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步步惊心-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三十九章 步步惊心

    “来不及解释了,萧兄,我们快去找钜子吧!”我拔腿就跑。

    来到钜子房间,钜子却已经倒在了血泊中,胸腹之间插着一把bǐ shǒu。只见他一手仍然抵在孙二娘的背心,那孙二娘早已经昏死了过去。

    “钜子,是谁伤了你?”萧寒衣赶忙扶起他。

    “咳咳,没想到墨家八百年基业毁于我手。”钜子痛苦道:“你们不用管我,救了二娘出去,后山有机关可以出去,这辈子我欠她的。”

    “钜子前辈,我来背你!”我急道。

    钜子挥手道:“少侠,我推演天象,天下必定大乱。勿忘我那日嘱咐你之言,往少侠处处以天下苍生为重。”

    “钜子……”我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自下山以来,这位长者如师如父。可现如今,我竟也无力保护他。

    这时,只听得外面喊杀声大起,张让已经攻了进来。“快走,我自有办法脱身!”钜子催促我们。万般无奈,我只得背起孙二娘,和萧寒衣走了走了出去。

    可刚到门口,就已经看到了张让的彩车。“糟糕!这个老阉货来了……”我赶紧绕路,可我背上的屠龙刀太过于显眼,张让派人一路追杀于我,看来和屠龙刀及农家玄铁令不无关系。这时岂能让我逃走?

    只见张让飞出彩车,一把朝我抓来。我自知并非他对手,身上又背着孙二娘,这下肯定是有死无生。这时,只听一声长啸气动山河,我眼前长剑闪动,却是钜子手持长剑拦在了我和张让的中间。

    “你们快走!”钜子再催促道。他半受伤在前,又强提真气打斗,半边衣服都已经被鲜血染红。

    萧寒衣手持玄铁宝伞打算相助钜子,钜子却伸手拦住了他,道:“你熟悉路,快带段少侠他们走,这里不需要你插手。”萧寒衣会意,只得和我一起退走,我们向后山赶去,张让也不阻拦,只是全神看着钜子。

    后山乃是墨家禁地,我刚来墨家之时,就被萧寒衣告诫万万不可到后山。平日里,我闲时练刀也只敢在旁边的小树林中。这时,踏足禁地只见脚下的路极其曲折复杂,似乎像个地下迷宫一般,在绕了几个圈之后,萧寒衣才发现这路是按照简单的五行八卦阵所建,他平日里喜好读书,也看些阴阳学的理论,没想到今日却派上了用场。

    当下,萧寒衣带起路来,果然,走不多久便终于出了阵外,却是在一处断裂的路上停了下来,只见面前已经没有了路,而原本本该平坦的土地却是整个地凹陷下去,足有两丈多那么深,而那凹陷之地插满了长刺利矛,似乎是已经预见到会有人靠着攀爬着下去通过,连巨坑四侧都有密集的短矛。

    萧寒衣仔细看了良久,道:“我虽然也未到过此处,但看这里地形样貌,这里应该就是虎跳峡!”

    “虎跳峡?难不成让我们从这跳到对面吗?这是什么机关啊,专门断我们后路……”我埋怨道,“萧兄,别说我还背了个人,我可不会轻功,是万万跳不过去的。”

    萧寒衣也自苦笑,忽然他一转头,看到了一个铜环,顿时“咦”了声道:“你看那是什么?”我凑过去一看,只见看铜环处写有细小的文字,萧寒衣凑近去读道:“千斤铜虎!”

    “钜子既然指引我们来后山逃生,机关的诀窍可能还在这铜虎身上,你看那里还有那也都有这样一个铜环,总共有六个之多。段兄,你已经是金刚境了,去试着拉拉看那铜环!”

    “好勒!”使蛮力的活我最在行,当下过去单手试了下,果然需要千斤之力方能拔的动,不过这对于现如今的我来说却是算不上什么,只觉得浑身都是力气,不发泄下反而难受,要是把周天子的九鼎放在我面前,自然也是不在话下。

    我一声闷哼,双臂较劲,那铜环便被拉起!随着铜环的拉起,在离我三人最近的那个铜环处突然移出来一块可容十人站立大小的石台来。“果然!你看就是这样,拉开之后从这跳过去,然后再拉那边的铜环又能逃到下一级石台上,反复几次后便能过去啦!”

    我试着看了看距离,自己跳跃过去应该不是问题,但背上孙二娘却是没什么把握。还是萧寒衣办法多:“段兄我先过去,你把孙二娘给我抛过来,然后你再过来。”这个办法倒也新鲜,也不妨试试。

    这过程虽看着简单快速,却还是让我出了点冷汗,万一一个失手,这孙二娘就一命归西了。好在倒也顺利,可我刚跃过石台,便发生了变化。只见我们站立的石台已经缓缓开始回移,看来这条路竟然是有进无退。

    我赶紧去拉下这边的铜环,见下一个石台出来了,立刻又将孙二娘抛过去,然后如法炮制。这一番下来当真惊险,我也是手臂酸麻,要是再多几个石台,那肯定就没有了力气。

    “好险,好险!古人云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要是放在这个位置,可真是谁都没办法通过了。”萧寒衣以手拍额,庆幸道。

    那孙二娘先是精神受了重创,后来估计又吸入了毒雾,虽然被钜子运功化解,但终究受伤颇重,竟然至今还昏迷不醒。萧寒衣不放心,怕有负钜子所托,又为她把了脉,发现脉象平稳并无大碍。

    我们休息了一会,也不敢多耽搁,又再继续往前走去,之后出现了一扇扇大门,却是需要众人将一旁的机关拼图完成才能过去,虽然不是什么危险的关卡,却也着实费了我们老大的劲。只见机关门开门进,上上下下,搞的我头晕脑胀。还好萧寒衣比较耐性,都顺利过了关。

    刚开始还比较生涩,后来破解拼图竟然是越来越快,慢慢地也就深入了后山的腹地。可是,在最后一个关卡处还是不得不停了下来。

    与之前的虎跳峡一样,这里又是一个地下设置一个大坑的关卡,不同的是这次的大坑却是深不见底,我拿起一块石头来,扔进谷中却许久不见回音,怕有千丈之深。而这次再也没有了千斤铜虎,只有隔了一段距离,横在空中的一节木杆,或高或低的一直排列到对面。我用手抓住试了下,能承受住我的重量,再看对面分明有一个圆形的机关手柄,应该是一种特制的道路机关。

    “这是是猿飞谷,象征着只有猿猴才可以通过。”萧寒衣道。

    “恩,这个我怕高啊萧兄……”我结结巴巴道。我虽然在终南山上长大,可不知怎地,竟然有了个怕高的毛病,一临近悬崖就双腿发抖,直冒冷汗。

    “那这次就交给我好了。”萧寒衣用腰带束起了自己的长衫下摆,做了个冲刺的姿势,就要跳跃而去。“你小心啊!”我看的心惊胆战。

    却见萧寒衣果然如猴子一般,跳过去抓住了一根木杆,又借势跃起,抓到了下一根……如此抓了六次,便到了对岸。他转到摇杆,果然有一条铁链从我们这边延伸道对岸。

    我看的脸色煞白,暗付道:“不会过去的路就是这条铁链吧!”

    果然,只听得萧寒衣在那边招手道:“段兄,你快过来!”

    我看着底下的悬崖峭壁,以及天上的白云朵朵,一时没了主意,这个坑我到底是过还是不过啊?89