔声说道。现在孙家人丁凋零,她更是十分疼爱这个儿子。

    孙权点点头,说道:“诸葛先生,这可真是对不起了。”也不等诸葛亮说话,便走到门口命令道:“来人,将这个小书童拿下,给我杀了喂鱼!”他的贴身侍卫应声而来,孙尚香猛地抽剑,挡在段大虎身前,说道:“我看谁敢?”

    孙权大怒,正待发作。却见鲁肃三步并作两步,风风火火闯了进来,孙权眉头一皱,有天大的事不能等会再说?他素知鲁肃为人沉稳,断不会无故闯入,但还是不悦道:“子敬,你这时前来做什么?”

    鲁肃尴尬一笑,先对吴夫人行了一礼,这才悄声对孙权附耳说道:“主公,我不得不来。谁都可以杀得,唯独这个小书童万万杀不得。”

    “为何啊?”

    “他就是段大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